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一把纸伞碎江南

一把纸伞碎江南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我是鬼节出生,命中带阴,自幼丧父丧母,和奶奶相依为命,总莫名其妙撞鬼。喏,眼前这个自称冥王的男人,居然要求我做他的女人。开什么玩笑!本小姐虽然人穷志短,也是有节操的好么?可奈何这家伙有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还让我一不小心有了娃儿。从此,我手执琉璃玉珠,开着直播带着娃儿,踏上万分凶险的封妖捉鬼之路,专治各种不服!本以为走上了人生巅峰,不料却被卷入巨大的漩涡之中……

主角:   更新:2023-08-08 03: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一把纸伞碎江南》,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是鬼节出生,命中带阴,自幼丧父丧母,和奶奶相依为命,总莫名其妙撞鬼。喏,眼前这个自称冥王的男人,居然要求我做他的女人。开什么玩笑!本小姐虽然人穷志短,也是有节操的好么?可奈何这家伙有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还让我一不小心有了娃儿。从此,我手执琉璃玉珠,开着直播带着娃儿,踏上万分凶险的封妖捉鬼之路,专治各种不服!本以为走上了人生巅峰,不料却被卷入巨大的漩涡之中……

《一把纸伞碎江南》精彩片段

我叫米小菲,性别女,今年20岁,WH市逸夫学院一名大二狗。
因为自幼无父无母,只有奶奶相依为命,所以从大一开始,我就在校外便利店做兼职补贴生活。
这天,在便利店下了夜班,已是午夜十二点,我买了根冰棍,哼着小曲儿就慢悠悠的往家走。
不知是不是太累的缘故,我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
但连着回了三次头,身后都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让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脚下的步伐不自觉加快了几分。
一直到家门口,我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了下来,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谁知突然,“啪”的一声,走廊的灯光毫无征兆的暗了下来。
一阵本不该属于这个季节的冷风吹过,我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把嘴里没吃完的半根冰棍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靠,这可是我花了半个小时工资买的,呜呜呜,真是心疼死我了。
然而,就在这时,漆黑的楼道里突然响起一个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三步……越来越近离我越来越近了!
与此同时,四周的空气似乎也变得又阴又冷,就像是有人趴在脖子后面吹气一样,冷中透着阴。
这诡异的气氛让我上下牙关不住的打颤,豆大的汗珠冒了满满一脑袋,浑身冰凉。
我想赶紧进屋,立刻,马上!
但偏偏我家那门锁像绣住了一样,不管我怎么用力,就是打不开。
就在我正着急的时候,一双冷冰冰的手突然贴在我的腰上,从后面将我环抱住。
“呵……”一声轻微的浅笑在脑后响起。
我短暂的愣了一下,然后心底的寒意一阵阵往心头冒。
这层楼总共只住了我一人,这大半夜的,谁会到这儿来?
难道是幻觉?又或者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刚才的那个声音却再一次在耳边响了起来。
“夫人,还是我来吧。”
音落,我手中的钥匙像被谁赋予了生命一般,自己在门锁中转动了起来。
“啪嗒”一声,门开了。
原本我还有些疑惑,可看到屋内熟悉的布置之后,也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就窜进去,把门窗全部锁上,然后躲进卧室,用被子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但即便如此,我身上那冰凉的触感还是没有消散,仿佛有一个隐形人就躺在旁边抱着我一样。
我颤抖着拿出手机,想播放大悲咒让自己安心点。
谁知刚点开,手机就跳到了视频播放器上,播放一对男女正亲热着。
我了个去,这是什么情况?我的手机怎么会有这个?
我发誓我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姑娘,别说看这种影片了,我特么连手都没被男生牵过好么!
我有点恼火,直接将手机关机,丢到床头柜上,盖上被子闷头大睡起来。
半夜,我迷迷糊糊听到自己手机居然又在播放那影片,想起身关掉,却怎么也动不了。
紧接着,我感觉有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压在我身上,沿着我的脖子一路往下。
那种酥麻的感觉像藤蔓一样爬满我的全身,并泛起一团灼热的火焰,和身上这冰凉的感觉形成鲜明的对比。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我渐渐苏醒,掀开被子,准备起床洗漱,却感觉屁股下硌着一个有棱有角的东西。
随手拿起那东西看了一眼,却吓得我差点没跳起来。
“今墨凉夜、米小菲:佳偶天成,两姓联姻,谨以白头之约,共盟鸳鸯之誓,永谐鱼水之欢。此证。”
我了个去,这分明是一张结婚证书!
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更不认识这个叫什么墨凉夜的,现在莫名其妙和这人的名字出现在同一张结婚证书上,这也太诡异了吧?
联想到昨晚的事,又看了看这婚书,我心里有点发杵,于是连忙颤抖着双手给奶奶拨通了电话。
忘了交代,我奶奶是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神婆一枚。
听人说,当年母亲怀着我的时候出意外死了,是奶奶当机立断为母亲剖腹,将我取出来,这才捡回了我一条小命。
所以奶奶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每次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和奶奶讲。
好在奶奶也从不嫌我烦,甚至挺喜欢听我念叨学校里的事。
只不过这一次,听了我的描述,奶奶却出奇的沉默,过了很久才用极其沉重的语气让我马上回家。
从奶奶的语气中,我隐约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敢耽搁,匆匆和辅导员请了假,坐上回家的客车。
回到老宅,已是下午。
看见奶奶那熟悉的身影,我悬着的心才算是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知道,只要有奶奶在,我定会没事。
但没想到奶奶盯着我看了许久,用手翻开我的上眼皮,沉沉叹了口气说道:“小菲,你年纪也不小了,奶奶给你找个男人吧!”
我被奶奶雷得不轻,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
“奶奶,我这才刚到法定结婚年纪,您就把我往外赶,合适么?”
“小菲,你别怪奶奶心狠,要是不找个男人保护你,恐怕你活不到下个月。”
听到这话,我心下一寒,面色一片惨白。
连奶奶这个神婆都救不了我,这是不是代表我真的死定了?
我才刚满20岁,连个恋爱都没谈过,就这么一命呜呼,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奶奶也没跟我多解释,让我先休息一会儿,晚上跟她出去。
但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奶奶的话,哪里睡得着?
翻来覆去一下午,直到晚上十一点,奶奶才带着我往村后荒山走。
本来大晚上出来,就挺瘆得慌。
可到了山顶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恐怖。
因为放眼望去,整座荒山顶上全都是高高低低的小山丘,有的前面立了牌子,有的干脆连牌子都没立。
靠,这特么分明就是乱葬岗啊!
“奶……奶奶,你……你带我来这儿干嘛?怪……怪瘆得慌的!”我哆哆嗦嗦的问道。
奶奶看了我一眼,淡淡答道:“给你找个男人。”
说完,奶奶从包袱里拿出贡香,点好插在香炉中,并烧了些纸钱。
“在下陈灵月,因家中孙女阴德不全招惹了祸事,特来为她结一门阴亲,若有哪位生前未婚配的男子相中了她,就请将这些钱财拿去,以后享我陈家金银财宝万世永奉。”
听到这话,我心猛的一跳。
奶奶这哪里是给我找个男人,分明是给我找个鬼,而且是真鬼!
无数的小坟包和杂草交错在一起,被冰冷的月光一照,显得更加诡异。
我拔腿就跑,却被奶奶一把拉住:“小菲,奶奶不会害你。”
奶奶话刚落,周围的坟包上全都冒出了袅袅青烟,慢慢朝着我的方向飘了过来。
我了个去,莫非这些孤魂野鬼真的显灵了,要把我带走?
可我和奶奶等了良久,那些青烟只是围绕着我,并没有动地上的纸钱半分。
庆幸之余,我还是有点小郁闷。
连鬼都看不上我,我是有多入不了这些鬼的眼?我不嫌弃这些鬼,这些鬼反倒嫌弃起我来了?这是什么世道?
“陈家阿婆,你就算要糊弄鬼,也不能拿他的妻子来让我们相啊。这要是你家孙女身上少了一根毫毛,我们可全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一个阴冷的声音隐隐约约的飘了过来。
“你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奶奶皱眉问道。
“冥王!”
听到这话,奶奶的脸色明显阴沉了下来,想必事态真的很严重。
但奶奶不说,我也不敢多问,踉踉跄跄跟着奶奶回了家,一头栽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睡梦之中,我迷迷糊糊听见奶奶在堂屋里和谁说话,但到底在说什么,却听不清。
我想起身去看个究竟,可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眼睛都睁不开。
并且就在这时,我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和昨晚如出一辙的寒冷不出意外的再次袭来,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向我靠近,很慢很慢。
我想开口向奶奶求救,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这样,我清晰的感觉到那个东西压在我身上,从我的长发、额头、鼻子、嘴唇、还有脖子,一寸一寸往下挪。
强烈的刺激让我不自觉的抓紧了床单,某种冲动似乎被点燃。
一阵又一阵满足感袭来,我竟丝毫没有反抗,只是任由那团黑影在我身上放肆。
如此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直到一阵暖意倾泻而出之后,房间的冰冷才渐渐散去。
而我也终于支撑不住,再次昏睡了过去。
不知是不是太累的缘故,这一觉,我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奶奶为我准备了可口的饭菜,我吃得十分满足。
“奶奶,昨天半夜,你在跟谁说话?”我好奇的问了句。
奶奶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放下碗,去里屋拿了样东西出来。
“小菲,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正如那荒山野鬼所说,你被冥王选做了王妃,就连奶奶也是无能为力。”
我懵了一下,突然想起那个婚书:“冥王?就……就是墨凉夜?那……那昨天晚上。”
“对,冥王就是墨凉夜,墨凉夜就是冥王。昨夜他留下了这枚玉珠,让你贴身戴着,保你逢凶化吉。”
说罢,奶奶便将手中的玉珠戴在了我脖子上。
我低头看了看,只见温润的玉珠表面刻着一条小龙,栩栩如生得像要从里面飞出来似的。
与前两天的恐惧相比,此刻我心里更多的是安心。
虽说还没见过墨凉夜其人,但君子如玉,能够拥有这样一块温润的玉,想必也不会是什么坏人。
吃完饭之后,我在奶奶的目送中踏上了返校的班车。
到学校已是下午5点,闺蜜方佳佳在校门口接我。
“小菲,你知道吗?咱们系花许诺言昨天晚上自杀了,跳楼死的,摔成了一滩肉泥。”
“哦。”我随便应了一声,仍旧自顾自的走着路。
见我根本没什么反应,方佳佳有些炸毛:“米小菲,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跟你说这事儿,是想提醒你。”
“提醒我什么?”
“她男朋友叶梓宸甩了她来追你,她恨你都恨到骨子里了,怎么可能不找你寻仇?而且我听说,她死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叶梓宸的孩子,一尸两命,怨气重着呢,你最近还是小心为妙。”方佳佳一脸担忧的说道。
“拜托,我总共都没和那叶梓宸说过几句话,她和我之间有个毛线的仇啊!就算她要寻仇,也是去找叶梓宸寻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