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最强神级高手

最强神级高手

金佛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重回都市,许原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帅汉子,挣挣钱把把妹,然而,像他这样的全能男人,一入红尘势必激起千层浪!美女如云,铁拳护卫!江山如画,携美同游!这世界,一草一木,何人何事,来到,见到,征服!全能狂少挥皮鞭营:Q群号271873319,欢迎加入!

主角:   更新:2023-08-07 2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最强神级高手》,由网络作家“金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回都市,许原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帅汉子,挣挣钱把把妹,然而,像他这样的全能男人,一入红尘势必激起千层浪!美女如云,铁拳护卫!江山如画,携美同游!这世界,一草一木,何人何事,来到,见到,征服!全能狂少挥皮鞭营:Q群号271873319,欢迎加入!

《最强神级高手》精彩片段

夜幕初临,南丰城灯火璀璨,正值下班时间,形形色色的路人穿梭街头。
这个城市,朝九晚五与纸醉金迷交织,一条马路就能分出泾渭,一头是工薪层的蜗居楼,一头就能是灯红酒绿的消金窟。
男人在寻欢作乐这事儿上总是很灵的,特别是有钱男人,有着温柔乡的消金窟便是他们的最爱了。
紫夜梦吧,就是这样一家让男人迷恋的消金窟。
还不到夜,店里客人却已不少,暗沉的灯光,低沉的音乐,虽掀不起夜下寂寞的狂欢,却也适合调情说爱。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舞女郎还没上钟,正对着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放电眼。
这年轻人长得很精神,特别是那双眼睛,贼亮贼亮的,倚在一张卡座旁笑道:“欲知哥哥花名,先喂我杯好酒!”
舞女郎咯咯娇笑,有意无意的在这年轻人身上蹭来蹭去,可这厮的眼睛却时不时的望向靠窗卡座,那里坐着的女人才是他的目标。
靠窗的卡座里,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正色眯眯的盯着对面的漂亮女子,一脸猪哥相。
不得不说,那是个极美的女子,黑发如瀑,眉眼间风情流转,五官精致如画,特别是独特染了几许风尘的气质,比起普通的都市女郎别有一番味道。
年轻人砸了咂舌,他几乎无法相信,那件东西会在这个妖媚风情的女人手里。
“湘君啊,我都约了你这么多次了,你一直不赏脸,真是让我伤心!我这个人,一伤心就发疯,一发疯,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来!”胖子色色的扫过女子旗袍包裹下的玲珑娇躯,似笑非笑的说道。
“张少又开玩笑了!我今天不是出来了吗?”莫湘君的声音很好听,糯糯的带这一丝媚惑。
“既然出来了,那就喝一杯,要不然我可真要生气了!”胖子说着不容置疑的搓了个响指。
只是半响却没个反应,胖子知道是莫湘君这个老板娘不发话,没人敢过来。但还是张嘴就指着与舞女郎窃窃私语的年轻人开骂了:“你聋了吗?老子叫你过来!”
“我?”年轻人指了指自己的脸,一脸惊讶。舞女郎看清了胖子的脸,顿时花容失色,立马扭身儿跑了。
“就是你,赶紧给老子过来!”胖子鄙夷的撇了一眼,不耐烦的嘟哝了句。
年轻人摸了摸鼻子,走近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你瞎了是不?”
“许原,你见过这么大眼睛这么帅的瞎子啊?”许原皱眉道,说话间目光一扫莫湘君,竟是大大咧咧的流露出些许赞赏神色。除了赞许,他就像是完全不认识这女人,谁能想到,他的案头关于莫湘君的资料有一沓?
胖子一愣,丫的,现在小服务生都敢还嘴了,不过女神在侧,他也懒得打嘴炮,掏出几张老爷爷往许原身上一扔,骂咧道:“少废话,去买杯‘教父’!美酒配佳人。”
许原恍然,原来这“土二代”把自己当服务生了,看那一脸暴戾和高高在上,许原嘴角浮起一抹捉狭的坏笑,他正想找事儿就有人送上门来了,二话不说,收起钱点点头,转身就走。
莫湘君秀眉微蹙,看着这“陌生”的年轻人真拿钱走了,朱唇微启,却欲言又止。
“湘妹啊,你看看你们酒吧的服务生,这个德行怎么做好生意?他们也就欺负你是无依无靠的女流,如果你要答应我的追求,以后我看他们谁敢……”胖子说着探手就要去握住莫湘君放在桌上的白嫩玉手。
莫湘君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玉手,顺势撩了一下发梢,颦笑间又惹得胖子一阵咽口水。
“咯咯,张少的意见我会考虑的!”莫湘君不气不恼,笑吟吟道。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随着许原消失的方向看了又看!
作为这家酒吧的老板娘,她岂能不知这厮根本就不是服务员?只是她也烦于被这位张少纠缠,乐见有人来搅和,才没有说破。他胆子也太大了,连张世达都敢戏弄,等下不知会不会惹出了麻烦!
张世达是这南丰城的四少之一,张家黑色起家,背景不简单。饶是莫湘君能在这繁华区撑起一家酒吧的实力,却也不敢赤裸裸的得罪了。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你可以摸摸……”张世达急躁的抓向莫湘君的玉臂,就要往自己胸口摁。动作极尽了轻浮,色相毫不掩饰。
莫湘君秀眉蹙起,娇嗔了句:“放手!”
“不放,你不接受我,我就不放!”张世达一脸你奈我何的表情。
却在这时,只听耳边贱兮兮的声音响起:“美女,你的酒来了!”
说着,一只端着杯子的手,突兀的伸了过来,放在了莫湘君跟前。
“这是什么?‘教父’怎么会用水晶长杯装?”
莫湘君飞快的抽回了手,张世达被扰了好事,恼羞成怒,扭头就对上了送酒水的许原。
许原嘿嘿一笑:“教父在这儿呢!那杯是苏打水!”
张世达大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小子,你搞什么鬼?”
“你让我买杯教父过来,我买了啊!”许原扬了扬左手的吉格杯,轻抿了口。
想想他那个神奇的婚约老婆,许原就一肚子郁闷,自打回到南丰城,他晚上得来护花莫湘君,白天还得思量着如何作死,比如泡个妞啊进个警局啊,好让他那冰山老婆一怒之下答应退婚,可谓是绞尽脑汁。
没想到这儿竟然有傻逼送上门了。这么好的惹是生非的机会,既能满足他作死离婚的需求,还能探底一番莫湘君,许原毫不犹豫就出手了。
“你!”
“我怎么了?你只是让我买酒。可你没说教父是给谁的啊。我觉得苏打水比较养身,更适合美人儿!有什么问题吗?”许原看着张世达愤怒到涨红的脸,丝毫不以为然。
张世达气炸了,现在一个小服务员都这么牛逼带闪电了,这是要上天了吗?
莫湘君美眸之中流光轻转,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许原,道:“苏打水也不错!张少犯不着真生气嘛?”
“混账!翻了天了,你的领班是谁?叫他过来,你,你一个服务员还要上头了!”张世达见莫湘君解围,更觉得生气,桌子拍得啪啪作响,怒吼了起来。
许原美美的喝了一口杯中酒,“不好意思,我的领班在对面楼的保安部!简而言之,我不是这儿的服务员。”
“……”张世达愣了下,扭头看向莫湘君。
莫湘君轻轻一笑:“他好像真不是这儿的服务员!”
张世达想骂娘,既然不是,你他妈不早说。可嘴上却是不饶人,愈发借题发挥了起来:“不是服务员你跑来干嘛?你脑子有病吧?脑残玩意儿欠抽是不?”
“是你吆喝我来,又给我钱,又让我买酒。我以为你想请我喝酒啊!你该不会是请不起要反悔了吧?”许原振振有词。
“混账,你个瘪三,敢坑我!”张世达怒火中烧,他哪儿能看不出这家伙就是故意涮他。
“大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许原堂堂八尺男儿……”
许原话没说完,就见张世达挥起了拳头,直直砸向他的脸。
“我是靠脸吃饭的,先生你自重啊!”
谁也没看到许原是何时出手的,张世达的拳头就落在了他的掌心。任由张世达这个大胖子挣扎,却纹丝不动。
“叫我来的人是你,给我钱的人也是你,呼来喝去都是你,现在臭不要脸动手的还是你。你到底闹哪样?”许原一口闷了杯里的酒,无趣的皱了皱眉。
莫湘君俏脸儿上闪过一抹惊讶:“这里是公共场合,不要乱来!”
“乱来?我张世达今儿就要乱来,不废了他,我不姓张!”张世达打出生就没受过今儿这种闲气,跺脚直骂娘。
许原挑眉,张世达这种人永远不会觉得本身有什么错,不由愈发厌恶,抬手甩开了张世达的拳头,没好气道:“我这人脾气不好,发起脾气来,我自己都害怕!”
莫湘君噗嗤掩嘴轻笑,这话不就是张世达之前威胁她的话吗?这小子真是有点儿意思,也不知是什么来历。
张世达却是被一甩的力道赶得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大怒之余招手就唤来了不远处的保镖。
“小子,我今儿不让你知道马王爷几只眼,我就是你孙子!”张世达一招手,两个膀大腰圆的保镖就围上了许原。
莫湘君秀眉蹙起,这张世达真是越来越欺人,俏脸微微变色檀口轻启:“张少何必在这儿闹事?不如给我两分薄面!”
“你再劝,就是不给我脸面!”张世达黑脸。
许原眯了下眼睛,咄咄逼人的富二代他见多了,可像张世达这样太把自己当回事儿的“土二代”,还真少见!真是个极让人讨厌的家伙。
“废了他!”张世达一声爆喝,两个保镖擦拳磨掌扑向了许原。
动静闹得大了,在场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只见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一左一右,一拳一腿的朝着许原攻去。
光看阵仗就知这两壮汉是训练有素的打手保镖,进攻凌厉,配合精巧,骤然攻击天衣无缝。
只听两人狞笑,嘎嘎声格外刺耳:“小子,磕头认错,就饶了你!”
莫湘君俏脸惊色一闪,不等再说出话来,只见许原如同一只灵活的狸猫,竟是轻而易举的穿过了两个壮汉间的缝隙,转眼就绕到了两人身后。
“瞧瞧你俩为虎作伥的德行!”许原声音响起,只见双拳同出,如同两颗流星锤砸出,一拳正中一人后背,另一拳砸向壮汉踢出的小腿。
被砸中后背的壮汉,只觉得一股巨力,直接将他掀飞了出去,伴随着一口震荡出的酸水,整个人飞扑出了两三米,重重摔倒在了地上,鼻青脸肿。
而另一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拳头砸中小腿的瞬间,铺天盖地的痛楚传遍全身,腿骨当场就曲折,生生断了,白花花的骨刺刺破了皮肉,鲜血潺潺流出,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可怖极了。
一声惨叫后,当场就抱着腿摔倒在地,惨嚎个不停。
张世达惊呆了,他的保镖可是保全公司的高手,就一招,两个就都废了?
不光张世达,在场但凡看清这一幕的,都是吃惊不已。
有道是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名言啊!这家伙看着其貌不扬,竟有这本事。
张世达见许原逼近,不由顿时露出了惊骇神色,喉间一干,巴巴的后退了几步:“小子,你别乱来,要不然,我就,我就……”
许原面不改色,嘴角还扯出了个微笑的弧度,可张世达却跟见鬼了似的。
色厉内荏的玩意儿,许原眼中鄙夷一闪:“滚,别在这儿扫了老子的兴致!”
张世达闻言如蒙大赦,撒丫子就往大门跑,跑过许原身边时,却被一只脚绊了下,顿时摔了个狗吃屎,牙都磕掉了,鲜血哗哗的流。
可愣是不敢再骂咧,忍着痛爬起来灰溜溜的不见了人影儿。
莫湘君眼中忧色一闪,这张世达哪儿吃过这么大亏?只怕此时不会善了。
想到这儿,莫湘君目光投向了许原这个“事儿精”,“帅哥,本店禁止惹是生非的!”
“你可别诬陷,我哪儿有惹事生非?我可是英雄救美!”许原咧嘴一笑,目光肆无忌惮的扫过莫湘君凹凸有致的娇躯。
紫色的旗袍,平添神秘色彩,叉开得很高,隐约可见白皙修长的玉腿,亮色的水晶高跟鞋衬得那双美腿愈发诱人,让人恨不得掀起旗袍的裙摆,一探究竟。
“英雄救美?我以为你是欠债还钱,钱债力偿呢!”莫湘君轻轻一笑,上前半步,玉手抚过许原的胸口。
“什么意思?”面对壮汉都不改颜色的许原,老脸上竟是闪过异色。
“天天来我这店里假装服务生蹭吃蹭喝,连续一个多月了吧?”莫湘君笑眯眯的说道。
许原一摸鼻子,原来这女人早就认出他了!才任由他出手也不阻拦。也怪不得那东西,这女人能藏这么多年,当真不是省油的灯。
当初老五求他回来后能多多照拂这女人,帮忙解决当年往事,如今看来,以这女人的戒心和警惕,只怕他现在出手时机也并不成熟。便收敛起想法,只当是调情个美人儿。
想到这儿,许原砸咂舌,笑眯眯的说道:“嘿嘿,我这是身体力行帮你拉生意。在别的店里,陪酒都是要发工资的,我连工资都没要!”
“脸皮倒是够厚!那我是该给你提供这份工作,发上薪水,让你留在店里长期陪酒咯?”莫湘君脸上闪过一道玩味。
许原一本正经的想了半天:“还是别了,我保安工作三班倒,懒得再兼职!”
“……”莫湘君无语,这家伙是听不出反话还是怎的?
“没别的事儿,我就先走一步!今儿的事不用谢,有缘再见!”许原打了个哈哈就要撤人。
“站住!”
许原顿住了脚步:“美女,该不是看上我了,舍不得我走吧?”
“你不说清楚你的目的,就别想走出这个门!”莫湘君变了脸,粉脸上还真有几分厉色。
“目的?”许原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
莫湘君哼了声,美眸定格在许原身上。一个连续一个月天天在游离在她店中的男人,还无事献殷勤的跑出来解围的家伙,没目的?她才不信。
欲擒故纵这种小计也只能骗骗无知小女生,可别想骗了她莫湘君。
“说,说不清楚,我就报警!”莫湘君语气冷冽的说道。
说话间,酒吧里的八九个保安已经纷纷围在了门口,俨然一副不说清楚就不让出门的样子。
许原摸了摸鼻子,眼中无奈一闪,张嘴道:“好吧,那你报警吧!”
莫湘君秀眉蹙起,愈发看不透眼前这家伙,绕着许原转了两圈儿,突然展颜一笑:“你可别后悔哦!”
许原砸了咂舌:“不就喝了点儿酒嘛,还要玩严刑逼供啊?”
一语出,莫湘君顿时没了耐性,还是丢去警局让警方查查底儿的好。如今风云交集之际,不少人都在打这酒吧的主意,她不得不多个心眼。
当即当真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警局的电话。
许原也不以为意,听着莫湘君报警,慢悠悠的道:“来瓶黑啤!干等着多没劲,咱边喝边等!”
“……”一众保安都跟看神经病似的看着许原,谁也没动。
倒是挂了电话的莫湘君玉指一搓,示意服务员给了许原瓶啤酒。
许原倒是淡定,接过啤酒就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那双贼眼也始终在莫湘君身上打转,一点儿也不收敛。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莫湘君说道。
“那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呗!”许原笑道。
“说!”
“你到底是34e还是36d罩杯?”
“……”莫湘君俏脸微红,咬牙片刻:“你真想知道?”
许原点点头。
“你告诉我,你今晚为啥要帮我,我就告诉你!”
“这很简单啊,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只有我这样的帅哥才能配上。那个胖子长得太丑了!”
“……”
莫湘君气噎,这个混蛋是真看不清形势啊?怎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嘴脸?这南丰城盘龙卧虎,大人物不少,她在这种地方开夜场,怎会不识得那些人?可眼前这位却并不在其列。
见这货针插不进油泼不进,莫湘君也懒得费工夫了,纤腰轻摆,直接扭身进了后堂。只待警察来带了这厮回去问个清楚。
警察来得很快,为首的女警英姿飒爽,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喝问道:“是谁在这儿行骗闹事?”
“是我!”
不等保安们指证,许原就迫不及待的放下了空酒瓶,急吼吼的站了起来指着自己说道。
“……”蔡媛当警察有些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指证自己的,抬眼看去,顿时呆在了原地。
片刻沉默后,一声怒吼:“怎么又是你个王八蛋!”
许原也看清了来人,嘿嘿一笑:“原来是蔡警花了,两日不见,又变漂亮了啊。走走走,我们去审讯室慢慢聊!”
蔡媛粉拳捏起,俏脸儿青一阵白一阵,那表情就跟生吞了只苍蝇似的,指着许原,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就像是随时一口气会上不来气背过去似的。
“许原,你是不是消停一天就浑身皮痒痒?”蔡媛忍不住咆哮。
“我也没干啥啊!就是没通过老板同意在这儿兼职了下陪酒。”许原“委屈”的撇撇嘴。
“你,你,你……你一天尽因为些鸡毛蒜皮的麻烦进警局,不是抓鸡就是踢狗,你要脸不!”蔡媛气疯了。
众人闻言都是纷纷窃窃私语,就连后台的莫湘君都惊了一跳,还真是个奇葩啊。
这是把警局当旅馆了吗?!没事儿就往里面跑啊?
许原耸了耸肩:“好吧,那你抓我吧!”
正在这时,在外面等的男警恐有意外,追了进来,一看到许原,咧咧嘴:“又是你个王八蛋!”
“走走走,去警局再说!”许原开口,一副等不及进警局的口气。
“不用你说,也要抓了你回去关十五天,看你长不长记性!”蔡媛恼怒的掏出手铐。
“媛媛,可说好了,抓进去我可不审他!上次审他,拉着我聊了四个小时啊,嘴都没停过!”男警拉住了蔡媛,一脸痛苦的说道。
“……”
“我来审!我就不信他还翻了天了,没王法了!”蔡媛反手就拷上了许原,一脸彪悍。
许原倒是配合极了,笑眯眯的小鸡啄米般点头,跟着蔡媛就走。
莫湘君目瞪口呆,这是啥情况?从头到尾透着股说不清的诡异啊!
那位蔡媛,蔡大警花,她可听说过的,脾气与美貌同出名的暴力女警啊!暴力女警竟然拿那家伙没办法的样子。难道她错怪那小子了?就是个喜欢惹事儿并没什么目的的奇葩而已?
只是不等她多想,张世达的电话却又打了进来!
“……”
蔡媛带着许原坐进警车时,整个人都是狂躁的,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此时坐在警车还翘着二郎腿一脸坏笑,一点儿也没有罪犯的觉悟。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蔡媛接起电话,也不知那头说了什么,就应道:“我跟老许就在老街附近,一分钟内就能到!”
说着挂了电话,对开车的男警许志刚说道:“老许,老街有状况,有个人当街骚扰路人,让我们过去看看!”
许志刚一愣,指着许原道:“那他咋办?”
“两位警官放心,我保证坐在车里不会乱跑!”许原笑嘻嘻的说道。
蔡媛和许志刚相视一眼差点又是一口老血,这个奇葩还真不会跑,他就喜欢进警局。
想到这儿,两人也不再理会许原。
车子很快就转进了老街的步行大道,此时街头路人并不多,蔡媛很容易就捕捉到了报警中的骚扰分子。
倒不是她火眼金睛,而是那人在人群里显得实在怪异,他耷拉着脑袋,两只胳膊垂在身体的前方,双腿机械性的往前蹦,对,他不是走,而是蹦!脚掌始终离地不到半寸,就像个被戴上了沉重脚镣的死囚犯!
不,或者说,他更像个电影里的僵尸。
“他……”蔡媛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先下车制服他再说!”许志刚见那形似僵尸的家伙又扑向一个女路人,吼了声匆匆停车跑了下去。
许原看着那家伙,眯了下眼睛。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许原能确定,那绝对是一个大活人,而不是什么乱力鬼神的东西。
“应该是个精神病吧?”蔡媛自顾自说了句,飞快的将许原用手铐铐在方向盘上,飞奔去帮忙。
“刘波,你在干什么啊?”路人中似乎有人认识这僵尸跳的家伙,大喊。
可这位形似僵尸举动的家伙却只是回头看了眼,就继续朝着迎面而来的女路人跳去,垂直在身前的双臂就像是要抱上去似的,吓得女路人哇哇大叫着躲开。
见女子躲开,僵尸刘波也不追,继续往前蹦跳。
许原在车里皱了皱眉,看出了些门道,叫了声蔡媛,想提醒,可那女人只是回头瞪了他一眼,根本不听他说。
正在这时,许志刚已经跑近了,一声大喊“不许动”就要冲上去。
也正是这一声喊,刘波突然眼中冷光一闪又化成了一团混沌,扭动着肥胖的身子整个人突然猛地扑向了许志刚,同时张大了嘴,就跟僵尸要咬人时一模一样。
刘波长得人高马大,光体重就接近两百斤了,这一扑的力道,直接就给始料未及的许志刚扑倒在地。
蔡媛看得清楚,刘波扑倒许志刚张嘴就咬,一口下去直接咬掉了一块肉,更为可怖的是,他竟然嚼了几下咽了下去,接着又咬。
只听许志刚惨叫声起,蔡媛都忘了上前帮忙,俏脸儿煞白,胃里直泛酸水!
这恐怖的一幕在街头,引来一阵阵惊慌的围观。
“麻烦了!果然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许原看着手铐嘟哝了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