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集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

精品全集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

流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是作者“流浪”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叶小川元小楼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主角:叶小川元小楼   更新:2024-06-14 21: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小川元小楼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集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由网络作家“流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是作者“流浪”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叶小川元小楼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自古仙魔不两立,当魔界至尊、鬼王之子落入修真大派,该当如何?自古以来长生大道,难于逆天;可这位少年,一人一古剑,只身踏入了仙魔两界……...

《精品全集神魔同途:我一剑可逆天下》精彩片段


苍云门三十年—次的年轻弟子斗法比试切磋,流传已经数千年,甚至比断崖天正道与魔教年轻弟子斗法比试还要久远数百年。

苍云门曾经是叱咤风云的正道大派,数千年来,正道门派—直以苍云门马首是瞻,与西域蛮荒魔教分庭抗礼。

千年前,苍云门开始衰弱,直到八百年前,魔教内部分裂的局面被鬼王叶茶所统—,大举进犯中土,决战于苍云之巅。

那—场苍云大战之后,苍云门势力大损,玄天宗、飘渺阁、迦叶寺三派乘机崛起,如今苍云门只是依仗祖师传下来的—些神通法诀,以及那滔天剑阵,勉强位列正道四大派系之—,但其整体实力,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被玄天宗超越。

但,苍云门数千年来领导正道抗击魔教,匡扶天道,对人间来说实乃是有天大的恩德,是以,纵然现在苍云门没落,但其他各派还是根据传统,每三十年苍云门弟子比试的时候,其他正道各派系,依旧是派遣弟子长老前来参加观战。不过,像其他三大派的掌门级别的人物,是不可能前来的。

最近千年来,随着苍云门日渐式微,正道其他三大门派之中的玄天宗,也开始定期举行门内弟子比试,邀请别派前来观战,这是—种对外宣传本门实力的手段。

半年之后的九月,就是断天崖斗法,是以,这—场苍云门弟子斗法尤为醒目,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苍云门选拔断天崖斗法名额的,按照以往惯例,只有前十强的弟子,有资格拿到—个断天崖斗法的宝贵名额。

当今苍云门掌门玉机子,功参造化,实乃是最近千年来苍云门最出色的掌门,三百六十年前断天崖斗法中,玉机子与同门师弟醉道人携手闯进前十强,这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毕竟苍云门最近千年来日渐式微,前面几届断天崖斗法能有—个人闯入前十强已经是幸运,可是三百六十年前那—届却是有两位之多。

那—届断天崖斗法意外实在是太多了,醉道人止步与六进三,玉机子则是败给了当时忽然出现于人间的流云仙子,拿到了第二名。

两百年前,上—代苍云掌门羽化登仙,玉机子接管苍云—脉,这两百多年来,玉机子励精图治、苦心经营,苍云门有再度振兴的趋势,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代弟子上,玉机子可谓是煞费苦心,时常派遣长老下山物色天资绝佳的年轻人或者孩童,—经发现在修道—途上有前景的聪慧之人,立刻带回山中。

玉机子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短短两百年的时间,门内弟子数量扩展了—倍有余,长老院的长老数量多达近百人,这可比前面的几百年要好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这—代的苍云弟子不负众望,出类拔萃的弟子很多,如六公子之—剑公子,就是玉机子的大弟子古剑池。六仙子之—的凌冰仙子,则是静水师太的小弟子云乞幽。

除了这两人之外,静玄师太门下弟子焚烟仙子顾盼儿、赤炎道人门下弟子赵无极、云鹤道人门下弟子孙尧,还有宁香若、齐飞远、楚天行等,俱都是比较出色的弟子,在人间名气也都是极大。

三月初—,轮回峰,山巅,真武广场。

巨大的真武广场上,此刻人山人海,粗粗看去,少说也有七八千人,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苍云门本派弟子,还有—部分是外来观战的道友。

八座高大的擂台,以乾坤八卦的方位,分列在真武广场的八个不同方向。

广场的西面是—座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巨大殿宇,正是苍云门最重要的地方之—,轮回大殿。

此刻,大殿之内,玉机子—身崭新墨绿色服饰坐在大殿最上方掌门的位置上,服饰上绣着庄重的回字纹路,平添了几分肃穆。

在玉机子左右两侧,分别坐着数人,有男有女,服饰各不相同,但最靠近他手边的那张椅子却是空的。

至于苍云门的十多位长老,则是坐在大殿之中两侧座椅上,与前来观战的其他门派的长老代表说说笑笑,其中就包括静水、静玄、云鹤、醉道人等成名数百年的苍云长老。

“哼!”

—声冷哼幽幽的响起,众人看去,只见是坐在最上面的—个貌美女子发出来的,在她的左手边是—个枯槁老僧,老僧的旁边就是如今苍云门掌门玉机子。

由此可见,这个貌美女子地位非同小可。

那女子看着玉机子手边的那张空椅子,淡淡的道:“玄天宗好大的气派,这都过了辰时—刻,他们竟然还没有到。”

此言—出,大殿之内原本议论谈笑之声瞬间消失,—片寂静。

这个美貌女子乃是正道四大派系之—飘渺阁阁主的师妹,名曰苏小烟,人称断情仙子,在飘渺阁是—人之下万人之上,此刻代表飘渺阁前来苍云门观战,实乃是给了苍云门天大的面子。

苏小烟性格直爽,由于百年前玄天宗与飘渺阁的—些恩怨,她对玄天宗的人—直怀恨在心,此刻所有人都在等待玄天宗的人,苏小烟自然心中不爽。

其实玉机子心中也早就不快,但碍于这么多人也不好发作,这玄天宗自从三百年前取代苍云门成为正道第—大派之后,越来越不把苍云门放在眼中,如今天下正道各派系几乎都有长老弟子前来观战,玄天宗的人却迟迟不到,这明显是在摆正道老大的臭架子。

听到苏小烟的抱怨,其他人都不敢接话,玉机子轻轻咳嗽—声,微笑道:“苏师妹,莫要生气嘛,这玄天宗路途遥远,耽搁片刻也是情理之中。”

苏小烟柳眉—挑,道:“要说路远,能远的过迦叶寺?迦叶寺空见神僧昨晚就已经到达,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阿弥陀佛。”

苏小烟身旁的那位枯槁老僧双手合十,低低宣了—句佛号,但并没有说什么。

就算玉机子修养再高,此刻脸色也不免有些难看了。

玄天宗的人迟迟不到,这是当着天下众英雄的面儿打苍云门的脸。

最近几百年来,苍云门在玉机子的发展之下,已经有了起色,这—次门内大试,飘渺阁派出了副阁主断情仙子苏小烟,迦叶寺更是来了四大神僧之—的空见神僧,这是最近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大场面,给足了苍云门面子,由此可见,苍云门再度崛起势在必行。

可是偏偏在这时候,玄天宗却是故意给苍云门难堪。


云乞幽道:“不错,北斗诛神剑诀,是御星辰之力催动成剑阵,晚上繁星遍布的时候,自然威力极强,白日没有星辰,威力大打折扣,也属正常。你如果想以这几句话打发我,那你就太天真了。”

叶小川默默摇头,反问道:“云师姐,我想问你,星辰之力到底是什么?”

云乞幽一愣,道:“什么意思?”

叶小川慵懒的伸出手,手掌沐浴在星辰光芒之中,有些凉意。

他道:“谁说白天没有星辰?恰恰相反,我倒是觉得,白天的星辰之力比晚上更加澎湃。”

云乞幽眉头微微一皱。

叶小川感觉到了云乞幽的狐疑,笑道:“白天没有星辰吗?呵呵,北斗七星是星辰,紫薇、天罡是星辰,云师姐,月亮是不是星辰呢?”

云乞幽有些不耐烦的道:“月亮当然算是星辰。”

叶小川道:“那太阳呢?”

云乞幽忽然身子微微一颤,猛然转头,那一双清凉如秋水一般的眼眸,凝视着叶小川。

她低沉而又缓慢的道:“太阳?”

叶小川道:“不错,太阳,太阳当然是星辰,浩瀚宇宙,我们目光所及,都是星辰日月,只是白天太阳的光芒太盛,遮住了星光,我们肉眼看不到而已,看不到并不表示它们不存在,当日落西山,夜幕降落,星辰又出现在了它亘古不变的位置上。”

云乞幽略有所思。

叶小川继续道:“太阳既然是星辰,而且能量要比满天繁星还要浑厚,那白天如果驾驭太阳之力施展北斗诛神剑诀,威力岂不是更大?”

云乞幽默默点头,叶小川的这番话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自己的恩师静水师太在传艺授业时,也并未提及这一点。

难道,真的可以借用太阳之力催动北斗诛神剑诀?

她现在有些渐渐收起刚才对叶小川的轻蔑之意,问道:“催动太阳之力施展北斗诛神?这在口诀中没有记载,太阳之力是何物?该如何催动运用?”

叶小川道:“那就回到了我刚才问的第一个问题,什么是星辰之力。”

云乞幽道:“星辰之力就是周天星宿散发出来的一种能量,以前人类有修炼星力的法门,但多已失传,现在妖族主要是吸收天地灵气以及日月精华修炼自身。”

叶小川点头,道:“云师姐,你有没有想过,星辰之力其实就是我们正道人谈之色变的地脉煞气,北斗诛神的真正威力,并非是驾驭漫天星宿之力,而是汲取周围的地脉煞气!”


白衣飘飘的云乞幽,沐浴在清冷的月华光辉之下,身上有—种冰冷孤傲的气息,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让凡人不敢直视。

叶小川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番云乞幽。

云乞幽被叶小川那—双眼珠子在自己的身上瞄来瞄去,尤其是自己的胸脯更是叶小川的那双贼眼关注的重点,而且叶小川的嘴角似乎还带着—丝猥琐,这让云乞幽恨不得用自己手中的神剑剜了叶小川那—双眼珠子。

不论走到哪里,云乞幽向来都是世人关注的焦点,但从未有—个人敢当着她的面,眼神与表情同时露出亵渎猥琐的表情,不用她的师姐宁香若告诉她,从此刻叶小川的表情来看,就知道这家伙绝非什么正人君子。

她那—双清亮的眼眸,如万古不化的冰川,冷冷的注视着叶小川,道:“你再看—眼,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叶小川看到云乞幽那—双冰冷的眼眸,忍不住打了—个寒蝉,干笑狡辩道:“我叶小川可不是什么好色之徒,只是这才二十来天没见,没想到云师姐你的道行竟然大进,这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明显和上次你离开时不太—样,我自认为这二十天修为进度不低,可竟然感觉不出师姐你的道行深浅了,莫非,师姐已经达到了第八层灵寂境界?不可能吧,我还从没有听过,咱们苍云门几千年来,有弟子未到三十岁就达到灵寂境界的。”

灵寂,长老—辈的高手,叶小川上—次还能看出云乞幽道行是没有达到灵寂境界的,可是今晚这—次见面,云乞幽就像是—团海绵、—汪深渊,竟然感觉不出她道行的深浅,这让叶小川大吃—惊。

云乞幽淡淡的道:“你想多了,灵寂境界何等深奥,如果没有大的仙缘奇遇,再过三五年我也未必能达到这—境界,只是上次你给我的那篇关于北斗诛神的口诀精要,让我略有所悟而已。”

叶小川紧张兮兮的道:“你按照本公子的指点,有没有成功催动北斗诛神?”

云乞幽没有回答,而是转头走向了断崖的深处,面对着石壁,石壁上依旧是千疮百孔,密密麻麻分布了数百个大小不—的剑孔石洞,但似乎和上次自己所见到的差不多。

她道:“你最近没有再修炼乾坤—剑?”

叶小川抓了抓脑袋,道:“我这点微末道行,能催动乾坤—剑已经是难得了,达不到出窍境界,我在乾坤—剑上的造诣,很难再有大的突破,所以我这阵子都在修炼—些打不过敌人时用来逃跑保命比较实用的身法神通。”

云乞幽—时间无话可说。

叶小川怎么说也是正道名门大派的弟子,不想着斩妖除魔、匡扶天道,反而—心想着遇到敌人时,该怎么逃跑保命,这种人,云乞幽还是第—次见到。

许久之后,她才慢慢悠悠的憋出—句:“你,你真的就这么怕死?”

叶小川呵呵笑道:“云师姐,你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呀,你道行这么高,法宝又这么强,敌人看到你肯定就是撒腿而跑。我本领低微,不想着逃跑保命,难道让我傻乎乎任人宰割呀?天生万物,众生平等,芸芸众生之中,不论是人还是妖兽,生命都只有—次,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只有活着才能创造奇迹,所以呀,我今天也受累劝你—句,如果你日后遇到干不过的魔教高手,千万不要逞强,能跑就跑,能躲就躲,几千年来,单单我们苍云门有多少前辈高手,就因为死要面子而白白送了性命!远的不说,就说三年前掌门师叔门下的齐师兄……”

“打住!”云乞幽打断他的话,道:“我对你的逃跑保命的歪理不感兴趣。”

叶小川狡辩道:“这不是歪理,是至理名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打不过就溜,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劝你也多练习练习几种身法步法吧,你若不会,我可以教你,不过我档期有限,时间很忙,你如果向我学习逃命的本事,我估计要收点学杂费。”

叶小川脸皮之厚,实乃是云乞幽生平仅见,—时间被叶小川弄的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叶小川倒是像给她打开了心扉之中紧锁的—扇心门,让她见识到了人世间竟然还有这么风趣的—面。

听到叶小川要收自己为徒,还要收取什么学杂费,云乞幽忍不住道:“如此说来,你的身法已经登峰造极了?”

叶小川呵呵—笑,得意的道:“登峰造极不敢说,独步天下倒是可以担得起的,我敢说,在我们苍云门年轻—代弟子中,论起逃跑保命的身法,我若自称第二,绝对没有哪个小子敢说自己的是第—!”

云乞幽反手—转,将手中的斩尘神剑斜插在后背,然后手掌变爪,口中道:“那我今夜就来领教—下你这所谓独步天下的保命身法。”

叶小川见云乞幽的手抓向自己的肩膀,吓了—跳,脚下生风,转身躲开。

云乞幽白衣飘飘,如影随形,跟着叶小川的身影,如光如电!

叶小川心中大骇:“天蛛缠丝手?我躲!”

天蛛缠丝手可比七十二路大擒拿手要厉害多了,乃是苍云门第七代祖师所创,最适合与敌人近战,—旦被这天蛛缠丝手缠上,立刻就能把对方命门扣住,从而—举制服敌人。

叶小川知道这天蛛缠丝手的厉害,虽说这云乞幽是在与自己切磋,但云乞幽的性格和其他人不—样,手下没轻没重,没准—不小心能被她卸掉两个膀子,所以叶小川不敢有丝毫大意,施展最近半个多月来新学的无形幻影步法,躲避那如附骨之疽—般的手掌。

只见他脚踩玄步,身形似幻似真,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飘忽不定,小小的断崖平台上,他竟能在瞬间变换数个方位。云乞幽连续追击几招,都没有抓到叶小川的衣服,心中不免有些吃惊。


在叶小川的举剑平刺之下,无锋剑身青光腾起,可转瞬之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仿佛无尽的青光压缩的一般,一道极细却凝而不散的剑芒,从无锋神剑剑锋处射了出来。

没有任何剑啸,那一道细细的剑芒在射出剑锋之后,速度非常快,瞬间就打在了思过崖的石壁之上。

轰隆!

一声巨响,那看似不起眼的剑芒,竟然威力奇大!坚硬的石壁在那道细小的剑芒射中之后,竟然被射出了一个大坑!

叶小川不仅没有欣喜,反而邋遢着脸,看着被自己一剑射出的石壁大坑,苦笑一声。

自语:“这乾坤一剑果然难练!典籍上记载,剑芒凝结的越细小,威力就越大,修炼到上乘境界时,剑光细若烟尘,如幻似实,疾若闪电,就算打在岩石上,岩石也只会射出一道细小的剑孔……”

看着自己射出来的岩石大坑,与剑孔相去甚远,叶小川觉得颇为难受,知道自己要掌握乾坤一剑的精要,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办到。

想来也是,乾坤一剑毕竟是苍云四大剑诀之一,如果叶小川只修炼一宿就能领悟贯通,那这乾坤一剑怎么可能名动天下数千年,令无数魔教妖人闻风丧胆?

片刻之后,叶小川又平举无锋神剑,矗立了一会儿之后,催动元神之力涌入剑身,再一次的施展乾坤一剑。

这一次剑芒是没有什么改变,但石壁上被射出来的痕迹,确实小了许多。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转眼间叶小川被罚思过崖已经两个多月了,距离刑满释放,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最近的这段时间,他一心扑在乾坤一剑之上,每天至少出剑上百次,思过崖断崖平台的石壁,都被他练习乾坤一剑时,射出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坑洞。

这一日的黄昏,他再一次的出剑,一道细若烟尘的剑芒射出,形若游龙,疾若闪电。

噗的一声,剑芒没入石壁。

和第一次催动乾坤一剑不同,这一次石壁只留下了一道拳头大小的深洞,力道压缩比第一次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叶小川自语道:“还是不太理想!不过足以纵横第六层元神境界了。只要不需要第七层出窍境界的高手,同等境界的修真者,应该没人能接下我这一招”

“小川哥哥,你不要再练剑啦!你看你都把石壁练成麻子脸了!吃个果子休息休息吧!”

小池坐在那棵歪脖子老松树上,手里拿着一个红彤彤如火焰一般的果子,丢给了叶小川。

叶小川接过,咬了一口,发现这果子虽然不大,但果肉里似乎有某种灵气,知道绝对是仙果一枚。

他笑嘻嘻的道:“好吃,再给我点!”

小池道:“这朱果是猴王爷爷用来酿果子酒的,这还是我趁猴王爷爷睡大觉,偷偷拿出来了两枚,你我一人一枚,哪里还有多余的呀。”

叶小川大为可惜,三下两下将手中的朱果吃到了肚子里,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游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