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完整章节阅读

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完整章节阅读

郁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是作者“郁见”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祝妍素月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祝妍回了内侍,看着时不时睡着觉还蹬个腿的小月芽儿,祝妍第一次无比心诚的念了佛。整个后宫一时间进入紧急状态,小半个时辰后,出去办事的采霞也带着人回来,各处也得了圣旨封了宫。祝妍也叫原姑姑在库房捡了各种药材煮了养身子的汤,大锅熬了给临华殿宫女内侍每日喝一碗增强抵抗力。祝妍外祖家做的是药材生意,祝妍当时的嫁妆最不缺的也是药材,当时祝妍入宫前祝家又送了许......

主角:祝妍素月   更新:2024-07-10 1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祝妍素月的现代都市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完整章节阅读》,由网络作家“郁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是作者“郁见”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祝妍素月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祝妍回了内侍,看着时不时睡着觉还蹬个腿的小月芽儿,祝妍第一次无比心诚的念了佛。整个后宫一时间进入紧急状态,小半个时辰后,出去办事的采霞也带着人回来,各处也得了圣旨封了宫。祝妍也叫原姑姑在库房捡了各种药材煮了养身子的汤,大锅熬了给临华殿宫女内侍每日喝一碗增强抵抗力。祝妍外祖家做的是药材生意,祝妍当时的嫁妆最不缺的也是药材,当时祝妍入宫前祝家又送了许......

《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完整章节阅读》精彩片段


祝妍能想象到未来三公主长成高冷冰山美人的样子,而且三公主是随了谢安的一双凤眼,她好期待啊……

皇后生的俩公主,二公主是自幼被谢安宠大的,明媚大方,活的像个小太阳。

三公主出生的时候谢安住在宫里的日子多,后来当了太子当了皇帝,也没那么多时间逗孩子。

两个公主两种极端,也可以说是神奇了。

至于小月芽儿,祝妍只期盼她内心足够坚强,那便足矣。

谢安对小月芽儿,比不上从小宠到大的二公主,但比默默无闻大公主还是多些宠爱的,与三公主差不多持平。

这就够了,关注太多不好,关注少了可怜。

玩了一会儿后祝妍带着女儿睡午觉,突然被一阵慌乱吵醒。

祝妍将小毯子盖住了小月芽儿的肚子,起床出了外间,就见素琴面色不好。

“娘子,大公主晌午突然发了一身疹子,方才传来消息,疑似天花,眼下翔岚阁已经封了。”素月忧心道。

祝妍脑子里嗡的一声,差点忘了儿,这古代天花是能要命的,前世尚未明确的治疗方法,但前世有抗生素,且从小都会接种疫苗。

“叫临华殿的宫女内侍们没什么特殊情况别出外头去,还有去库房里拿些旧棉布,我等会给你画个样式,带着小宫女们赶制。”祝妍冷静了片刻后忙吩咐道。

素琴带了采月去库房寻东西,祝妍去了花厅拿毛笔画了口罩的样式,又匆匆写了两封信。

吩咐一旁的采霞,你安排个小宫女,分头去行动,“这两封信一封交给娘娘,一封给淑妃,路上见着人不要与人接触,保持半丈距离。”

采霞得令也忙去办事儿,祝妍又吩咐了采月临华殿内一应用具沸水煮过再用。

祝妍回了内侍,看着时不时睡着觉还蹬个腿的小月芽儿,祝妍第一次无比心诚的念了佛。

整个后宫一时间进入紧急状态,小半个时辰后,出去办事的采霞也带着人回来,各处也得了圣旨封了宫。

祝妍也叫原姑姑在库房捡了各种药材煮了养身子的汤,大锅熬了给临华殿宫女内侍每日喝一碗增强抵抗力。

祝妍外祖家做的是药材生意,祝妍当时的嫁妆最不缺的也是药材,当时祝妍入宫前祝家又送了许多药材。

小孩子对环境感知也很强,小月芽儿也没吵着要出去玩,每日被素月陪着在殿内安静的玩。

临华殿内人人都戴起了口罩,宫殿周围四处散发着熬陈醋的酸味儿。

临华殿的食物,也一早在刚开始那几日,花了钱囤了足够多的粮食,临华殿内所有的宫女内侍都不允许出临华殿宫门。

祝妍不知道翔岚殿的情况,只希望那个文静的大公主能得神明的乞怜。

但事与愿违,还是没能留住大公主。

大公主才九岁。

祝妍抱着小月芽儿坐了很久,叹了口气,吩咐临华殿内都换了素色衣服,不准着红着绿。

三日后,大公主以亲王之礼下葬,赵顺仪晋位从一品妃位以作安抚。

再见赵妃已经是八月初了,祝妍去接到帝后命令去劝慰赵妃。

饶是祝妍也吓了一跳,赵妃整个人瘦的跟个纸片人一般,躺在床上,眼里满是颓废。

“姐姐还是要好好养身子才是。”祝妍觉得安慰的话都是苍白。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祝妍在长宁侯府过着熙和居折兰阁两点一线的生活。

谢安也不知道忙什么,祝妍也一个月没见到了,听说回来过一次,不过就去熙和居看了看孕期的大娘子。

直到十月初,大娘子也怀孕七个月了,便免了她们的请安。

祝妍心里感激大娘子,睡懒觉的日子真的太爽了,特别是这冬天天气凉了,她就不太想出被窝,有点起床困难症。

十月初十的时候,一道圣旨把长宁侯府炸响了。

大概就是官家梦中梦见了当年的河间郡王,又感念河间郡王当年对自己的帮助,在早朝忆往昔了一番,还特意强调河间郡王亲自教导的孩子谢安文武双全。

河间郡王是谁啊,那是谢安祖父,京城里有名的和善人,还特别长寿,送走了老婆送走了儿子,还教导幼孙至十七岁,把幼孙也就是谢安教导的文武双全。

当年先帝人比较暴躁,对大臣那是一个不友好,都是河间郡王从中劝说。

对于先帝那暴躁的脾气,祝妍觉得八成是磕丹药磕的。

一众老臣们想起河间郡王也纷纷感慨啊,还有年轻的臣子也被长辈们叮嘱要记得河间郡王的好啊,所以谢安此人那是朝中大臣们对着都挺客气的。

最后气氛渲染开了,祈安帝宣布要恢复河间郡王府的郡王爵位,由其孙谢安袭爵,不过改了个封号,长宁郡王。

一众大臣哽住,无语,绕这么大圈就是为了升谢安爵位呗,您直说呗,他们又不是不同意,再说您直接下个旨打个直球也行啊,您又不是没干过。

祈安帝也不想绕圈子,就是想让大臣们忆往昔一下河间郡王的好,到时候操作省事儿。

而后就是三道圣旨,一道升爵的,一道是程氏封郡王妃和一品诰命的,还有一道…是赐婚的,皇帝将御史台的蔡中丞嫡幼女赐给了谢安做侧妃,不过婚期在明年八月了。

皇孙没了,皇帝下旨国丧九个月来着。

蔡中丞是朝堂有名的喷子,正四品官儿,逮谁喷谁,关键人家还喷的有理有据,叫你反驳不得,早朝上本来想喷一下谢安没什么建树时又听到了赐婚的消息,蔡中丞难得的没喷。

被蔡中丞喷过的官员下朝后纷纷朝着蔡侍御史冷笑,很想将手中的笏板狠狠的砸过去,你喷啊,怎么不喷了。

蔡御史苦笑,不然呢,他不能不管女儿死活吧。

长宁侯府…不对是长宁郡王府此刻众人都挺高兴。

比如于小娘这个显眼包,当场下跪嘴里恭贺,“恭贺郡王,恭贺郡王妃。”

祝妍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也跟着跪下祝贺了一番。

不过瞧人家谢安的定力,眼眸深邃,叫人看不出喜怒,不过是微微抬手,“起来吧,如今成了王府,尔等更要注意言行举止,坏了规矩别怪本王无情。”

啧,好没风趣。

“妾谨听训。”

众人受训后起身。

程氏在一侧安点着将圣旨祠堂供好,又吩咐上至下月钱双倍。

最后谢安从几个妾室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多看了于小娘和赵小娘一眼,开口道,“赵小娘,于小娘生育有功,提作孺人吧。”

提个孺人什么的不用用到圣旨,谢安这个男主子还是能直接做主的。

郡王后院除了正妃,还可以两侧妃,四孺人的,不过侧妃也叫娶,不过规制上不如王妃,也不能用正红。

于小娘和赵小娘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惊喜,又跪下谢了恩。

祝妍心底感慨,果然啊,不管贱妾良妾,生了孩子的就是好妾,母以子贵子以母贵向来如此。

不过于小娘和赵小娘也不算贱妾,于小娘是谢安奶娘的女儿,人奶娘并没有入奴籍,还有赵小娘更是落魄秀才公的女儿,虽说身份比王妃未来的侧妃低了不是一点半点,但人生育了,看在孩子的份上,谢安就愿意抬举一二。

程氏在又跟着赏赐了二人,又对祝魏二人一番勉励,对着谢安问道,“那妾身叫人挑个日子将蔡家的聘礼送去?”

谢安看了看程氏吹起来的肚子,摇了摇头,“你怀着孩子别操心了,我叫旁人去办吧。”

随后又叮嘱道,“咱们府上原先就是郡王府,不过后来按着规制封了几处,咱们府上人不多,就这样先住着吧,不必铺张浪费了再动府里了。”将来住不住的还不知道呢,瞎花那份钱。

“是,妾身知道了,多谢殿下体恤。”程氏柔柔一笑,表示对谢安的关怀很熨贴。

众人散后,祝妍回了折兰居,路上那于小娘走路都拉风了,不知道的好像是翻身做主母了。

折兰居内,祝妍托着下巴坐在罗汉床上思考人生。

怎么办哦,原先大家都一样,都是一样的妾,现在人家都升职了,她突然想要奋斗了诶,可奋斗的目标是什么呢?生个孩子。

可要奋斗惹了大娘子还是没好日子过,而且她还是不想生孩子啊。

思绪万千,祝妍果断摇了摇头,保持原先的生存态度。

孺人不还不是妾,不过是月钱高了些,生的孩子还不是庶子,钱她不缺,至于说什么见了人要屈膝行礼。

害,这自古以来,想要得到什么就要承受自己会失去什么,想清楚想明白就好了。

慧芳阁内,魏氏摸着肚子一脸的伤怀,她怎么就怀不上呢?

“小娘还年轻,迟早要怀上的。”婢女在一旁安慰道。

“唉,你仔细注意着主君,趁着主君在熙和居时把我给大娘子抄的经书送去。” 魏小娘吩咐道。

“可现在算国丧期间。”白术低声道。

“我知道,只是让主君看到就行。”魏小娘眼底闪过一丝苦涩。

主君看到就能记住吗?白术觉得不一定,主君只会觉得,给大娘子抄个经书,不是应该的吗?

不过白术也不准备说什么,不能让小娘连个念头都不能有。

按理说升了爵要宴客的,但现在属国丧期间,也就自己关起门来庆祝。

谢安更加省事儿,他忙呢,程氏又怀孕,只订了仙客来的几桌席面送去各院你们自己庆祝吧,别打扰老娘了。

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祝妍不知道素月心里堵着,她现在很兴奋。

马车停靠休息,她出来透气,遇上熟人了。

还是她小时候教他骑射和拳脚功夫的师父,林鸿。

她是八岁开始学的,一直学到她十五岁及笄前。

那会她八岁,但她心理年龄不是八岁,那会师父林鸿二十八,也是帅的一塌糊涂。

有个词叫爱屋及乌,就如前世化学老师是个大帅哥所以她化学学的很好。

林鸿这个师父也是也是妥妥一大帅哥啊,而且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看着人害无畜的,但那一手剑舞的那叫一个漂亮,马术也极好,她曾亲眼看着师父把一匹烈马治服。

再加上当时对这里没什么安全感,她上林鸿的课可是很下了心思的。

林鸿心里也诧异,看着眼前一身素色衣服的小徒弟,面上带着惊喜,但瞧着很是稳重,长大了啊。

他还记得这小徒弟爱穿红衣,是他见过活的最肆意的小娘子,他本来不想教一个女徒弟的,但奈何当时祝家给的银子高,他当时被家里赶了出来,急需银子吃饭。

但结果也是惊喜,没想到当时娇娇弱弱的小姑娘,从未说过一句苦。

看着眼前的徒弟梳着妇人发髻,后来他离开祝家走了武举授了官,没关注祝家的消息,再者当时徒弟也及了笄,他不好关注。

“嫁了哪家?”林鸿不由好奇道,能跟着去行宫,想来地位也不低。

祝妍笑容收了收,坦然道,“长宁侯,不过是妾室。”

林鸿顿了顿,他没想过这结果,早知道他不问了,说起这长宁侯…还是他上司…

按理说能给家里姑娘请武师的,怎么会让做妾呢,要说祝妍自己想的他也不信。

“当时家里出了些问题,是长宁侯府帮忙摆平的。”祝妍看出了师父疑惑解释道。

林鸿暗自叹了口气,这时候后面一马车里探出两个脑袋,一个妇女一个孩童,四只眼睛疑惑的看着二人。

林鸿忙介绍道,“内子和犬子。”

祝妍忙福了一礼,甜甜的叫了声师娘。

那妇人听到这称呼一愣,也听丈夫说过曾给一祝家的姑娘做过武师,想来这个就是了。

看着姑娘梳着妇人发髻,也暗自松了口气。

虽然丈夫自身持重,不愿纳妾,但姑娘太漂亮了难免让人疑心啊。

妇人和善的点了点头,摸了摸旁边儿子的头,“肃儿,叫阿姐。”

男孩儿乖乖唤了声阿姐。

祝妍向来喜爱美好的事物,包括脸蛋,眼前小正太又雨雪可爱,祝妍直接摘下了腰间的玉佩递了过去,“见面礼。”

小正太看了眼父亲,见父亲点头后道了声谢才收了起来。

素琴在一旁隐晦的提醒了一下,祝妍也觉得不太适宜。

“将来若有缘,徒儿再与师父师娘叙话。”祝妍行了一礼便带着素琴离开了。

林鸿看着祝妍的背影叹了口气,曾几何时,还是个无比鲜活的小娘子,当时他也很喜爱那个小姑娘,也是当作半个女儿,半个知己的。

“官人怎么叹气?”妇人看向了丈夫,难不成丈夫对人有非分之想?

林鸿进了马车内,“当时我觉得这个世间挺无趣的,家里让我科举,可我不喜欢。”

妇人点了点头,这些她也知道,这是她第二任丈夫了,先前那个,不说了,恶心。

“你知道吗?我去武举也是那丫头宽慰了我,当时我挺害怕,虽说是祖父赶我出来,可我知道那是气话,我也是负气离家,我怕武举落榜,在祖父面前抬不起头,叫旁人嘲笑,但我那会儿总说我不屑于武举。”

“那丫头竟看出来了,她说,不过是逃避,你如今还拿着这一身本事吃饭,你本来就没放弃过自己,她说能看到我武剑时的自信。”

“我说我是和家里闹了矛盾跑出来了,家里不同意我武举。”

“她说那你更应该去啊,等他们看到你靠这身本事混出来了,该后悔的就是他们了。”林鸿说着说着,竟然觉得长宁侯也配不上他这小徒弟。

其实祝妍当时没说的是,你离家出走真要有骨气就走远点,离家出走走到大门口,多搞笑啊。

虽然林鸿当时没细说,但祝妍也知道林鸿家里就在京城。

林鸿不知道,其实他要是有个女儿感觉会更强烈,就是嫁个神仙也会有种白菜被猪拱的感觉。

妇人看着说着往事的丈夫,心里越来越新奇,难不成真是师徒恋?她倒是不吃味儿,有着前任丈夫的强烈对比,要不是丈夫自己不纳妾,她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随后就听到丈夫叹了口气,“我把她当半个女儿的。”

妇人嘴角抽了抽,没吃到瓜很遗憾。

“这样好的小娘子,嫁的人家应该不错吧。”妇人感慨道,可别和她原先一样遇人不淑。

“长宁侯。”林鸿道。

“那还真不…长宁侯府侯夫人不是姓程?”那是丈夫上司,过节都送礼的。

“嗯,妾室。”林鸿点点头,将头看向外面。

“唉。”妇人叹了口气,听丈夫说的那般鲜活的小娘子,应该配个体贴风趣的丈夫相伴一生的。

祝妍可不知道她师父把她当女儿,若她知道,只会说,我把你当哥儿们,你竟要当我爸爸?

祝妍透了口气就回去了,路上还碰到了失了魂一样骑着马的素月,她行礼了,但素月没看到她,她也不在意,带着素琴就回了马车。

不多时又启程了。

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整个月子里,祝妍蓬头垢面的,即便谢安来也是隔着帐子说话。

谢安也不理会这些女人的小心思,每次来都逗逗小月芽儿就走。

待小月芽儿满月时,已经脱去了初生时的红皮肤,依然是白白嫩嫩的小可爱一枚。

双眼皮也格外明显,原氏还摸了摸小月芽儿面部说骨相极好,日后定然是个大美人。

祝妍也高兴,但也忧愁,在这古代,美貌也是个双刃剑啊。

不过小月芽儿将来会做公主,她一定要把自己一手好刀术传给小月芽儿,将来被人欺负了就给他一电炮。

还得告诉他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这世间情爱最假,只有爱自己才是最真。

还真是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啊……

孩子的满月礼是抱到太子妃那里办的,祝妍没去,她只是小月芽儿名义上的…姐姐。

对小月芽儿将来只能叫她一声姐姐,这奇奇怪怪的称呼还真是。

不过她觉得姐姐也挺好的,至少显的她年轻啊。

想她到时候都四十了,正值双十年华的小月芽儿满口姐姐的叫她,多年轻啊!

祝妍后知后觉,难不成自己又启动了自我安慰疗法?

心疼自己三秒钟。

因着自己第一胎,尽管祝妍觉得自己十分康健,但还是听着原姑姑坐了四十天的月子。

祝妍突然觉得她不是请了个技术人员,原姑姑快赶上前世她妈唠叨了。

不过祝妍诚心接受,她才不辜负每个人的好意。

祝妍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足足洗了一个时辰,皮肤都搓红了才罢休。

坐在铜镜前,祝妍没忍住孤芳自赏了大半天。

祝妍感觉生完孩子她的皮肤更细腻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还觉得自己又蹭高了两厘米,因为原先的中裤短了一小截,希望不是裤子缩水吧。

八月初十早上,祝妍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出山了。

这一个月祝妍也没闲着,前世她妈为了身材不走样,产前瑜伽产后瑜伽的私人课上着,对此记忆犹新,虽然动作记不全,但大概还是记得的。

到了含元殿,祝妍的出现叫众人无比震惊且复杂。

哈哈,羡慕吧,姐就是这么美丽老女人们。

祝妍内心吐槽着,外表无比乖巧的给太子妃行了个大礼,“妾多谢娘娘的照顾,娘娘为小月芽儿举办满月礼,妾感激不尽。”

“不必多礼,小月芽儿也叫我一声嬢嬢,原是本宫该做的。”太子妃端庄的说道。

“是,日后妾定然说给小月芽儿听,叫小月芽儿好好孝顺娘娘。”祝妍诚恳道。

“好,本宫的珍珠儿和月芽儿年岁相近,她们日后定然是对好姐妹。”太子妃笑道,这就是给小月芽儿做脸了,当然也是对祝妍懂事儿的褒奖。

“就如芸姐儿和莞姐儿一般,这两日非要凑着一起睡觉呢,日夜也不分离了。”太子妃看着赵良媛笑了笑说道。

赵良媛松了口气,“是呢,也是娘娘宽和,几个姐儿都喜欢娘娘呢。”

话头一开,连于良媛也捏着帕子夸了一句太子妃。

照祝妍来看,于良媛就是脑子不清楚,她什么家事,人太子妃什么家事,根本没有斗的资本好吗?

况且人家儿女双全,从无过错,搞不明白了…

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虽说祝妍姐弟二人都想要日子过的慢些,但初四还是来临了。

祝为溪来时两手空空,归家时带了半个马车的东西,有郡王妃送的,谢安送的,还有谢小郡王送的,总之收获满满。

祝妍蹲下身给弟弟紧了紧斗篷,“回去好好给爹娘认个错,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该私自离家,还有表弟那里,虽说你是无心,但却不可先动手,先动手总会落了下乘,也给表弟道个歉,只说你不该气急了推他,咱们把礼数做周全了,剩下的都是旁人的事儿,可记住阿姐说的话了?”

祝为溪认认真真的跪下,磕了个头,“阿姐,为溪记住了。”

“不过若是别人动手了,咱们也不能吃亏,那就更狠的打回去,阿姐就算拼了命也会护你周全。”祝妍将弟弟扯了起来,又送了个离别的拥抱。

谢安刚下值回来就听到了祝氏的豪言壮语,狠狠的打回去?谢安表示不苟同。

“我知道了阿姐。”祝为溪哽咽道,他要阿姐长命百岁,不会给阿姐添麻烦的。

“素琴,你送为溪回去吧,也叫爹娘放心,我过得很好。”祝为溪叮嘱了一番素琴。

直到马车在拐角处消失不见,祝妍才转身与谢安行礼。

国丧期间都闭门谢客,中门不开,便是谢安平日里也走侧门,倒是遇上了。

“免礼。”谢安抬了抬手。

祝妍跟在谢安身后进了府,不过一个去了醉山居,一个回了折兰阁。

王府和祝宅,几乎一个北一个南。

再加上雪慢慢消融,路上有些地方确实不好走,直到午时一刻,素琴才带着祝为溪回了祝家。

不怪祝妍长得好,祝父祝母就是一表人才,不过要祝妍说,她娘是自她记忆就很漂亮,南方姑娘婉约派,水灵灵的。

但他爹祖籍山东的,听说小时候祖父为了她爹将来带官帽,硬是把给孩儿睡了个扁头,后来也举家勒紧裤腰带送她爹去私塾读书。

不过她爹确实不是那块料,读了两年书,先是做伙计,做账房,后来就倒腾货物,走南闯北的,也在扬州认识了他外祖,她外祖看重她爹的人品,将大女儿许给了她爹。

事实证明她外祖眼光不错,她爹现在也就三十八,挣下这份家业属实也挺厉害的。

不过她爹最遗憾的就是家业挣出来了,她祖父母却没等到离世了。

说实话,她小时候觉得她爹真的不好看的,但不知为何,随着年纪增长,也不用从前那般亲自上手,身上吃起些肉来,竟也是帅哥一枚。

有时候造物主的心思确实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也是,爹娘要是不好看,也不会生出她这般钟灵毓秀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无敌美少女。

她娘个子也就一米五多,但她爹一米八,虽说娘矮矮一窝,但幸好她和她弟都承袭了山东爹的大长腿。

她现在也有个一米六七左右,在古代属实不算矮了。

祝妍现在就盼望着她弟将来是个文武兼备拥有八块腹肌的一米八几的大帅哥。

糟糕,她刚才是不是突然立了个flag!

佛祖三清祖师及各路神仙,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祝为溪一走,折兰阁内瞬间冷清了不少。

祝妍放了手在碳盆子上烤火,就见采月一脸怒气冲冲的进来。

“怎么了?”素月好奇道。

“小娘,素月姐姐,奴婢实在气不过,奴婢刚从外头回来,不少奴仆说小娘弟弟是来打秋风的,这等碎嘴子的奴婢们。”采月忿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