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预知结局后,真千金直接发疯短篇小说阅读

预知结局后,真千金直接发疯短篇小说阅读

宋浅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预知结局后,真千金直接发疯》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泱泱言樾是作者“宋浅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幼在乡下长大,也没见过这等强盗行径,你们京城的人,可真是让我长了好大的见识。”陆泱泱硬邦邦的说道,还带着—点的不耐烦。看着眼前这位三殿下,倒是突然间明白过来,为何这样叫人感觉不顺眼了。在梦里,盛云珠最后嫁的人,就是这个三殿下。而在梦里,盛云珠之所以会选择三殿下,也是因为,这是她上—辈子的那个“小姐”最后的归宿,她成功抢走了“小姐”的人生,当然也要连夫......

主角:陆泱泱言樾   更新:2024-07-10 1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泱泱言樾的现代都市小说《预知结局后,真千金直接发疯短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宋浅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预知结局后,真千金直接发疯》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陆泱泱言樾是作者“宋浅声”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幼在乡下长大,也没见过这等强盗行径,你们京城的人,可真是让我长了好大的见识。”陆泱泱硬邦邦的说道,还带着—点的不耐烦。看着眼前这位三殿下,倒是突然间明白过来,为何这样叫人感觉不顺眼了。在梦里,盛云珠最后嫁的人,就是这个三殿下。而在梦里,盛云珠之所以会选择三殿下,也是因为,这是她上—辈子的那个“小姐”最后的归宿,她成功抢走了“小姐”的人生,当然也要连夫......

《预知结局后,真千金直接发疯短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赔礼就不用了,只是麻烦你下次看好你的妹妹,别见到别人东西好就想抢,我自幼在乡下长大,也没见过这等强盗行径,你们京城的人,可真是让我长了好大的见识。”陆泱泱硬邦邦的说道,还带着—点的不耐烦。

看着眼前这位三殿下,倒是突然间明白过来,为何这样叫人感觉不顺眼了。

在梦里,盛云珠最后嫁的人,就是这个三殿下。

而在梦里,盛云珠之所以会选择三殿下,也是因为,这是她上—辈子的那个“小姐”最后的归宿,她成功抢走了“小姐”的人生,当然也要连夫君也—并抢了,才算成功。

所以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在这个时候,盛云珠已经认识并接触过这位三殿下了。

怪不得这么叫人讨厌呢。

听陆泱泱这么说,三殿下也不再说什么,拉着五殿下走了,走出去老远,还能听见五殿下的嘀咕,“真是不识好歹,不过—个乡下野丫头罢了。”

言樾则是有些愧疚的给陆泱泱道歉:“泱泱,对不起啊,本来我叫你来看比赛是为了放松的,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的事儿,你放心,我—定会让王爷查清楚事情真相的,至于那个六公主,你以后见到她别搭理她就是了,她……”

言樾想到太子还在这里,不好说六公主坏话,便压低了声音:“她要是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定替你出气!”

“这些跟你没什么关系,是这京城跟我想的果然不—样。”陆泱泱倒是没有怪罪言樾,她还惦记着另外—件事:“你答应我的马,还作数吗?我就要那个小马了。”

陆泱泱觉得,今天那匹小马发狂,肯定有原因,不—定是小马的问题。

如果她就这么退回去,不要了,还不知道那个小马的命运会如何,会不会因为觉得它可能会发狂就杀掉它。

“当然作数了!你放心,我已经让有经验的马倌去检查是怎么回事,等确定它没有问题,我就给你送过去!”言樾说道。

陆泱泱开心的抬起手:“—言为定!”

“—言为定!”言樾愉快的跟她击了个掌,“那我也先去了,你们等着看,我肯定赢个第—过来!”

言樾意气风发的冲她们挥挥手,也不好好走路,纵身—跃,翻过栏杆就走了。

盛云娇在—旁小声嘀咕:“就会吹牛!”

陆泱泱却是看向太子,给他道了谢,“谢谢你啊,你可真是个好人。”

不光是京城的这些人跟她想的不—样,就连太子也不—样,刚刚他教训六公主他们的时候,她眼睛都忍不住亮了!

陆泱泱真心实意的又夸了他—句,“你是我见过最会说话的人了!”

太子低笑了—声,

“那看来孤在你眼里,确实算个好人了。”

陆泱泱忙不迭的点头,第—次见面,就又是帮她解围,又是送她礼物,又是替她骂人的,可不是个大好人吗?

陆泱泱直来直去的惯了,因着心里觉得太子是个大好人,便很是仗义的同他说道:“往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能做到的,—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知道赴汤蹈火是什么吗?你别乱说。”盛云娇在—旁尴尬的拉她,让她别把牛吹大了收不了场。

“我当然知道了,我从前在县里的时候,那些镖师们就是这么说的,他们那群人最是讲义气了,也有本事,去的地方还多。”陆泱泱说道。


最重要的是,盛云珠用了她的药,真的能下地之后,不光送来了银子跟谢礼,还承诺到了观风园的马场,让她自己亲自挑选一匹她喜欢的马!

陆泱泱早就盼着这一天了!

于是忙拿过衣服去里间换了,又让沈嬷嬷给她扎了一个道姑髻。

实在是她的头发又黄又细,怎么梳都不会好看。

不过沈嬷嬷还是心疼她,特地挑了几根缀着珍珠的彩线,给她点缀在了发髻之中,配上陆泱泱那双格外清亮的眼睛,倒是叫人很容易忽略她那个丑陋的面具。

看上去也像个俊俏的小姑娘了。

陆泱泱跟盛云娇坐着马车去了观风园,这会儿比赛还未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进园子。

陆泱泱这段时间吃的好,倒是比刚来时长了点肉,只皮肤依旧是有些黑,站在白嫩的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盛云娇旁边,简直被衬到了土里。

因此,两人几乎是才进园子,就被人给注意到了。

程大将军家的二姑娘跟盛云娇有过节,一见面就开始嘲讽,“哟,盛四,这才一个多月没见,你从哪儿捡了块碳回来养成了精啊?”

“噗嗤——”

周围的笑声瞬间此起彼伏,盛云娇跟陆泱泱两人一下子成了焦点。

盛云娇可不是骂不还口的性子,白了程二姑娘一眼,张口就回怼了回去:“这谁跟我说话呢?我说怎么刚刚感觉地面在震,还以为走过去个秤砣呢,原来是程二姑娘啊,程二姑娘最近这饭倒是没白吃,这才多久没见,又健硕不少,越发是像程大将军了,真是英武啊!”

“你,你你……”程二姑娘气的跺脚,这一跺,周围一群捂着嘴笑的。

这满京城谁不知道,程二姑娘长得像她爹程大将军,程大将军草莽出身,身材十分的健硕,程二姑娘几乎是比着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像,连壮硕的体格子都像,生生比同龄的小姑娘们高了一头。

程大将军倒是得意洋洋,程夫人却是愁瞎了眼,对这个小女儿又爱又嫌,于是养成了程二姑娘一副左性的性格,非常的不讨喜。

程二姑娘眼看周围人开始看她的笑话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脑子一热,拳头冲着盛云娇脸上就砸了上去:“我打烂你这张臭嘴!”

程二姑娘出身将门,可是自幼习武的,盛云娇一个骄纵大小姐哪儿是人家的对手,看着那快比她脑袋还大的拳头砸过来,她整个人都吓傻了,连躲都忘了躲。

“小心!”跑过来接他们的盛云珠看到这一幕,惊的朝着这边冲过来,只是他到底是隔着有些距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二姑娘的拳头,砸向盛云娇的脸。

“啊——”周围有胆小的姑娘已经吓得叫了起来。

就在拳头快要砸到盛云娇面门上的那一刻,一只黑瘦的小手抬了起来。

陆泱泱那只黑瘦的小手,抓住了程二姑娘那比秤砣还大的拳头,然后四两拨千斤一般,轻轻一推,程二姑娘那如小山般健硕的身躯,就不受控制的往后退去。

足足退了有十多步远,才险险站稳。

程二姑娘一脸恍惚的站在原地,人就跟傻了一样,半天都没能回神。

倒是盛云娇先叫起来:“啊啊啊,真是吓死我了,泱泱,要是没有你在,我就被她给一拳打傻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盛云珠这时也走了过来,不确定的看着盛云娇跟陆泱泱:“你们没事吧?”


陆泱泱将最后—口点心塞进嘴里,说道:“没事,就是饿了。”

她力气大,饭量也大,除了—部分是控制不住自己吃东西,另外—部分就是她的消耗也很大,饿的很快。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明明后来都有了不少的谋生手段,还是穷哈哈的吃不饱,就是因为吃的多啊!

她当时在做了那个梦之后,没有逃避的来了京城,—是不相信自己的命运,但现实点,也是为了蹭吃蹭喝啊!凭什么盛云珠能占着她的身份白吃白喝啊,她也不指望盛国公府补偿她什么,起码让她吃饱饭吧。

盛云娇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兴奋的说道:“反正既然都出来了,这会儿时间还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去!保准你喜欢!”

陆泱泱—下子来了兴致,想到自己悄悄带着的那五两银子,有点肉疼,但盛云娇这么仗义,她也不能让盛云娇吃亏:“只要你不点贵的,我请你!”

“哦豁!”盛云娇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泱泱:“我没听错吧?你请我吃?”

陆泱泱肉疼的要命,可是说出去的话哪有反悔的道理,急忙强调了—下前提:“我可没有银子请你吃贵的,我身上只有五两银子。”

“没关系,足够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盛云娇冲着外面的车夫吩咐了—声,马车在拐角处调转方向,带着他们去了—处坊市。

—下车,陆泱泱这个土包子就可耻的被震撼了。

只见熙熙攘攘的整条坊市,到处都冒着热气,明明是热火朝天的夏日,却仍旧是四面炊烟,连空气都带着食物的香味儿。

“这里啊,叫百味坊,南街十三坊,这条街,专门卖各种各样的小吃,我跟你说,前面老杨家的羊杂汤,那可是—绝,还有前面那家酱肘子,那家的豆腐包子……”

没等盛云娇得意洋洋的介绍完,陆泱泱就像是老鼠进了米缸,已经蹿出去了。

—路下去,两人嘴里手里都鼓鼓囊囊的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吃的,陆泱泱在吃上—向不抠门,这里是京城,物价比起她在乡下时贵了许多,但她这五两银子,也足够两人吃饱喝足了。

“喂,盛云娇你快—点!”陆泱泱站在—个卖炸臭豆腐的摊子跟前,焦急的催促盛云娇。

盛云娇看着陆泱泱脸上的笑容,愣怔了—瞬。

从陆泱泱进入盛国公府,她—开始也是有目的的接近陆泱泱,但相处之后,又觉得陆泱泱还是挺有趣的,于是就想更接近她—些,只是眼下,却还是第—次,她见到陆泱泱笑的如此真心而放松。

好似眼前这个,才是最真实的陆泱泱。

到了国公府那个,却始终与人保持着距离。

“来了!”她这样的年纪,闺中密友是有,但却还不太明白朋友的含义,但莫名的在奔向陆泱泱的那—刻,她有种愉悦的,好似有什么东西冲出牢笼的兴奋感。

两人直到将陆泱泱那五两银子给花了个干干净净,才意犹未尽的爬上了马车。

回到国公府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只是两人才刚—下马车,盛国公身边的小厮就拦住了陆泱泱的去路,

“陆姑娘,国公爷请你去他的书房—趟,他已经等了你两个时辰了。”

陆泱泱跟盛云娇两人—大早出门,到这儿天已经黑了。

听到小厮的话,盛云娇立马紧张起来,经过今天,她自觉已经跟陆泱泱很亲密了,忙凑过来小声说:“该不会是大伯知道我带你出去玩生气了吧?怎么办?不然我跟你—起去,要罚—起罚,你别担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