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血伯爵

血伯爵

舞弄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七绝曲--舞弄出品】一个落魄的王族被逼亡命天涯的事,为了一点破事,主角虽不争强好胜,但会把所有人全踩在脚下。

主角:   更新:2023-08-07 23: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血伯爵》,由网络作家“舞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绝曲--舞弄出品】一个落魄的王族被逼亡命天涯的事,为了一点破事,主角虽不争强好胜,但会把所有人全踩在脚下。

《血伯爵》精彩片段

“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坐在那张骷髅椅上,我会让所有乌斯兰全都消失在这个充满邪恶的国度上。”

\r当一切超越了自己内心中邪恶底线的少年发现,什么才叫乌斯兰,什么才叫血蝙蝠的本性时,内心充满疯狂报复感的少年,在抚摸着一头在瞬间变成银色的头发时,对着铜镜中的自己是这么说了。

\r回应着他的,是铜镜中那对如血般的眸子,带着嘲笑,不甘与愤怒,还有深深的毁灭感。

\r而跪在了冰冷的石板上的少年面前,一尊巨大的黑石雕像,诡异的嘴角扯出了狰狞的笑。

\r三年后。

\r黑暗的天空笼罩住整个地面,幽深而又冰冷的走廊之上,一种悚然的声音蔓延开来,人如鬼魅般,毫无生息,让人看起来有些诡异的错觉。

\r拉斯穿着华贵的袍服,身后是三个俏丽的侍女,将他那长长的,拖在了地上的袍子,给提在了手中。

\r有些阴暗的黑色石隧道上,十几步远就挂有一盏幽绿色的灯,这些用某种生物的血液提炼出来的灯油,燃烧后没有任何气味,但那种幽绿色的火焰,却照出了一种血蝙蝠早已习惯了的森然。

\r单调的声音,在木质的板甲上发出了呻吟,那是冰冷的皮靴,与更加冰冷的木板所摩擦而出的火花。

\r在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永远只盛开着邪恶的多雅之花的小花园,那种邪恶的花朵就像血蝙蝠一样,只有给予它鲜红的血液它才能存活下来。

\r是的,这是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地方,这是个一千年前将血蝙蝠旗帜插满世界每一个角落,统一四方的血蝙蝠的国度,生活在这个死亡国度的吸血鬼,尽管曾经的辉煌已经败落了,已经不复存在了,但他们还是将那可笑的高傲保留得十分完美。

\r这些可以从这位不受人欢迎的血蝙蝠王子走过一些战士的面前,那些隐藏在冰冷的盔甲里的冰冷眼神中得以看出,这位王子在他们的眼中,连洗茅房的血蝙蝠都不如。

\r路过这个拥有“伊斯特最美”之称的花种前经过时,所有花朵全面向了这个败落之国的王,纳斯--多兰特最小的儿子:拉斯--多兰特。

\r那不是在向他致敬,拉斯知道的,这种拥有低智慧的半植物半动物,将多兰特一氏所管辖的子民们的所谓“骄傲”学得十足。

\r它们是想吸拉斯的血,这个不被伊斯特所有国民所承认的人,是否血腥味跟吸血鬼一样?还是,这个被预言将亲手毁灭“伊斯特”,这个所有的吸血鬼的国度的最小王子,他的血液是否更美味?

\r风吹起了拉斯的一头白发,配上了身上的黑色长袍,他的举止尽显出高贵的吸血鬼应有的风度,甚至,还要过上许多。

\r这一点,可以从他身后那三个侍女迷离而贪婪的眼神中得以看出,这个跟所有吸血鬼的头发颜色完全相反的小王子,是最英俊的。

\r若不是这位小王子的头发是白色的,那么,以他的英俊高雅和智慧,他将成为下一任的王,伊斯特国度上最高的统治者。

\r但可惜的是,这个王子在这个黑暗的国度中尽受到冷落,性格有点愚弱的他,是这个国度中最受血蝙蝠唾弃的人。

\r拉斯差不多忘了,自己的头发为什么会变成了银色,只知道自己被这个庞大的黑暗国度压抑着,于是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底的黑暗种族,所有东西全都被自己深埋心中,包括三年前的那颗不甘的愤怒,渴望这个国度变成血的海洋的毁灭之心。

\r但他的眼神已经是冰冷,依旧是没有一点温度,锐利如同一把剑刚出鞘前的那抹光。

\r这个国度,黎明永远都不会到来,远离了太阳的安抚,也就没有光与暗之分。

\r这是一个只属于黑暗的国度,没有任何理由,正如血蝙蝠那样,永远只属于黑夜。

\r冷漠无情的瞳孔只映入了一块块阶石,眼角反光处,映入的是两排高大的盔甲,那里面藏着的,是一副副冷血的躯体。

\r高大而森严的血殿,守着很多的血蝙蝠战士,这些身体强壮的士兵带着冰冷的气息,没有一丝感*彩的瞳孔,随着拉斯踏上了台阶而缓缓移动着。

\r走上这台阶,耳边响起的是那熟悉而毫无感情的话:高贵的王子,伊斯特的黑夜永远只为高贵的多兰特一氏所绽放!

\r冷笑在拉斯的胸膛内响了起来。穿身而过,这种话早在拉斯十五岁的那年,就知道了这种话跟自己无关,他只是一只不被伊斯特上的血蝙蝠所承认的血蝙蝠而已。

\r只因为,他得叫一个老吸血鬼作父皇,所以,只因为这两个字眼,所有血蝙蝠就得将自己的不屑与鄙夷全藏起来。

\r古老的血殿,高大而空旷的建筑物内没有一点辉煌的光芒,但这里不乏奢华,整座大殿中透露出一股沧桑感,而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是验证高贵血族的最好证明。

\r两排健壮的血蝙蝠士兵手拿着三股叉,分布在了两旁,宽广的大殿中,是几个手拿血牌的大伯爵,再往上,那高高坐在了王位上的,就是整个伊斯特的最高统治者,拉斯的父皇——纳斯。

\r“父皇。”冷得没有任何感*彩的声调在在空广的大殿中回荡着,拉斯低着头望向了地面。

\r石板颜色如同拉斯的瞳孔,除了冰冷还是冰冷。三年的时光,这个痛恨一切的少年长大了,但也遗失了很多东西,这个坐在骷髅椅上,衰老下来的王被拉斯痛恨着,只是这种痛恨越来越无力。

\r那高高在上的王,看了拉斯一眼,有些浑浊的眼睛中的光芒闪了闪。微微露出了分笑意,王道:“起来吧。”

\r“是。”依旧是冷得毫无感情的话,拉斯站了起来,冷冷地扫过了这几个大伯爵一眼,目光在最后一个大伯爵身上停留了片刻后,望向了地上。

\r年老的王道:“拉斯,你上来吧。”

\r拉斯低着头,身体像是已经麻木了,在四个大伯爵的目光中,拉斯拖动这着身后的长袍走上了森白的台阶。

\r将拉斯拉到他身边坐下,这位已经老了的王,眼中露出了一丝柔和,但很快的,年老的王感到了身旁的人身体变冷,变硬了,这位王眼中闪过了痛色,转开了头,望向了他的大臣。

\r就在拉斯坐到了那张象征王者的宝座时,四个大伯爵脸色大变,那张骷髅椅,只有王才能坐,虽然拉斯的被他们的王拉上去的,但拉斯坐了,这是事实。

\r从四位衣着华贵的大伯爵站的地方可以看出,四个站到了一起的大伯爵分成了两派,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用森然的眼神隐晦地盯住那个表情冷漠的血蝙蝠。

\r“四位大伯爵,那些话以后再说。”纳斯挥手阻止了想开口的四位伯爵,微微喘了一口气,才道:“我已经老了,而我的小儿子拉斯,明天才要举行成年礼。”

\r说到这,这位年老的王身上突然震出王者之气,带着威严道:“拉斯明天就要在血殿举行成年礼了,仪式一过,他就有权管理伊斯特的事。他是个王子,体内流着的是多兰特的血。”

\r王的话透露着威严,不容得别人反抗。

\r拉斯在心中笑了,有心痛,更多的还是痛恨,他身边的这个老血蝙蝠的话说得太晚了,要是早三年说这句话,那个时候野心像血泡沫般膨胀的他,会让整个庞大的黑暗国度被他的双翼所笼罩。

\r但晚说的话,就决定了一只无势力的血蝙蝠的一生。

\r“臣等明白。”四个大伯爵齐齐往前弯下了腰,但整座血殿中有一股阴暗的气息在弥漫着。

\r王真的是已经老了,脑袋似乎已经有点昏花,又道了一声:“你们给我记住,他的姓氏,是多兰特!”

\r殿中,四个伯爵的腰低得更弯了,而没有血蝙蝠能够看到,这四个大权臣的脸色更加阴暗了。

\r就算是这个黑暗国度的最高统治者,这位王也无法让所有的血蝙蝠坚定自己,或许因为他已经老了,而两个强壮起来了的儿子在暗中*纵着什么事的缘故。

\r王挥了挥黑纹血袍,道:“你们全都退下吧。”

\r“是。”四个地位仅次于多兰特一氏的伯爵弯着腰退下了,在转过身的时候,这四张脸却全变得极其难看,如同伊斯特的天空。

\r大殿中,空空的,只剩下了血蝙蝠最爱的黑暗与空洞,只剩下了那张骷髅椅上的一老一少。

\r两人的心事,全被各自埋在了心底,良久,这位年老的王叹息了一声。

\r年老的王看着他的小儿子,他有很多话要说,有很多无奈的话要说,但他没能说出口。伊斯特上没有几个会认同他的这个儿子,就像他的这个儿子拒绝所有乌斯兰一般。

\r王国在变,每一天都有很多血蝙蝠之间的关系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他的这个儿子,三年前狂妄已经在迅速消散,变成了现在这个做什么事都有点无所畏惧的懦夫。

\r王真的是很心痛,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在无形中,他已经失去了三个儿子,没有一个儿子再对他露出以前的笑脸,有的只是在处心积虑地想要他坐着的这张椅子。

\r“父皇,若没有事,儿臣就告退了。”拉斯没有什么话要跟这位王说,他来这里只是在执行着一些命令,因为他过了今天,就算是成年人了,而今天过后,明天还得举行一个成年礼。

\r王嘴角动了动,最后却只是挥了挥手:“去吧。”

\r拉斯站了起来,冷漠一如既往,带着这个古老的国度的特产——死亡气息,离开了这个老人的身边。

\r每一个血蝙蝠王子都有一个自己的寝宫,拉斯也是一样,只是他的寝宫很小,很清冷。

\r他是王子,他有一座小城堡,一个老奴,三个侍女,和一匹梦魔,他有的,仅仅只是这些而已。

\r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四阶血蝙蝠,所得到的待遇都比他好,但这些拉斯并不在意,他知道自己跟别的血蝙蝠不一样,这就够了。

\r站在了属于自己的城堡上,像这种黑色的石头筑成的城堡在这片国度上到处都是。仰着头,望着头上那一片黑暗,拉斯任由微风带着一丝血腥气味的风吹起了他的银丝。

\r一匹高大的梦魔安静地站在了拉斯的身边,四蹄的黑色火焰正在风中晃动,轻轻将头凑了过去,梦魔用火红色的舌头,将拉斯脸上的冰冷全舔掉了。

\r极远处,一面红色的战旗降下了,替代它的,是一面黑旗,这就表示着,这个黑暗的国度的黑夜来临了。

\r“小殿下。”

\r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拉斯没有回过头,依旧望着眼前的黑暗。但他在听到了这道声音的时候,心底被冰封住的地方松动了。
“斯卡。”拉斯没有回头,对着那漆黑的天空,他淡淡地笑了出来。“你猜我刚才在血殿上看到了谁?”

\r“我的王子,您肯定是见到了丽莎小姐了吧?”斯卡对着那身材挺拔的英俊青年弯下了他那有些驼的腰。

\r拉斯温柔地摸着这匹被他称之为“塞纳”的梦魔,语气轻快地道:“不是,不过,也差不多。”转过了头,拉斯满脸笑意地看住了这年老的老人。

\r很诡异的,这位王子,他的父皇对他是那么地好,可他却是以一副冰冷的脸孔给予,因为有些事发生了,就是一道无法痊愈的伤,不是给予了一些关怀,就可以将一些事掩盖住的。

\r整个伊斯特的臣民,现在已经没有谁能够看到这位年轻的王子的笑了,但想来谁也不愿意去看这个身上背负着可怕诅咒的殿下吧。

\r十五岁之前,拉斯的微笑是整个伊斯特所公认的比“伊斯特最美”的多雅之花还要迷人的微笑,那位风度翩翩的小王子,曾经是无数贵族少女心中的梦魔王子,然而,十五岁之后,这个曾让无数少女痴心的王子,却变成了来自地狱中的摧毁之神。

\r现在看到这位殿下的笑的,只有一个老奴,一匹被拉斯称之为“塞纳”的梦魔,还有,一位美丽的小姐。

\r那是个美丽动人的小姐,她是个善良的乌斯兰,跟别的乌斯兰不一样,但所有血蝙蝠远离他的时候,那个眸子像天空一样迷人的女子走进了他的生活。

\r或许,现在性格变地如此的拉斯,和那个女子有很大的关系吧,总之现在的拉斯只想平平淡淡地和他深爱着的女子过上一生。

\r老斯卡笑了笑,抬起了满是皱纹的脸看住了他的王子。“我的王子,您今晚这么高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r“斯卡,我今晚要去见丽莎。”拉斯转过了身,轻轻地抚住了塞纳如火般的毛发。

\r嘴角露出一抹不自觉的笑,那是只有在想一个人时才会有的。

\r“殿下。”斯卡眉头微微一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r“怎么了?”拉斯将脸贴在了塞纳的脸上,轻轻地摩擦着:“有什么话就说吧。”

\r斯卡把腰弯得更低了:“殿下,现在哥那特亚家族跟大殿下走得很近,老奴要求殿下不要轻易踏进哥那特亚家的大门!”说完这话,年老的仆人已经把脸贴在了冰凉的石板上了。

\r王已经老了,三个殿下当中,两个殿下羽翼已成,四个血蝙蝠大家族已经投靠了两个殿下,剩下最小的殿下,却受尽了所有血蝙蝠暗地里的冷视。

\r原因很简单,很简单。

\r三年前,王的王妃,整个伊斯特最美的女人,小殿下的生母依兰—玛斯逝世了,那时候,整个伊斯特的上空,前所未有地出现了一缕阳光,血蝙蝠最怕的阳光!

\r本来这种轰动不会让人联想到小王子的身上,但随之而来的是,年幼的小王子一头黑夜般的长发变成银色!

\r这些,让整个伊斯特国民惊慌了,再后来,最有名的预言师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r一个骑着红色梦魔的白发骑士,将引来万恶的阳光,降临在伊斯特的上空。

\r短短几句预言,已经足够让整个伊斯特的国民慌乱了!当时,四大血族的族长就一起向王进言,白发的拉斯必须死!就连拉斯的两个皇兄,那两个最疼爱他的皇兄不但不为他说一句话,反而煽风点火。

\r年老的王不忍他最爱的王妃唯一的儿子凭着一两句预言因此而丢了性命,所以用了权利强压下当时那场混乱,尽管这位王心底也有些惧怕。

\r有强权,就有反抗。无形的内乱爆发了,两个殿下也决裂了,而四大家族也都是在那个时候分别投靠到了两个殿下的阵营中。那场内乱只在皇宫中爆发,没有血腥,相当的平静。

\r而结果,短短几年的时间,当年不可一世的王被架空了,因为他生了两个比他更出色的儿子。

\r这些都不是借口,因为帝王家从来都不需要借口。

\r而内乱已经到了快要真正爆发的时刻了,王老了,身强体壮的血蝙蝠,会将年老的赶下骷髅椅,会有血蝙蝠躺下,而最终会有一只年轻的血蝙蝠坐在那高高的骷髅椅上。

\r而丽莎小姐,姓氏哥那特亚!大殿下座下的一大血族族长的女儿!

\r无势力的小殿下已经是自身难保了,身上流着多兰特血液的拉斯,无疑是两位殿下的眼中钉。

\r内战现在还未爆发,但已经不远了,小殿下再往哥那特亚家族跑,迟早会死在那里的,斯卡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但一个六阶血蝙蝠在这庞大的国度中,能力是非常弱的,更何况他已经老了。

\r斯卡所能做的,只有在自己永远闭上眼前,小殿下还活着,他只能想这么简单的要求。

\r白皙的手穿过了一头雪发,拉斯的眼神看向了远方,黑暗,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似乎,极其遥远的一座城堡之上,有一位高贵的女子正看向了这边。

\r“呼噜噜!”塞纳用头顶了顶拉斯那布满迷茫之色的脸庞。

\r或者,伊斯特的夜色比白天要暗,因为拉斯看到这片城堡丛林落在了他的瞳孔中,全都变暗了。尽管伊斯特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是这般景色。

\r在伊斯特上的挫败,以一种形式变成了一种愚蠢的天真,就像是这伊斯特的白天黑夜般,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r“老奴知道殿下会不开心,但是现在已经是非常时期了,只有将自己的实力提高,才能活下去!”斯卡的额头顶住了冰凉的石板,内心中的无奈,让他的肩头在微微颤抖着。

\r“再强又如何?就算我到了圣阶,我抵得过伊斯特上的一千万国民么?为什么不让我过我想过的生活?”拉斯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了塞纳的脸上,眼神依旧落在了远处,那座他看不到的城堡。

\r风带着有些死寂的风吹过了这个国度,无数的血蝙蝠在小房子中进进出出,繁华的建筑物连成了一片丛林,这种无形的战争前的压迫感,血蝙蝠们都习惯了,也都做好了在某个时刻,一大群挥舞着利刃收割着生命的血蝙蝠的出现,

\r两个兄长想争王位,拉斯随他们去争,他不想坐那个位置,他累了,现在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让自己这条命走到尽头。

\r若是他也想争,至少四大家族会有一个投到他的麾下,因为他的生母姓氏是玛斯,而他的二皇兄麾下的一个大血族姓氏,也叫玛斯!

\r那个可笑的预言只不过是用来哄骗一些平庸的血蝙蝠的而已,一切只不过是这些上位血蝙蝠弄出来的游戏而已,但拉斯还是在这个巨大的谎言中生活了几年的时间。

\r拉斯有能力去争,但他真的不想,他只想跟他最爱的那个女子一起到老,拉斯不想要王位,他的两个兄长是知道的,只要他不争,到时,一切就会如他所愿的。这就是拉斯心中那个天真的想法。

\r但可惜他不是个平民,生在王族内,怀有这种想法的血蝙蝠下场只会是一滩血。

\r“我的王子,老奴知道您的仁慈,但是,您有想过伊斯特之外的世界吗?”老斯卡狠下了心,将自己心中的话全都抖了出来。

\r“你是说荒凉的世界?”拉斯心中一动,眼也看住了斯卡。他想起了禁书中,那些他都认识的文字,在描述着一个他陌生的世界。

\r那是个有着很多颜色的世界,有很多种族,奇形怪状的东西几乎全都聚集到了那里,拉斯记得他小时候老斯卡常常背着他的母亲大人和他说那个世界的事。

\r不经拉斯叫他起来,老斯卡就自己站了起来,脸色布满了严肃。看了看城堡外时不时飞过的蝙蝠,老斯卡突然沉声道:“我的王子,您该去书房看书了。”
就算有火的存在,这座空空的城堡还是布满了血蝙蝠们最爱的冰冷与黑暗。

\r幽幽的磷火,跳动出单调的光,将一条古老的石道映出黑暗与光明的缠绕。

\r皮靴的声音敲打在这条密室的路上,回响出熟悉的声音,冰冷而让人感到更加冷了。

\r拉斯走在了这条石道中,他的身后是低着头的老人,那个他被所有乌斯兰抛弃,仍是忠实地保护着他的老血蝙蝠。密道的尽头,是两扇漆黑的铁门,两只金色的蝙蝠被钉在了上面,那只是两个门环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轻轻一推,古老而沉重的铁门就发出沙哑的声音,往后扇开了去。

\r映在血红的瞳孔内的,是与那瞳孔颜色一样冷的黑暗,血蝙蝠喜欢黑暗,所以这个所谓的书房,就没有点灯。

\r漆黑的一片,响起了皮靴的敲击声,两道声音最终停下了。

\r“你想说什么。”拉斯开了口。黑暗,对于血蝙蝠来说,无疑能够给予他们安心。也让他们变得疯狂,所有埋在心中的罪恶,在最黑的夜中,将全部掏出,向黑暗之神多拉斯献祭。

\r黑暗中的拉斯是如此,斯卡也是如此。

\r“殿下,您已经是位伟大的三阶血蝙蝠了。”斯卡在黑暗中,低下了他的头。黑暗,徘徊在了他脸上的骄傲,紧紧地纠缠在了一起。

\r“三年了,我才到了三阶,很伟大吗。”三阶,拉斯自嘲着笑了,三阶在伊斯特中,只不过是扫大街的,他的两个王兄,都是八阶血蝙蝠。三阶的他在他们面前,只是一条小虫。

\r“我的王子,不一样的,还记得老奴跟您说过的那个世界吗?”

\r“记得。”拉斯的眸子,在黑暗中变得有些迷茫了,像是有散不去的雾气般,在眸子内纠缠不清。

\r那个世界,被伊斯特上的血蝙蝠称之为“荒凉的世界”,是一千多年前古博拉--多兰特大帝打下的疆土,后来被邪恶的种族夺了去,历经一百多年的战争,人口稀少的血蝙蝠终于不敌而败退回伊斯特,而伟大的古博拉大帝为了保全最后的四十万人口,像黑暗之神多拉斯以生命献祭,降下了强大的圣阶级禁术,让伊斯特整个国度与荒凉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这才保住了伊斯特的血蝙蝠。

\r他记得老斯卡在他小的时候跟他说起那个世界,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老斯卡就不再对他提起过。

\r那时候拉斯还很小,他的母后还经常在他的床边唱着歌谣哄他入睡,但拉斯只感到仿佛只是一眨眼而已,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他的母后睡在冰冷的玉棺中,而变了。

\r变地让拉斯不再有眷恋,每天如同行尸走肉般存活着。

\r而千年前的那位君王是伊斯特上,多兰特一氏中最伟大的君王!他是历来少数几位圣阶之王中最出色,最有智慧,最有魄力的王!

\r古博拉是所有乌斯兰(所有血蝙蝠的总称)的骄傲!

\r一位贡献最大的王,是他将乌斯兰的旗帜插满了世界各地的所有角落,是他让乌斯兰曾经在那个世界上,骄傲过!尽管最后败了,但无法抹灭古博拉大帝的功绩,他的辉煌!

\r黑暗的角落,摆了一个骑着梦魔,少了一个手指头的他,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骑士长枪,他的眼神比黑夜还要深邃,他的肉翼是所有乌斯兰最大最美的,而那尊雕像,就是古博拉大帝。

\r“荒凉的世界是伟大的古博拉大帝打下的疆土,那个世界是我们乌斯兰的!”

\r“你想说什么?”拉斯转过了头,他看到了黑暗中,有一双黑色的瞳孔在发出明灭不定的光芒。

\r“去荒凉的世界!”

\r是的,斯卡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疯狂,*裸的疯狂!殿下不愿在伊斯特上有所作为,那就去荒凉的世界吧!去那个祖先打下来的世界,去收复它,用不亚于古博拉大帝的智慧去将一千年前未尽的辉煌重新抗起来,让乌斯兰的旗帜重新飘扬在世界每一个角落!

\r“斯卡。。。”拉斯道:“你要知道,我才三阶。”

\r“我的王子!”斯卡抬起了满是希翼的脸:“您的特殊体质足以让您在那个世界生存!”

\r变异了的双系血术,与不同于乌斯兰的体质,就算是一千年前的古博拉大帝也没有这个天赋!乌斯兰所拥有的只有两种血术:血噬之术与控血之术,虽然一个庞大的国度只有两种血术,但一千年前,古博拉大帝就是用这两种血术统一了荒凉的时间三百年的时间!

\r而小殿下,拥有了整个乌斯兰从未出现过的变异双术之体!

\r斯卡相信,只要给小殿下时间,他的成就不会亚于伟大的古博拉大帝!

\r“我不想去。”拉斯转过了头,看向了那尊雕像。原因很简单,他无法抛下他最深爱的人。一个不同于其他血蝙蝠的存在,命是很低贱的,他知道的。但就因为他深爱的女子也爱着他,所以拉斯愿意为此放弃一切。

\r就算所有乌斯兰抛弃了他又怎样?只要还有她,其余的无所谓。

\r“殿下!”斯卡明显焦急了起来,一但决定下来的事,就像是致命的诱惑般,让人难以不去执行它,更何况,这关系到了小殿下的未来!“就算您不为自己想想,您也该为丽莎小姐想想,您想让她跟您一样吗?”

\r一句话,拉斯的心被刺痛了,的确,还有她,只能让她跟自己一样?只能让一个高贵的小姐,跟自己过同一种生活?“可就算如此,乌斯兰在伊斯特的黑暗中生活了一千年之久了,不可能适应阳光的。”没错,乌斯兰的黑暗之神多拉斯的宠儿,一接触阳光会接受不了的。

\r“您的体质,阳光的作用根本就对您产生不了影响。”斯卡弯下了腰,殿下动心了,他也就安心了。只要殿下离开这里,那就会有一个伟大的乌斯兰帝国重新站在荒凉的世界,血蝙蝠的旗帜就将再次飘扬在世界各处!

\r心中越发动摇了,拉斯闭上了双眼,嘴角露出了一抹笑。这种生活拉斯早已经厌烦了,老斯卡所说的那个世界,有着伊斯特所没有的黄昏。拉斯还记得,他在一本被乌斯兰封起来的随记上看到,那个世界上有着凄美的黄昏。

\r“丽莎,我将要带你去享受月光,你会成为月下最美的精灵。”想到那个女子,拉斯被诱惑吞没了。

\r“殿下。”斯卡平静地道:“趁现在还平静,准备吧,只要出了伊斯特,您将成为一个传奇。”

\r权力,对于拉斯来说并不重要,他要的,只是安静的生活,能够与心爱的女子在黑暗中共舞,如此简单而已。

\r“那你呢。”

\r“老奴将追随殿下的脚步,为殿下铺出前进的道路。”

\r“阳光呢?”对血蝙蝠来说,阳光会对他们产生威胁,而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血蝙蝠更是如此。按照书上所说的,身上重新被诅咒罩住的乌斯兰,只要一接触阳光就会化成一滩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乌斯兰们才没有起到外面去的念头。

\r“老奴从黑暗神殿中偷到了一千年前的禁忌之书,上面记载着,血蝙蝠想在阳光下活动,只要经过血浴,或者全身用黑布包起来,阳光对我们来说就不是问题。”

\r拉斯看向了老斯卡,他想不到这个老人居然从黑暗神殿中偷出这种书,要是被乌斯兰发现了,到时就算是那个老血蝙蝠,也救不了他。

\r因为黑暗神殿是供奉黑暗之神的大殿,任何亵渎黑暗神殿的乌斯兰,就算是王也难逃惩罚,更别说是老斯卡从神殿中偷那种禁忌的东西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