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高质量小说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高质量小说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作者“刀上邪”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迟为简苏星蕴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没皮没脸地追了他好些年,成功结婚生子,但听说,他白月光影后已经回国了。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他,他一个校草级的人物,成绩好,还是圈内太子爷。而我……的确是到了我该挪开的时候了,我给的爱于他而言,是那么的卑微。可没想到的是,车祸意外后,我却重生回到了高考前……这一次,我累了,真不追了……...

主角:迟为简苏星蕴   更新:2024-06-11 19: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为简苏星蕴的现代都市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是作者“刀上邪”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迟为简苏星蕴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没皮没脸地追了他好些年,成功结婚生子,但听说,他白月光影后已经回国了。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他,他一个校草级的人物,成绩好,还是圈内太子爷。而我……的确是到了我该挪开的时候了,我给的爱于他而言,是那么的卑微。可没想到的是,车祸意外后,我却重生回到了高考前……这一次,我累了,真不追了……...

《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京市,知名咖啡店。

来看苏星蕴的老同学越来越多。

咖啡点了一杯又一杯。

苏星蕴脸色越来越差,笑弯的桃花眼里都能隐约看出有些许的忐忑和不安。

站她旁边的林暖凑近了问,“同桌,你是不是零花钱又花光了?买单的事你别担心,我来嘛,今天你生日。”

苏星蕴摇头,还没来得及解释。

另一位同学也凑了过来,“苏星蕴,你零花钱又花光在哪个男生身上了?”

“什么?苏星蕴有新目标了?”

“帅不帅?京市的还是苏市的?”

“迦妮,这回你的零花钱都买了什么?”

“对呀对呀,买了什么?”

“别把我们当外人,展开来多说说!”

说到苏星蕴的零花钱,同学们可来劲了,这是他们聊得挺多的八卦,苏星蕴给迟为简送了什么礼物,比苏星蕴和迟为简当时那简单枯燥的关系更丰富精彩。

苏星蕴想的是别的事,突然被这样误会,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句开始解释。

“今天迦妮生日,怎么能让她掏钱,我们AA吧?”

“一杯咖啡还用A?你逗我?今天我请啊。”

“我来我来!”

几个热心的同学抢着买单。

扫个码,网速快的那位瞬间支付成功。

苏星蕴反应过来。

这简直了。

“不至于,不至于!”

“没道理我过生日,你们专程过来看我给我送礼物,我还要让你们请客啊啊!!”

“拿过来,我扫你。快点呀!别逼我翻脸呀!”

“逗我玩儿是吧?”

苏星蕴怼着付款同学的手机,笑骂着给她转了账。

转完苏星蕴又笑着说,“快六点了,我请你们去吃晚餐。赏脸吗殿下们?”

“赏,我包间都定好了。”

一道男声利落地接过话。

是周洺玺。

苏星蕴见到他,那双桃花眼更加忐忑。

同学们看到周洺玺出现在这里,都往他身边瞄。

“周哥,你自个儿过来?”

“周哥啊,怎么不见域哥和谢骁舜?”

“谢狗没回国,至于域哥......”

周洺玺故意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向苏星蕴,观察到她隐藏在微笑下那强撑着才没崩坏的脸色,笑着说,“域哥他没空。”

“哦哦,周哥,我们去哪吃?”

“定的哪呀?”

周洺玺吐出两个字,“皇久。”

“哇啊!!”

“牛、搁这跨年还能订到皇久的包间?”

“走走走,赶紧去,让我看看那皇久是贴了金碧还是盘子镶了钻,为什么那么多人上赶着去消费。”

“坐我车走。”

“我也开车来的,上我的车啊。”

京妞京哥儿们说走就走。

苏星蕴阻止不了。

说了给她庆生,她又不能扫了大家伙的兴不去。

苏星蕴和林暖坐周洺玺的车,她脸上的表情很勉强才撑住,心底有什么已经摇摇欲坠。

同学们不知道。

但苏星蕴前世嫁进迟家两年,她知道皇久是迟家的啊!

周洺玺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苏星蕴,见她紧张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跳车,于是肩负留人使命的他假装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嘴。

“我也是刚知道,域哥拿驾照没两个月,今早就爷里爷气地开车上高速离开京市了。”

“估计得明儿才能回京。”

“怕是赶不上你生日了,苏星蕴,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怎么会介意!!

她开心都来不及。

苏星蕴桃花眼里的忐忑一扫而空,顿时眉开眼笑,一张精致清甜的小脸都在发光。

那光亮刺激得周洺玺脊背那个发凉发颤,他再也憋不住,跟着贱兮兮地笑起来。

今晚,有好戏看了喂!!!

周洺玺又叫来了几个男生,二十来个人,一顿饭吃到九点半。

回家嫌早。

周洺玺提议继续玩儿。

“难得毕业后,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聚成堆,说什么也要一起跨个年吧?”

“好呀好呀,周哥搁哪儿跨年你安排呗!”

林暖喜欢凑热闹。

苏星蕴得知迟为简回不来,也很乐意跟同学们一起玩。

皇久33层,奢华包间。

独立的吧台KTV桌游,玩乐设施一应尽全。

站在包间的落地窗前,车水马龙,京市皇城的灯火尽在眼底。

过了十一点。

周洺玺有点急,躲着人给迟为简发消息。

【域哥域哥,不是说四个小时?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到?给跪了. jpg】

【堵车】

【还要多久啊?再晚人要走,我也拦不住。跪地. jpg】

【楼下。】

【人又抢救过来了.jpg】

周洺玺得了准话,心里那个乐,他还不忘撇清自己,刻意走到苏星蕴身边,假装刚挂电话。

“好的,域哥。”

果然,光这两个字就吸引住了苏星蕴的全部注意力。

周洺玺笑得无比真诚。

“域哥刚好办完事回京,我千求万求,终于求着他过来了,苏星蕴,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

大可不必啊!

苏星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周围的同学很兴奋。

“域哥要来啊?”

“域哥一个人,还是带女朋友啊?”

苏星蕴没忍住问了句,“白嫣落也要来?”

平时就算了。

在她生日,在跨年这一天,难道她还要看他们秀恩爱?

“白嫣落?怎么提到她?”

“迟为简的女朋友不是她?白嫣落不是跳出来认领那头绳了?”

周洺玺乐坏了,“苏星蕴,你半夜刷高校圈?那后来怎么又不刷了?域哥当天早上八点就澄清了。他女朋友不是白嫣落。”

“………”

如果白嫣落不是迟为简的女朋友,那.......

苏星蕴笑容彻底崩裂。

头皮发麻。

惊悚万分。

她转身,找到她的针织外套和包,“同桌,我去下洗手间。”

周洺玺立刻通风报信。

楼梯。

苏星蕴踩着白球鞋往下走。

一走亮一楼的灯。

走到第20层。

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休息。

空旷的楼梯间,都是她重重的呼吸声。

她拖着腿,又走到第18层。

灯亮。

照出宽肩窄腰的少年。

苏星蕴骨寒毛竖,同手同脚地往楼梯门退,少年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刚好把握着节奏将她堵在墙角。

“迟为简……”

少年颀长的身影罩住她,语气冰冷,“躲我?”


白色SUV开进苏家别墅大门。

苏父和苏母殷勤上前。

“迟......”

见到车里坐着的人是林米乐,苏母堆满谄媚的脸瞬间僵住,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和蔼可亲、礼貌应对。

前脚送走林米乐。

苏母后脚就问,“曦曦,怎么不是迟少送你回来?”

“妈,你也说了,他是迟家大少爷,又不是我的司机,为什么要送我回家?”

“傻丫头,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不是看前两次你都坐迟少的车回来,就随口问问嘛?心情这么不好,是不是在学校没吃好?妈妈烧了一桌子的好菜,就等着你回来。”

苏母笑眯眯的。

苏父脸色不佳,看表情像是把要迸发的恼怒生生给忍了回去。

餐桌。

苏晨曦看着盘子里的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轻扯唇角,笑得很淡也很冷很讽刺。他们这么明显的讨好,前世她怎么没察觉到?

苏母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曦曦,别黑着个脸,不是妈妈忘记你海鲜过敏。听你说迟轩执喜欢海鲜,妈妈以为他今天又送你回来,万一他顺便吃个饭,咱们也得讲礼貌,给人准备准备,是吧?边上还有你喜欢的香椿炒鸡蛋,多吃点?”

话音刚落,也不管苏晨曦要不要,一大勺香椿鸡蛋就盖在她的米饭上。

旁边的苏父开了口,“苏晨曦,今天就算了,什么时候你约下迟少,请他到我们家来吃顿饭。”

苏晨曦放下筷子,软嗲的声线此时很冷很尖锐,“为什么要请他来家里吃饭?”

“你这孩子,炸什么炸?让你请同学吃饭都不行?”

“不行。”

“你!”

“你俩别吵,曦曦啊,今天在学校受委屈了?火气这么旺?你爸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下迟少,毕竟他两次送你回来。”

“我强求的,谢过了,他没空。”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你爸我实话告诉你,这迟轩执,他不是一般的富家少爷,来头大着呢!就因为那天他送你回来,你爸我申请了几个月都没动静的贷款直接就批下来。人家审批就差没明着讲看的是迟少的面子,有这样的同学,你还不抓紧时间跟他搞好关系??”

苏晨曦面无表情地看向苏父,原来他这么早就尝到了甜头,这份恨不得把女儿焊死在迟轩执身边的嘴脸,她前世怎么没注意到?

她语气戏谑,“爸,你怎么知道别人批了这笔贷款不是在害你?”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们苏家的生意稳得很,这笔钱是用来扩大生产的!正经用途,怎么是在害我?”

是啊,扩大生产,资金全投进去,最后行业变革,亏成大窟窿。

逮着迟轩执这个女婿,猛吸他的血。

苏晨曦站了起来,“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花无百日红,爸你好自为之。”

这一世,不会再有女婿给你吸血了。

“曦曦,这就吃饱了?”

“嗯,我上楼了。”

“苏晨曦,记得约迟少!!”

苏晨曦停下脚步,“不可能。我不会约他,以后都不会。”

“你!”

“老苏,别气,随她去吧。贷款你也拿到了,迟家高攀不起,我们就不去攀,好好做自己的小生意不也行嘛。”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苏晨曦关上房门,隔开了他们的声音。

她的房间,装修粉嫩梦幻,尽显父母对她的宠溺。

前世,她天真地以为这个家温暖又温馨。

苏父和苏母原是苏市人,年轻时结伴来京市发展,从小作坊做到中型公司,家里资产过亿,勉强算是在这里安下了家。

一家三口人,住在二千多万的双拼别墅里,请了3个保姆,2个司机。

原先她读京市附中的国际班,周围的同学家境比她只好不差。

苏父苏母的计划是让她出国读大学,但她高二见到了迟轩执,死活要转尖子班,走国内高考。

她卯足劲,还真进了尖子班。

苏父苏母举双手赞同。

她天真地以为父母宠她,支持她所有的想法。

前世她婚后无意间才听到真相,苏父原先想打断她的腿,苏母却劝他说国际班最多是富二代富三代,尖子班妥妥的精英和权贵子弟,攀上哪个有点交情都给他们涨人脉,两人这才达成一致。

她考上清大,正儿八经地开始猛追迟轩执,他们从精神和物质上鼓励她,她感动地以为父母在支持她追求爱情。

其实他们只是看上迟轩执的背景,眼巴巴地流口水。

哈哈哈,多么可笑。

苏晨曦一双桃花眼,瞬间染起了雾。

“咚咚咚......”

“曦曦,妈妈能进来吗?”

苏晨曦张口想说不能,苏母已经开门走了进来,嘘寒问暖,叽里呱啦,拐弯抹角地夸迟轩执的颜值气质,企图洗脑她。

前世,她居然觉得妈妈好开明,好懂颜狗的她!!呵!

“男人啊,在18岁这个年纪,是最吸引人的,青春,干净。妈妈都羡慕你。”

苏晨曦突然蹦出一句,“妈,不是男高就干净的,你注意做好措施。”

“………傻丫头,我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

“..........”

苏母装了一天的和蔼可亲和善解人意突然崩裂,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笑意全都收了起来。

过了半晌,才开口,“曦曦,你......”

“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她们查到的。”

“她们?”

“喜欢迟轩执的人。”

“?”

“因为迟轩执两次送我回家,她们很妒忌,就去查你和我爸的黑料,你时常私会男高和男大学生的事,她们都查到了。拿来威胁我,远离迟轩执。”

“..............”

苏母沉默。

苏晨曦也不算说谎,只是那群名媛不是现在抖出来,是后来她和迟轩执领了证,张罗着要办盛大的婚宴,才有人把这些丑闻放了出来,那时,苏母已经染了病。

苏晨曦无地自容。

迟家也不愿认这样的亲家。

最后,她和迟轩执的婚宴就再也没人提过。

他们不是隐婚,也胜似隐婚。

苏母叹了一口气,“你爸那边.......”

“他玩得比你花。”

“......”

“你们如果过不下去,不如早点离,以后各玩各的,总比现在道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