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完整作品

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完整作品

幼儿园小秦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王易黄唯是古代言情《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幼儿园小秦”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嗯,没事!那你忙,我坐后面去!”王易站起身来。黄唯心头一阵诧异,转头看着他。她还以为王易会一直坐在旁边呢,结果……王易都没看见她的眼神,直接走向了后面,坐到了胖子的旁边。少女的嘴唇,微微嘟了起来。“哈,你看,王易那家伙被黄唯赶走了。”“黄唯看起来还有点生气了呢!真是不自量力,黄校花哪是他王易能染指的?......

主角:王易黄唯   更新:2024-06-11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易黄唯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完整作品》,由网络作家“幼儿园小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易黄唯是古代言情《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幼儿园小秦”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嗯,没事!那你忙,我坐后面去!”王易站起身来。黄唯心头一阵诧异,转头看着他。她还以为王易会一直坐在旁边呢,结果……王易都没看见她的眼神,直接走向了后面,坐到了胖子的旁边。少女的嘴唇,微微嘟了起来。“哈,你看,王易那家伙被黄唯赶走了。”“黄唯看起来还有点生气了呢!真是不自量力,黄校花哪是他王易能染指的?......

《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完整作品》精彩片段


“干……爹,干妈?”

“不会吧?”

“王易,黄唯,他们两个……”

胖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是坐在黄唯前后座的几位同学却都听见了,这个时候高考结束了,学习也放下了,正是青春萌动荷尔蒙飞扬八卦旗帜高高挂的时刻,前后左右七八个同学立即看了过来,一脸的求知欲。

并且看起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昨天中午有好几个同学看到王易和黄唯坐上了同一辆小轿车。

他们俩的爸爸好像还是认识的。

最大的明证是——

平时有人敢坐在拳王校花旁边,早就承受不住能发出死亡射线的凌厉眼神,吓的屁滚尿流,可现在王易坐到了黄唯的旁边,她居然无动于衷。

不对,那对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传说中的电波吗?

有个叫于海英的女生,是班上的生活委员,人缘很不错,也喜欢开玩笑,这时从后座趴上来,问道:“你们俩不会就是电视上放的那种,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吧?”

王易以前跟她的关系也不错。

这时伸手推了一把她的额头:“有你什么事,走走走。”

于海英顶着脑袋:“你这是承认了?”

黄唯终于开口:“不是。”

而有些不明所以的男生则是小声嘀咕——

“那王易搞什么名堂,他不是死皮赖脸一直追求何淑英吗?怎么她娘泡起黄唯来了?”

“何淑英都泡不到,还想泡黄唯?做什么白日梦呢,谁的尿黄,去滋醒这王八蛋。”

“让他滚开!黄校花的旁边,不允许有公的。”

男生们羡慕妒忌恨,一个个表情像老婆被人抢了。

与此同时。

假装低头看着自己手指甲的何淑英,余光却看着过道,可是诧异的发现王易居然没有过来,过来的只有胖子吴奇,王易呢?

“王易坐到黄唯旁边去了。”边上响起冯丽琴的声音。

什么?

何淑英立即抬头,果然看到王易真的坐到了黄唯的旁边。

两个人靠的还特别近。

怎么会……

他怎么能?

三天前,他还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表白,说要爱她一生一世,这辈子除了她,他不会再喜欢上任何别的女生,可是这才三天,他居然就当着她的面,刚跟别的女生勾搭在一起了。

人渣!

过分!

何淑英的手指甲都掐进自己的掌心里去了,她感觉很难受,胸口堵的慌;她想起了以前自己养的一条狗,可是有一天居然被人偷走了,为此她哭了好几天,现在的感受是那么相似。

不。

更严重。

这一次,王易是主动丢掉了她,去追别的女孩了。

这个时候,冯丽琴小声说道:“淑英,反正你也不喜欢他,你都拒绝他了,高中毕业后,估计也见不着面了,随便他爱跟谁在一起!况且,王易追黄唯,搞笑呢吧,他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何淑英听了这个话,慢慢冷静了下来。

“对啊,黄唯的父母,可都不是普通人,就算王易的爸爸跟黄唯的爸爸认识,那又怎么样?顶多也是王家巴结上去的,想做亲家,根本没这个可能。”

“王易的成绩顶多上个野鸡本科,而黄唯,只要发挥正常,起码也是重点985,天差地别。”

“还有,我也没有真的那么喜欢他……可是,还是挺烦呀!明明喜欢我的……”

不知不觉,又钻进牛角尖去了。

……

王易看了一眼后面依旧沉浸在脑补幻想中的于海英,一阵无语。

其实他对黄唯,是没有太大想法的。

这姑娘本身就是暴力狂,家里面有一个当刑警队长的护女狂魔,一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机关母后,还有一个不靠谱的老弟,要是跟她谈恋爱结婚,可以想像以后在家里受到的四面夹板气,可能动不动还要跪个榴莲什么的。

他是重生者,干嘛想不开去受那种气?

做海王不香吗?

至少不会被伤害!

伤身不伤心!

“嗨,黄唯同学,我问你点事!”王易凑到黄唯耳边,说起悄悄话,他坐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个。

黄唯转头看他,轻轻咬了一下粉唇,没说话。

一张脸却已变得粉红。

王易说话传出的气息,撩动了她的耳朵,脖子也痒痒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王易没留意她此刻的异样,小声问道:“就是那个,昨天在宾馆被抓去的那两人,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什么情况?”

黄唯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你爸也不知道吗?”

“没听他说起。”

“好吧!”

王易还以为周道财对邵美凤用强,属于刑事案件,黄粱是刑警队长,可能会介入,加上打的报警电话是她房间的号码,可能会有所牵连,至少黄粱会查到一些,但现在看来,还得自己去了解一下。

“嗯,没事!那你忙,我坐后面去!”王易站起身来。

黄唯心头一阵诧异,转头看着他。

她还以为王易会一直坐在旁边呢,结果……

王易都没看见她的眼神,直接走向了后面,坐到了胖子的旁边。

少女的嘴唇,微微嘟了起来。

“哈,你看,王易那家伙被黄唯赶走了。”

“黄唯看起来还有点生气了呢!真是不自量力,黄校花哪是他王易能染指的?”

“痴心妄想,白日做梦罢了!”

不少人嘲讽起来。

冯丽琴看着王易坐到胖子吴奇的旁边,总觉得他有点灰溜溜的样子。

何淑英轻哼一声道:“他这叫活该。”

“但是,他路过你旁边的时候,连一眼都没看你呢!”冯丽琴继续说道。

何淑英立即心脏抽动了一下,又开始郁闷了。

十分钟后。

班主任高雅丽进来了,她是他们高三(1)班的语文老师。

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长发飘飘,三十岁的年纪,风韵不输二十多岁的姑娘。

简短的开场白后,发下来一套油墨印刷的试卷,正是这次的高考试题,正式开始讲题估分。

王易对此却丝毫没有兴趣,他撑着下巴,看着高雅丽,思绪飘到了很远……他记得高雅丽这个女人,后面的人生像是开了挂,先是做了副校长,后来进了教育系统,再然后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江兴市第一秘书。

可惜最后,她去坐了牢。


“易哥,你估分有多少?”

一套试题讲完,吴奇看着王易问道。

王易弹了弹依旧清清白白的油墨试卷,耸耸肩道:“不知道。”

胖子一愣:“连大概都不知道吗?”

王易道:“全忘了。”

这可是大实话。

他重生回来的时候,语文早就考过了,而之前的记忆依旧是二十几年后的,他哪里还能记得语文试卷是怎么做的?不过他依稀记得,上一世的语文分数好像是107还是117来着……

这么一想,他直接在上面写下107。

胖子睁大双眼:“你不是忘了吗?”

王易道:“随便填呗!”

之后就像走马观花,各科老师纷纷登场,五门试卷讲完,已经是下午三点。

胖子给自己估了个440。

顿时愁眉苦脸:“好像本科有点悬啊!”

王易道:“会不会大专都有点悬?”

这么一说,胖子都要哭了。

他的成绩本来就不上不下,每次考试还忽上忽下,可家里有个望子成龙的妈,连大专都上不去,估计要被揍死。

“吓你的,我感觉这次考试有点难,440,不少了,运气好点,本科能上。”王易随即安慰。

胖子反问:“你的估分呢?”

王易摊摊手,我能估出个蛋!

但他随即写了个300,又写了个700,一本正经道:“我估计,分数在这中间。”

胖子:“……”

估分结束,大家也就散了,手里拿到一本介绍全国高校的目录书,和志愿填报指南。

三天后来填志愿。

胖子不知道是不是去找他表姐,着急忙慌先走了。

而王易打算去一趟狗爹的建筑公司,没有周道财和邵美凤的确切信息,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历史上,王潇出事可就在后天了。

谁能保证周道财不会整出别的幺蛾子?

走出教室的时候,冯丽琴忽然拍了他一下,问道:“王易,你估分多少分?”

王易摇摇头:“估不出。”

他觉得,这个问题肯定是何淑英来让她问的,要不然冯丽琴怎么会对他的估分有兴趣呢?

只是刚刚那一拍,却开启了冯丽琴的视听体验。

但见她直接跑去何淑英的身边,道:“他说估不出,我看他肯定是考砸了,不好意思说出来,死要面子。”

顿了顿道,“淑英,我有点搞不懂了,你不是不喜欢他吗?怎么他最近不理你了,你反而还上头了呢?”

何淑英咬了咬嘴唇道:“我就是想知道,他是不是在玩欲擒故纵,我得试试他。”

“管他是不是欲擒故纵,随他去好了呀!”

“不,我要知道。”

“淑英,我觉得,你心里其实是喜欢王易的。”

何淑英怔了怔,轻声道:“其实我还没想好。”

王易听到这里,心念一动将冯丽琴的视野关了,何淑英刚才说的话是标准养鱼佬的心态,如果王易决胜出了,赢到了最后,可能她会下场,接受他的表白。

可是,现在的王易早就幡然醒悟,不想奉陪了。

王易径直离开教学楼,朝大门口走去。

路上,他分明看到何淑英快速绕到了他的前面,然后在一个拐角处,故意冲出来跟他撞了一下。

撞的很轻。

但何淑英还是摔倒了。

屁股着地,两腿劈叉。

她惊呼一声,委屈巴巴的看着王易:“你,你把我撞倒了,还不快扶我起来?”

王易木然看着她,你这演的是不是有点假啊?

而且在过去的三年里,这样的事情你是不是没有少做?

这么一想,王易越发觉得自己以前是真的眼瞎。

“王易,快点啊,你怎么这样?”

“人家的屁股都疼死了!”

王易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拉她起来,不过就在他要伸手的去拉的时候,旁边忽然抢先伸出一只芊芊素手,一把将何淑英从地上拽了起来。


“我高中生,高考五百分以上,你当年几分?”

“……”

滚犊子,当年他们连高考都没有。

王潇最后道:“我再想想吧,就算去了那边,也不可能是做老总,咱家可没资金,顶多一个跑腿的。”

“那也不错了!公司元老也很香啊,总比你做一个分公司的副总强吧?何况,你还不是副总呢!去吧,去吧,你不去我去!”

“急什么?我总要跟你妈商量一下!走,带你吃饭去。”

父子俩走出办公室,一眼看见坐在大厅沙发上的黄唯,一个人,文文静静的,看着窗外在发呆。

老王一把拉住小王,又转身进了办公室。

轻轻把门给关上了。

老王看着儿子:“臭小子,本事不小,老黄就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硬是被你上了手!有为父当年的风范……午饭我就不跟你吃了,人家在等着你呢!”

王易顿了一下,走到窗户边朝外面看。

发现黄粱的那辆别克真的不在了。

奇怪,她怎么没有跟着老黄走?

这时,老王掏出自己的三百私房钱,塞给了王易。

“小唯人不错,家庭背景也好,这个儿媳妇我认了,你带她出去吃点好的,什么时候带回家,让你妈也看看未来儿媳妇?”

王潇内心有点偷着乐。

这事要成了,老黄可能会晚上都睡不着吧!

王易看着老王:“你想什么呢?我才高中刚毕业,还小好吧,学生以学业为重,哪有时间搞对象。”

王潇被抢了一顿白,愣了愣道:“之前是谁在学校里表白女同学?我数数,几次了?现在居然跟我说不搞对象,你骗你爹呢?”

“之前被猪油蒙了心,现在我大彻大悟了,智者不入爱河,恋爱狗都不谈。”

“那小唯呢?你难道想始乱终弃?我告诉你,你敢对不起小唯,我打断你的腿。”

“爸,酒还没喝呢就高了?我跟黄唯就是同学,没你想的那些事,她家里,能同意?”

老王想了想道:“好像也是,老黄的媳妇可高冷的很呢!那就看你本事了,女孩子嘛,只要她对你死心塌地,一心跟你 ,别的都是浮云……再给你一百,给小唯买点礼物。”

想的真美。

人家可是江兴一中的完美女神,清冷月光。

还想人家对你儿子死心塌地,你先去看看祖坟有没有冒青烟,祖宗们是不是凑在一起抽香烟?

不过一百块钱不要白不要。

王易将一百块钱塞进口袋,看着老王道:“爸,你的私房钱不是被没收了吗?”

老王嘿嘿笑道:“男人怎么能没有私房钱?狡兔还有三窟呢……”

“我要告诉妈去。”

“╭(#°Д°)╮”

“除非再给一百。”

“……”

王易拿到五百块钱,乐颠颠出门。

然后看到沙发上安静坐着的黄唯,停了下来。

追求黄校花?

他真没想过。

但是现在想一想,应该也蛮刺激的,整个江兴一中的白月光,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少女,若能跟她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必定不虚此生……可是,他又忍不住想起了上一世几段中途作妖的恋爱,刚谈的时候也挺甜的啊,他也付出了最大的真心,可当绿油油的黑比特之箭射进他脑袋的那一刻,真是疼到哆嗦。

疼了两回之后,他就不敢尝试了。

从此水泥封心,爱可以玩,情不再谈。

何况这么美的校花,再来一下,他得疼死吧!

“嗨,黄校花,怎么一个人,黄叔呢?”

王易拉出一抹半职业的笑,走上去打招呼。

当黄唯那一道清澈幽静的目光与他对视,嘴角露出一个浅浅微笑的时候,他那有些僵硬的笑容就变了样,他妈的,为什么会有种心脏被抓了一下的酥麻感?

小说《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没钱,再见。”

王易断然回绝,这辈子我再舔你就是狗。

何淑英愣了两秒钟,有些生气道:“王易,你这样就太幼稚了,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还小,等上了大学再说!而且我对你已经够好了吧,今天还特意跑来让你请我吃饭,给你一个台阶下,你到底要哪样啊?”

看,这就是专业鱼塘主的日常操作。

虽然这年代还没有鱼塘主这个说法,但她已经炉火纯青。

跑来要求你请吃日料,还说是对你好,用心良苦。

家人们,是不是很下头?

我她妈谢谢你了啊!

王易很怀疑,上辈子的他是不是脑子里真的被塞了几斤老鼠屎,一直被PUA,居然还甘之若饴,好像得到了天大便宜似的,甚至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在何淑英心目中是最特殊的男人。

嗯,最特殊的绿巨人。

王易看着何淑英的脸,忽然咧嘴笑道:“我的意思是,请跟我绝交吧!我配不上你!”

说完,他勾着吴奇的肩膀,“胖子,走吧!”

看着两人快速离去的背影,何淑英气的连连跺脚。

“他什么意思?他什么态度嘛?我对他还不好吗?”

“淑英,我觉得王易是昨天跟你表白失败,还被同学们都知道了,觉得没面子,故意这么说的。”旁边的冯丽琴说道,“他哪里敢跟你绝交啊?”

“你说的有道理。”

这一边。

胖子吴奇对王易道:“易哥,你不请何淑英吃日料是对的,我听说那家日料店老贵了,吃一次可能要三百起步呢!”

1999年的物价,大米才一块钱一斤,猪肉三块五一斤。

一百块钱放到王易重生前那一年,相当于五百块了。

也就王易家里条件还不错,每月能有四五百零花钱,像吴奇的话,每月零花钱只有几十块。

“日料,呵呵,她在想屁吃。”王易冷笑着道。

“易哥,你不会说真的吧?真的要跟何淑英绝交,不追了?”胖子问道。

“那还能来虚的?”

“我咋那么不信呢!你不像那样的人啊!”

“……”王易恶狠狠道,“胖子,你听好了,我王易再做她何淑英的舔狗,我就是真狗。”

胖子一愣:“舔狗?呵呵,易哥,这个形容词跟你挺贴切的。”

“行了,赶紧回家复习去吧!好好加油!”

王易急着回去找妈,没空在这闲聊。

至于何淑英,管她去死。

……

王易在校门口坐上5路公交车,按着旧时记忆,寻往自己的家。

99年的公交车,有空调的还会在前面加个“K”,比如K5路,可惜这辆并不是空调车,大热天的,人又多,在车上挤了没几分钟,王易感觉自己快成咸鱼了。

这年头,也没人捧着手机刷短视频看小说,智能手机还要十年后才出来呢,甚至能拥有手机的人都很少,大家像罐头里的沙丁鱼,看着窗外,面无表情。

终于。

坐在驾驶位旁边的女售票员,扯着嗓子喊:“翠苑一区快到了啊,翠苑一区,要下车的准备了,前门后门都能下!”

车厢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王易踩了好几个人的脚背,一阵推搡中,终于顺利下车,公交站对面,就是翠苑一区大门口,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画面,王易只觉鼻头发酸,百感交集。

上一世,他大学一毕业,就把这里的房子给卖了,算是逃离了这座城市,去了深市!

算一算,快二十年没来过这里了。

它还是跟记忆里的一样。

七幢一单元,301。

王易心情忐忑的敲了敲门,他害怕这个重生只是一场梦,害怕开门的会是陌生人……

直到门打开,看见站在面前束起头发系着围裙活生生的女人,王易下巴颤抖,心脏都仿佛梗住了一般,竟说不出话。

“小易,回来了,考试难不难?”

温柔又久违的声音响起,王易的眼眶也一下子红了,忽然就冲上去,抱住了她。

“妈……”

王易不想哭的,可是真的没忍住。

王易的母亲叫施卿卿,是江兴市中医院的一名护士,王易高考期间,她特意调班请假,这几天就在家侍候小祖宗,没想到第一天考下来,一回家就抱着自己哇哇哭。

施卿卿心里咯噔一下。

如果只是考的不好,以她儿子的尿性,绝不会哭成这样,所以……

“王易,你是不是在考试的时候作弊了?”施卿卿生了一张美人脸,天生丽质,四十出头了看起来跟三十岁似的,平时也笑呵呵温柔似水,可一板起脸来老凶了,揍人比王易他爹还狠。

小说《重生:高考白卷,哥要开始摆烂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是现在,看到邵城峰跑来公司闹事找说法。

这是神助攻啊!

并且被他打的那个,王易昨天还见过,并非周道财的人,而是同样被传为副总候选人的王芳。

奇了怪了,她怎么会卷入其中?

此时,王潇看见儿子走进来,立即冲过去:“小易,你怎么来了?走走走,这里太乱,你去我办公室。”

王易明知故问道:“爸,这是干嘛呢?我还以为有人来公司收保护费了,你们总部不是有人来这里了吗?要是被看到,影响不好吧?”

王潇一个头两个大。

看了一眼争吵的双方,道:“那还能怎么办?他们一方是老周家的人,一方是邵美凤家的人,我们只是劝架……再等等,警察马上就来了。”

这时候。

公司喊来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工人。

总算是将打闹的双方分开,但骂骂咧咧的声音依旧不断。

王易乐得看戏,在一边问老王:“这是什么情况?昨天……周道财不是被抓了,认定是强迫吗?周家人怎么还闹过来了?”

王潇道:“老周指认邵美凤是他情妇,房间也是邵美凤自己开的……诶,你一个小孩家家的,少问这些事情,对了,你今天不是估分吗?怎么样,估多少分,大专稳不稳?”

在老王眼里,其他事哪里有儿子的高考分数重要。

王易撇嘴道:“你不能盼着我好点?我只能上大专吗?”

老王道:“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了解?上大专就知足了,难道我还能指望你上北大清华,上中海大学?”

王易心想:那可说不准。

反正他也想好了,第一志愿的学校就选中海大学。

倒不是为了跟黄校花同一个学校。

而是中海的户口香啊!

到时候趁早去那边买几套老破小,人生就可以躺平了。

至于北大,咳咳,不敢想,而且距离江兴太远了。

在金手指的帮助下,他毛估估自己的分数,也就语文跟黄唯的差距稍微拉开一些,其他的不说一模一样吧,反正大差不差。

前世黄唯总分似乎有680,他运气好点,可能有650呢!

到时候不会把老王和他媳妇给吓死吧?

想想前世,考了个啥呀,不提了!

王易岔开话题:“你们老总呢?”

说老总,老总到。

“住手!”

一名一米七出头,戴着眼镜,留着胡渣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位身穿OL套裙的少妇,和一个休闲装中年大汉。

来人正是东方三建江兴分公司的老总,章三丰。

“搞什么?这里是公司,不是菜市场!要讨说法,去派出所,找警察给你们讲道理。”章三丰语气很严厉,心情很不好,旁边的少妇并非公司的员工,而是他的一位行业内的朋友,身份不一般。

本来是有挺重要的事情要说的。

没想到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

“章总,这邵美凤的弟弟蛮不讲理,我只是上前劝个架,你看他把我打成这样,我要报警,我一定要告他!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打过。”王芳哭着喊道。

结果这时。

邵城峰听到来的人是公司老总,立即冲了过来:“你是老总是吧?我姐是你的属下,结果现在上班时间就被你们公司的经理给拉去强了!赔钱,我不管你们公司出还是周家出,五十万,一分不能少!”

王易看着邵城峰此刻的模样,心中暗暗想笑。

这家伙就是个混不吝的混混,没什么脑子。

这个时候跑到公司来要钱,也亏他想得出来。


王易微微愣了一下。

赶紧跑了过去。

这会儿雨正大呢,出租车师傅也是个不讲究的,就不能帮他停的里边点吗?这么十几步路的功夫,全身都湿了。

“黄唯!”

王易站在黄校花的面前,眼神透着诧异。

时不时重拳出击的高冷校花,在男生心目中是呆毛一般的存在,像现在这么柔弱的样子,是不可能出现的。

是我认错人了?

黄唯的视线,首先落在王易的脚面上,一点点上移。

直到跟王易四目相对,她那灰暗色的眸子才一点点焕发出光彩。

她委屈可怜的说道:“你怎么才来?”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一把拉住了王易的衣摆,捏在手心里不安的搓动。

王易这时又看到一辆警车从小区里面开出来,他侧头看了一眼,柔声道:“别害怕,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

忽然。

天边银光闪耀,闪电如利刀斩破苍穹,照在黄唯的脸上,一片雪白。

她忽的靠近了一些。

额头重重的顶在王易的胸膛。

王易愣了一下,拍了拍她肩膀,道:“别怕!”

少女小小声:“怕。”

王易:“怕什么,我们又没做什么,我们只是做了良好市民该做的事情,后面……”

“怕打雷!”

“啊?”

王易后面安慰的话顿时没有用武之地了,他一直以为黄校花的柔弱表现是因为周道财和邵美凤今日的下场,牵扯到了他们前天的举报电话,没想到,她怕的是打雷。

他有点不禁想笑:“拳王怕打雷吗?”

“怕的。”少女轻声的说道。

突然。

一声炸雷仿佛就在两人头顶轰落。

王易也心抖了一下。

黄唯更是惊叫一声,一把抱住了他。

亭亭玉立,发育优良的身材,顿时紧紧的贴在一起,王易甚至隐隐感觉到,少女里面穿着的可能是无钢圈无护垫品牌。

我去!

这就有点震惊了。

难道黄校花的身材,比想象中还要爆炸?

外面暴雨雷鸣,小卖部的屋檐下,一对少男少女无声的抱在一起;王易前世也有过两个女朋友,并且还是会所VIP,跟妹子们贴贴唱唱歌不算什么事,可是现在抱着怀中的少女,却涌起了很不一样的心情。

“好了,好了,没事了。”

王易拍拍少女的腰,又趁机摸了一把。

肌肤平滑,柔中带韧,曲线优美,好腰啊!

他却没发现,春天花园门岗口,一辆别克轿车从里面开出来,停了停,正好看见屋檐下抱着的两人。

里面的黄粱本来是来接女儿离开的。

没想到,被一个臭小子捷足先登了。

奶奶的,那是我老黄家的宝贝疙瘩啊!

他咬牙切齿的开车离开,不过兜了一圈又回来了,车子停在小卖部门口,“滴滴”按了两声喇叭,这才惊醒了那对少男少女。

“啊,爸!”

少女羞红了脸,连忙推开王易。

王易措手不及,一屁股坐倒在湿漉漉的地上,那叫一个尴尬。

……

坐在护女狂魔的车后座。

黄校花拿着一叠纸巾给他擦头上,身上,屁股上的水渍,王易连忙说:“我自己来,我自己可以的。”

后视镜里,护女狂魔那一双如灯泡一般的眼睛,吓都能吓死人。

王易一边擦一边又解释:“黄叔叔,您别误会,我跟黄唯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就是怕打雷,把我临时当成了一根柱子。”

话刚说完。

脚就被踩住了。

黄粱表情微微一变,脸上浮起深深的愧疚和疼惜。

他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女儿,道:“对不起啊,小唯,爸爸应该早点出来接你的,下次遇见打雷,你就躲进房子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