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

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在她眼里,他是霸道专横、坏到无下限的恶少,明明是救他,竟污蔑她。他是身价百亿的黄金单身汉,向来运筹帷幄,却对这个小女人束手无策。他宠她、疼她、爱她,偏偏她视而不见,最终败兴而归。三年后,他卷土重来,直接将她堵在房间里,她怒吼:“乔靖东,三年前我不爱你,三年后我更加不会爱上你。”

主角:   更新:2023-08-08 03: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她眼里,他是霸道专横、坏到无下限的恶少,明明是救他,竟污蔑她。他是身价百亿的黄金单身汉,向来运筹帷幄,却对这个小女人束手无策。他宠她、疼她、爱她,偏偏她视而不见,最终败兴而归。三年后,他卷土重来,直接将她堵在房间里,她怒吼:“乔靖东,三年前我不爱你,三年后我更加不会爱上你。”

《婚然天成:帝少霸爱甜蜜蜜》精彩片段

炎炎六月,骄阳炙烤着大地,柳条无精打采地垂着,沥青大马路被晒的泛出点点银光。
叶长微骑着破旧的电动车,穿梭在马路上,再加上各类的汽车喷发出来的尾气,让她觉得自己就像走在一个大型的烤箱,而她跟羊肉串的区别在于少了一把孜然。
下午二点多,太阳正毒辣,刚刚送完一个翻版志玲姐姐的娃娃,叶长微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口袋里的手机铃动起来。
山寨版的手机,样子难看,但胜在便宜,她在二手市场只花了一百块买回来的。
“喂,老板……”
“长微,娃娃送完没有,赶紧回来送货。”
“好,我马上回来,十分钟之内肯定赶到。”叶长微挂掉了电话,直踩油门。
车轮下面的排气管立即冒出了一阵黑烟,夹带着路人的骂声,叶长微飞速而去。
她是娇娃用品店的员工,专门负责送货,工资是算业绩计提成,多送多得。
老板是四十多岁的中老妇女,拿给她一张货单,“东西都在这里,地址在货单上,赶紧去吧,这批货客人要得急。”
叶长微将东西装进自己的包里,“放心吧,又不是第一次送,我什么时候给你出过差错?”
说完,叶长微背着大包,骑着那车准备报废的电动车出发。
只是,叶长微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工具,在不久之后,竟然用在自己的身上。
这里是五星级酒店,叶长微停好了电动车以后,还是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进去。
她看了一下门牌号,一直跑到尽头,终于找到了A808室,她一边按门铃,一边在包里翻着东西。
过了一会,门‘滴’的一声打开了。
“先生,你好,我是娇娃用品店的员工,这是你订的安……”叶长微摸出送货单,抬起头看到眼前的男人,顿时石化。
三年多了,他终于都回来了吗?
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叶长微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对她而言,他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罢了,他们之间早没有关系了。
乔靖东看到叶长微的时候,以为自己眼花,三年多了,朝思暮想的人儿就这样不经意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变了,那头黑色柔顺的长发变成了俏丽的短发,而且晒黑了。然而在他眼里,仍然有着最致命的诱惑力。
叶长微拿出货单,“先生,麻烦请你在这里签个名。”
乔靖东疑惑了一下,从她手上接过单子,轻挑了一下眉头,“套六盒、润滑油三支、皮鞭一条……”
乔靖东越靠越近,对于他的气息,叶长微发现自己过了那么久,依然抗拒不了,让她心慌。
听着他在那里念货单,叶长微在心里暗骂,没想到乔靖东现在这么变态,六盒套,他究竟有几个女人?最好保佑一会他精尽人亡!
乔靖东看着她正在包里翻出套,靠到她的耳边,“微微,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不过,我喜欢……”
叶长微后退了一步,却被他一下子逼到门背上,她咬牙道:“先生,请你赶紧签名,还有麻烦你在试用后在官网给我写一个好评,谢谢。”
她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因为自己现在就想咬死他。
乔靖东嘴角轻扬,“微微,你真的不认识我?”
“当然,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你?”
“那我要检查一下,我还记得你耳朵后面有颗朱砂痣,你左边屁股还有一个像梅花一样的胎记,你……”
“乔靖东,你够了!”叶长微低吼,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
“微微,想起我了呀。”乔靖东笑得像个狐狸一样。
他接过东西,仔细打量了一下,“微微,至于好评我要试用了才知道好不好?”
话毕,乔靖东一下反手将她推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叶长微气得咬牙,这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一下号码是店里打过来的。刚准备接,电话闪了一下,然后没音了,她拿着电话扯着嗓子喂了半天也没有反应。
乔靖东看着那一堆花花绿绿的用品,已经没有了耐性,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扔到床上。
手中的电话被摔到了地上,那台破旧的山寨机居然顽强地挺住了,竟然没有四分五裂。
乔靖东直接将她按到床上,居高临下看着她,两人的目光一接触,却如同点燃了那根引爆的导火线。
“乔靖东,你这个混蛋想干什么?”
“干你……”
“你禽兽……”
乔靖东眉头轻拧,像是在认真思索,“微微,既然你都说了我是禽兽,如果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禽兽不如。”
叶长微吓了一跳,看着他眼神里透着炽热的火燃,她怒吼:“乔靖东,三年前我不爱你,三年后我更加不会爱上你。”
他嘴角微扬,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微微,现在我相信爱是可以做出来的。”
这三年来,叶长微的拳脚功夫精进了不少,一时间火光四射,拳脚交加。
直到咔的一声响起,叶长微的双手竟然被自己送来的手铐给锁在床头的铁架上。
乔靖东拿起那条鞭子,在手上扬了扬,笑得如沐春风,“微微,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三年前。
陵海市最大的娱乐休闲场所:金夜城,巨大的招牌在夜色中格外醒目,在七彩的霓虹灯衬托下显得更加辉煌。
地下一层的赌场里,人声鼎沸。
“姐,救我,不要砍我的手啊……”叶俊远被人押了在桌上,一把锋利的刀子就在他的手臂上划来划去。
金夜城场子负责人,金大标翘着二郎腿,“从来没有人在我的场子里借了钱敢不还的,今天没钱这手给我留下。”
“标哥,有话好好说,你别生气,钱……钱我带了。”叶长微看着那刀子已经把叶俊远的手臂都划出血了,她的心都吊在嗓子眼上了。
她摸了摸口袋里的一万块,这还是平时兼职省下来的,多年的私房钱,“标哥,这……这是一万块,求你千万别伤了他。”
金大标接过手,摸了一下,冷笑了一下,“一万块?你当这里是开善堂的啊?这是利息还差不多,连本带利现在要还五万。”
“什么?五万?”叶长微的声音都尖起来了,这上哪去找五万块钱出来?
“对,今天没有五万块,你休想把人带走,如果谁都跟你们一样,我这场子还要不要开了?”金大标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麻将都掉下来一个。
这件事情也不敢让家里知道,现在她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这一万块了。
“能不能宽限几天?我现在只有这么多钱了。”这些放高利贷的,简直就是吸血鬼。
“行啊,晚一天就加五千的利息,最多给你三天的时间。”金大标使了个眼色,让人拿借据过来。
叶长微咬了咬牙,今天如果不签妥协,他们就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场里灯突然灭了,正在赌钱的人看不见手上的牌,整个会场就像一堆蚂蚁下了热锅,大家都忙着保护兜里的钱,场面顿时就混乱起来。
叶长微看着机会来了,一把拉过叶俊远,准备趁乱逃跑。
她将叶俊远推开,“你们从后面出去,我引开他们,快走。”
叶长微从走廊冲出去,却发现前面也有保镖,她只好往楼梯上跑。一口气从1楼跑到8楼,听着楼下的脚步声越来近,感到无比绝望,她已经跑不动了。
情急之下,叶长微看见有房间的门透出一条缝,没有多想直接冲了进去。
房间内,一个男人半撑在按摩床上,上身露出精壮的腹肌,腰间只盖了一条浴巾。
旁边还有一个穿得很性感的美女,正拉着他的手。
叶长微吓了一跳,赶紧别开脸,“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
乔靖东在按摩房里,他万万没有想到,进来给他按摩的人竟然是自己名义上的妹妹,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那将是乔家爆炸性的丑闻,绝对不能让人发现。
乔菲也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闯进来,她鼓起了勇气,正准备跟乔靖东坦白。
乔靖东轻眯了一下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看着她一脸无辜的表情,乔靖东敛了敛神色。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叶长微心想,难道保镖这么快就杀上来了?
乔靖东黑色深邃的眸子透过一丝杀气,快速将乔菲塞进旁边的衣柜。
同一时间,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硬生生踹开。一阵刺眼的闪光灯伴随着咔咔咔的快门声袭来,叶长微下意识伸手挡住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一双大手将她搂入怀中,她的脸被埋到他的胸膛,男人身上的冷咧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子。
乔靖东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咬牙道:“如果不想明天各大媒体的头条都能看到你的脸,就不要给我乱动。”
听到乔靖东的话,叶长微的身子立即一僵,不敢把脸露出去,她可不想明天出现在报纸上。
“乔总,这是你的新女朋友吗?能否让你女朋友转个脸过来合个照?”
“乔总,你生气是因为我们突然闯进来打断了你跟女友的好事吗?”
“乔总,听说你的取向有问题,这是不是你自导自演设计的一场戏?”
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乔靖东冷着一张脸,“滚,你们如果敢乱报道,就等着收律师信。”
显现这些记者都是有备而来的,纷纷都想拍到女主角的样子,只可惜被乔靖东紧紧护在怀里。
刚才追叶长微的保镖,这会儿看到一堆记者堵在VIP贵宾房门口,赶紧将他们请离。很显然,金夜城比他们更害怕记者。
这一刻,叶长微无比感谢那些保镖,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她长吁了口气。
看到乔靖东那张欠揍的脸,叶长微就来气,一下子松开他,“你这人怎么那么不要脸?谁是你女朋友了?你竟然把自己的正牌女朋友塞柜子里,拿我做挡箭牌,简直就是禽兽不如,我呸……”
叶长微看着他那张冰山脸,更气了,她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却不小心把他系在腰间的浴巾给扯掉了。
叶长微尖叫了一声,捂着眼睛,“啊……臭流氓……”
乔靖东眉头轻拧,看到她惊失措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穿上睡袍,“你到底是谁?”
叶长微松开手,看到他已经穿上了衣服。可是看着他的眼神很凌厉,宛如刀子一般,叶长微下意识往后退,踢在柜子上,“你不要过来……”
躲在柜子里的乔菲,被刚才的阵势吓得不轻,她腿都软了。柜子的门一松,她从柜子里滚了出来。
叶长微看着地上的女人,再看看站在另一边无动于衷的男人,“你女朋友摔倒了,你还不过来扶,人渣……”
乔菲从地上爬起来,样子有些狼狈,她看到乔靖东那张原本冰冷的脸更加难看了。
她不由得心里一颤,“哥,对不起,你要相信我,那些记者真的不是我叫来的。”
还不等他说话,叶长微就瞪大眼睛打量着他们,一脸不敢相信,“你叫这个人渣哥?你……你们竟然是兄妹?”
乔菲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叶长微,“这个贱人,你如果敢说出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乔菲扬起左手就想一巴掌打过去,叶长微一下意识躲了一下,却发现巴掌并没有落下来,是乔靖东握住了她的手。
他狠狠地甩开乔菲,“乔菲,别胡闹,回家去,今天的事情我再慢慢跟你算!”
乔菲发现向来冷漠的乔靖东,竟然会出手护着这个莫名奇妙的女人,她咬了咬嘴唇,“哥,难道你喜欢她吗?”
“闭嘴!给我滚!”乔靖东高大挺拨的身躯走过去,居高临下看着她,宛如地狱出来的罗刹一样。
“哥……”乔菲看着乔靖东竟然叫自己滚,而且还是为了别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哭着跑了出去。
叶长微看着乔靖东,他的气场太强大了,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我……我也滚,不用你赶。”
说完,叶长微是连滚带爬,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已经逃出去的叶雪静和叶俊远,此刻正躲在外面盯着金夜城的大门口,“二姐,你说大姐会不会被捉住了?会不会断手断脚?”
刚说完,叶雪静一巴掌乎在他的后脑上,“都怪你这个王八蛋,就知道赌,如果刚才不是我聪明找到他们的电闸总开关,你就死定了。”
这时候,叶雪静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叶长微的电话,松了口气,“姐,你出来了吗?”
“嗯,我逃掉了,快回家吧,叫叶俊远的皮给我崩紧点。”叶长微也头痛,今晚他们是逃掉了,只怕那个金夜城的人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
三姐弟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好在之前她们找了个借口,说是去参加同学聚会,才没有让叶老爹起疑。
第二天,叶长微还在床上,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将她从睡梦惊醒。
叶长微在床头摸到了手机,刚刚按下接听键,立即传来好友纪晓敏如同杀猪一样的声音,“微微,你上头条了,你什么时候钓到乔靖东这个钻石级的金龟?”
叶长微原本还没有睡醒的,结果听到纪晓敏这句话,睡意全消,吓得她从床上滚了下来。
“晓敏,你说什么?我上头条了?”叶长微捂着半边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痛死她了。
“微微,虽然相片拍得不清楚,看不清你的正脸,但是你那身衣服,我不会认错的,上次还是我跟你一起去买的。不信你打开电脑看看?你怎么会跟乔靖东在一起的?”纪晓敏都快急死了,这样的头条居然没有让自己抢到第一手资料。
要知道乔靖东是从来不接受私人访问的,从没有爆过一条绯闻,所以都传闻他是同。
叶长微心虚,心想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
她赶紧爬过去,打开电脑,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拿着手机,心虚地问:“晓敏,你说其他人会不会认得出是我啊?”
叶长微刚说完,房间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她只见叶老爹拿着一份报纸怒发冲冠,“叶长微,你给我滚出来。”
隔着电话,纪晓敏都听见叶老爹的声音,她不由得替叶长微担心,叶叔是中学老师,专门教思想晸治的。
“妈的,乔靖东那个人渣害我。”叶长微气得咬牙,明明当时他跟别人干坏事,结果他把他的情人藏起来,拿她去做挡箭牌。
“微微,你也没有吃亏嘛,乔靖东现在可是全陵海未婚少女的梦中情人,十大黄金单身汉中的榜首,乔氏集团可是价值上百亿的。”纪晓敏的眼睛在发亮,想象着自己怎么就没遇到?
叶长微揉了一下太阳穴,“晓敏,先不说了,我换衣服了,说不定我爸要家法处置我。”
客厅里,气氛凝重,一屋子的人都在盯着楼梯口。
叶长微从楼上下来,感觉要三堂会审,先是小妈赵芳仪拿着份报纸,一脸不敢相信,“我说微微,这报纸上的人是你吗?我倒奇怪了,你身上有哪个地方是突出的,能让乔家大少爷看得上你?”
“对,小妈你分析得太对了,爸,报纸上的人绝对不是我。”叶长微想否认,否则以爸的性格,觉得她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打断她的腿都有可能。
叶海明啪的一声将报纸扔了过去,“叶长微,我从小到大是怎么教你的?做人要清清白白,你竟然还敢说谎?你脖子上那个项链难道还有假的?”
叶长微看了看,果然姜还是老辣,正脸是看不清楚,可是那项链。据说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叶长微从小就戴在身上没有摘过。
叶海明越说越生气,瞧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是她干的。
他直接拿起了神台上的鸡毛扫,“叶长微,我是怎么教育你的?像是那种豪门的花花公子,是绝对不能招惹的,我们家高攀不起,简直是要气死我,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
说完,叶海明拿着鸡毛扫真的打了下去,动真格了。
顿时,叶长微的手臂上就多了一道血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