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末世天灾,我在家里建了避难所

全文末世天灾,我在家里建了避难所

胖洋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末世天灾,我在家里建了避难所》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林念林括,讲述了​以为你也出去旅游了呢,那个小丫头的朋友圈一直都是发的旅行照”许红性格比较活泼,来这里多了,跟老板们都比较熟络,所以基本都加了好友,跟她出去吃饭基本都不用等餐。“呵呵,我最近在忙,老板今晚你的摊子我包了吧,做多少我要多少,都打包”林念看了看旁边几桌人正用一种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她。“小姑娘家里来客人了?做多少要多少,我可通宵了哈”老板边忙活边笑着说道。“通......

主角:林念林括   更新:2024-07-10 19: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念林括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末世天灾,我在家里建了避难所》,由网络作家“胖洋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末世天灾,我在家里建了避难所》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林念林括,讲述了​以为你也出去旅游了呢,那个小丫头的朋友圈一直都是发的旅行照”许红性格比较活泼,来这里多了,跟老板们都比较熟络,所以基本都加了好友,跟她出去吃饭基本都不用等餐。“呵呵,我最近在忙,老板今晚你的摊子我包了吧,做多少我要多少,都打包”林念看了看旁边几桌人正用一种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她。“小姑娘家里来客人了?做多少要多少,我可通宵了哈”老板边忙活边笑着说道。“通......

《全文末世天灾,我在家里建了避难所》精彩片段


“老大,货都搬完了”那边有人喊道。

林念悄悄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佩服这个男人,说那么多话嘴都不干吗?

“这么快,平时怎么不见效率这么高,明天出去玩兴奋的是吧”赵飞说完朝那人扔了一包烟。

“你们先在车上等我,马上就来”。

转脸又看向林念,“林妹妹,走吧,去点点货,虽然哥哥做生意 一向童叟无欺,但还是要金主当面验收才行”赵飞说完便迈开步子准备进去。

“不用点了,刚刚办的时候我都看见了,你们快回去吧,都挺辛苦的,这有2000块钱,带你的兄弟们吃点好的去”天空已经被黑云完全笼罩,除了亮着的车灯,就只剩路边隐隐有点光亮的路灯。

赵飞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住了林念手里的钱,“好吧,既然林妹妹盛情难却,那哥哥我也只有却之不恭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等我回来给你带特产”。

说完便快步朝自己兄弟走去,“弟兄们,老板发赏钱了,咱烧烤摊整起来吧”。

说起烧烤摊,林念觉得自己待会儿也可以去囤点货了,想想末世的时候,一家人可以团坐一起,吃吃小烧烤,整点小啤酒,也挺美。

等赵飞的车子消失在黑夜中,林念也一脚油门朝他们相反的方向驶去。

路上车子很少,她记得上一世自从来了黑云以后,大家晚上的夜生活也少了许多,顶多就是在自家楼下乘乘凉,或者烧烤摊前坐一坐。

所以那段时间烧烤生意很红火,几乎每个小区楼下都开了几家,林念来到离自家小区不远的美食街,这里的烧烤摊味道比较正宗,上一世自己就是这里的常客。

“哟,小姑娘有几天没见你了,还以为你也出去旅游了呢,那个小丫头的朋友圈一直都是发的旅行照”许红性格比较活泼,来这里多了,跟老板们都比较熟络,所以基本都加了好友,跟她出去吃饭基本都不用等餐。

“呵呵,我最近在忙,老板今晚你的摊子我包了吧,做多少我要多少,都打包”林念看了看旁边几桌人正用一种要吃人的眼神盯着她。

“小姑娘家里来客人了?做多少要多少,我可通宵了哈”老板边忙活边笑着说道。

“通宵不至于,保重身体要紧,你把这几桌客人服务完,剩下的就都给我做吧,多给百分之十的服务费”林念说完,老板稍愣了一下。

还是老板娘赶紧过来笑着应下,“小姑娘,服务费就不用了,都是老顾客了,等这几桌客人的上完,我们就只接你的单”。

“老板娘你的炒面,炒饭和炒米粉我也要,你有多少炒多少,弄好都给我放保温箱,我12点过来取货,一起结账”林念说完便起身离开,也不管身后其他人的目光。

“这小姑娘也太豪横了吧,吃顿烧烤随便点一些都要好几百,她竟然要那么多?”

“还好,我们还有的吃,我就爱这家的味道”。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林念只是转了个弯又在其他家烧烤店如法炮制了一番,为了不引人 注意,她尽量都是隔一段路去一家,一共去了五六家,这条街也基本逛完才结束。

刚刚结束后就接到了米粮店老板的电话,说这次运了700吨大米,虽然量很多,但是就算加上之前的,还远远不够,从语气里能听出来老板那边也很着急,说了两天时间全部运送完成的,可眼下他还说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你们在多请些人和车吧,多出来的费用我承担,但是请务必快一点,我顶多再多给你们一天时间”挂了电话,林念朝自己家那边看了看。

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准备,如果他们都能一起行动,那就事半功倍,所以她打算今晚回家全部坦白,小哥现在应该也回来了吧。

“叮”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林念抬头就看见大哥林炎正倚在一旁的墙边,似乎就是在专门等她。

“呵呵,大哥,在这乘凉啊”林念摸摸鼻头,打算径直溜走。

“终于知道回来了?不过家里已经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了”林炎语气闷闷的开口。

“哈?”林念还没走到门口,就见林母也在门口站着,还有楼梯口正耷拉着脑袋的林父。

这个画面在林念回来之前就已经预想到,而林母身后除了一条细小的过道,其他全是堆得一摞一摞的纸箱和一桶桶大桶的纯净水。

看来战果颇丰,林念对老爸竖了个大拇指,“老爸,干得不错哦!”

林父听到夸奖这才抬起头,乐得嘴都合不拢。

“林子唯,以后家里怎么下脚,就你那身材,恐怕家门都进不了”林母见林父笑的模样,实在有点气不过。

林念看了看林父,然后又看了看那条过道,好像老妈说的没错。

“那个……妈,我可能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前提是你们看了之后要镇定点,或者要不要给你们备点速效救心丸?”林念进屋看了一眼,屋里唯一空着的地方就只有胡一统躺着的那块,耳边还传来他震天的呼噜声。

“念念,我觉得你得先跟你大哥道个歉”林母有点担忧的看向林念。

“大哥,我真的是为了你好,明天一早你看新闻就知道了,如果我说的是错的,大不了你明天和胡一统再赶过去嘛,今天他打电话时我就在旁边,没问题的”林念砸吧一下嘴,解释道。

原本以为大哥会责怪她,可半晌过去也没听到他说话,只是神情落寞的盯着她看了半天。

“好了,我还有事跟你们说,都进屋吧”林念说完便推着林母进屋。两人一前一后侧身走进去。

林炎没多久也跟了上来,他是想看看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其实今天没有随队一起出发,他是庆幸的,因为就在他一觉醒来发现一切自己竟然没有上飞机,他着急忙慌的从房间出来后又看到倒在客厅地上打呼噜的胡一统。

在林母的解释下,他终于知道了其中原委,结合之前林念的种种怪异举动,突然这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


看到林念回来后,才猛松一口气。

“妈,怎么了?这么着急叫我回来?”林念出电梯门就问道。

“你大哥的同事找上门了,吵着要带他去医院”林母将林念拉到角落,悄声说道。

“你没给他喝水吗?”林念狐疑的看了眼林母。

“唉,给了,都喝见底了,别说十来分钟了,这都快个把小时了也没倒”林母也是十分郁闷,她 亲眼看着他喝下去的,可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她死活拦着不让走,说是等林父回来一起去医院,这才拖延了这么久。

很显然林念也有点意外,她之所以对这个安眠药那么有信心,是因为上一世无意中得到 这个牌子的安眠药,那时候就是靠它,让她发了一笔小财,得到不少物资,靠着那些物资她熬了很久,至于具体是多久她也不清楚。

每天都在生死边缘徘徊,不管白天黑夜的,所以根本也没在乎过年月,后来还是冰封期后找到一处难民营才知道渡过了暴雨洪水的六年。

那时候自己整天也睡不着,无奈之下用了几次这个药,结果每次效果都十分见效,可为什么这次竟然不管用?

林念转身进屋,只见一个大约200斤左右的大肚子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手里一直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好好,我知道,我马上就带他去医院,机票我已经改签了,明天一定会赶上……”

见林念进来,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将电话挂上。

“阿姨,这是许红的妹妹吧,听说之前是省队打排球的,真不错”大肚男人笑眯眯的打量着林念。

林念搜索了一下记忆,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大哥经常提起的助教胡一统。

“你就是胡大哥吧 ,经常听我大哥提起你”林念笑得人畜无害。

“是吗?还算这小子有良心,我虽然是他的助教,实际上我们俩以前是队友,只是后来我转行当了助教,所以我们俩私底下其实是铁哥们”胡一统似乎对许红在家人面前提他的事很高兴,一时也没吵着要带他去医院的事。

“胡大哥,我大哥这样今天怕是赶不上飞机了,回头会不会受处罚?”林念一脸担心的问道。

“那倒不至于,比赛本来就还早,我们提前过去也就是去集训一下,你大哥他实力是没有问题的,这些年就是少了些运气,所以对里也没给他太大压力,我刚刚已经说明情况了,改签明天的飞机,其他人今天先过去”胡一统说着又开了一瓶水。

“咕噜咕噜”很快就去了一大半,林念看了下就是她事先“加过料”的水。

“小妹是不是渴了,一直看着我喝水干什么”胡一统 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心思还是极其细腻,很快就察觉到林念 一直在观察他。

“呵呵,不是,就是觉得胡大哥人怪好的”林念尴尬的笑了笑。

“哈哈,那是自然,我跟许红十年的交情,话说叔叔什么时候回来,要不你跟我一起带你哥去医院吧,我刚刚一直喊他都没反应,要不是探了下鼻息,我还以为他嘎了呢,吓得我心脏的怦怦跳”胡一统神色间多了几分担心。

“没事的,我大哥昨天回家说头痛,可能是最近一直失眠的原因,所以我给他喝了点安神汤,本想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的,我也没想到他能睡这么久,害你们还延误了飞机,都是我的错”林念一脸愧疚的半真半假的说着这件事。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许红今天无论如何是走不了了,其他的她也无所谓。

“唉,看来是真的太累了,每次一到大的比赛,他就会失眠,让他好好睡一觉吧也好,说不定这次会有好结果”胡一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林念能看胡来,这个胡一统对她大哥还是有几分情义的,想到这里,她突然又想起了许红。

她们曾经不也是胜似亲姐妹的好朋友嘛,可最后呢 ,涉及到切身利益的时候,她还是经不起考验。

她只希望自己的家人不要经历她所经历过的一切,所以对于胡一统,她并没有打算让他留下来的意思。

“胡大哥,你也回去休息吧,一大早就赶过来,挺不好意思的,我大哥 醒了就让他联系你”林念还有 很多事要做,不能一直在这陪着唠家常。

“行,他没事就行,让他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去追大部队”胡一统放下手里的半瓶水,起身离开。

就在林念松一口气的同时,“哄”,重重的倒地声传来。

200斤的胖子倒在地上,甚至传来了震天的鼾声。

林母在一边惊呼了一声,林念也惊呆了。

“这……念念 ,他真的倒了,咱俩能搬动吗?”

“不搬了,就让他在这睡吧,胖子怕热,地砖两块”说罢,从沙发上拿了一个抱枕垫在胡一统的头下。

“他不会也要睡24小时吧?”

“说不好,妈,我爸什么时候出去的?”林念重新开了瓶新的矿泉水喝了起来。

“走有一会了,你不是让他多买点东西吗,他可兴奋了,再买下去,恐怕他就要来找我要家里的存款了”林母一边说一边无奈的摇摇头。

“全取出来用掉,一毛都别留,也别管利息了”林念听了赶紧提醒道,现在都是数字钱币,再不用,回头连废纸都捞不着一张。

“念念,我怎么觉得你们都有点魔怔了,把存款拿出来哐哐一顿买,万一你们的梦只是梦呢,咱家守着一堆放过期的,吃的喝的过?”林母昨晚躺床上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这事有点不靠谱。

“妈,等二哥回来你就知道了,我说的话你不信,他说的你总会信吧,他已经到京市了,下午或者晚上应该会回来”林念知道自己老妈是舍不得自己辛苦一辈子攒的血汗钱就被这么霍霍了。

这才是一个 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担心,疑惑 ,不相信,反复循环。

“我回房换身衣服还得出去,待会儿我去拿水箱回来,妈你就在家不停的将水箱都接满就行了”说完林念便关上了房门。

现在天气实在是太热,她出去一早上,身上的汗就没停过,衣服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换好衣服后,才想起丢在空间的包子还没吃完,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她又从空间拿出来。

虽然只隔了三四十分钟的时间,可换做正常情况,这包子和豆浆也该凉了,但是现在手里的温度就和刚刚拿到手时差不多,根本就没有变凉变硬的迹象 。

林年拿出一个吃了起来 ,还剩下两个它放桌上放几分钟,看会不会有变化。

最后她再次欣喜的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空间不仅大,还能保温,如果这个功能是真的,那她岂不是可以大量储存更多样的食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