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

畅销巨著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6-18 03: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畅销巨著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精彩片段


苏迦妮心颤得厉害。

再热烈的吻。

再激烈的动作。

她前世都跟迟域做过。

然而此时此刻,却是不同的,这次是他主动的,只是他的唇贴到她的,她就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颤。

灵魂被震撼到的那种颤动。

她感触到了他的怒气,也感触到了他对她无遮无掩的独占欲。

是一种,叫做在意的情绪。

她前世疯狂想要从迟域身上找到的情绪。

苏迦妮眼角突然湿润。

迟域挪开唇,还抱着她在怀里,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我管不管得着,嗯?”

她没回答,眼泪突然从眼角滑出,滴落到迟域的脸上。

泪珠往下滚,直到钻进迟域的唇瓣。

咸的。

一颗接着一颗。

迟域把人放回到长木椅上,又曲着小腿站在她面前看她,这次几乎视线跟她持平,“凶一点就哭?”

“都没做什么,就在我面前哭了几次,嗯?”

“之前不是百折不挠、丝毫不娇气的?现在把人骗到手,就不装了?”

苏迦妮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

眼泪倒是止住了。

迟域修长的手指帮她拭去残存的眼泪,“这事你哭也没用,我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人,苏迦妮。”

“你现在可以不接受,但你以后只能是我女朋友。”

“你也只能有我这一个男朋友。”

“别的,你想都别想。”

苏迦妮迷蒙着一双桃花眼看他,这是迟域,却又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高冷校草迟域。

迟域似是洞察了她的想法,“苏迦妮,没看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就敢惹上来?”

他勾着唇看她,眼神如黑曜石般诱着她,眸里荡着清冽和澄澈,让苏迦妮完全挪不开眼,她下意识就缩了缩脖子,身体也往后仰想退开些。

迟域手还贴在她脸上,突然往下滑捏住她的下巴,他整个人凑近,缩短两个人的距离。

她退一厘米,他就进五厘米。

她不敢动了。

迟域满意地看她,撩唇问道,“怕我?”

“有…有点。”

“呵。怕也没用,以后乖点,记住我说的话。”

迟域捏得不用力,苏迦妮稍稍晃了下脑袋,下巴就从他的禁锢中逃了出来。

他收回手,撑在她的腿侧,五根手指抓紧木椅的边缘,距离近得呼吸几乎喷薄在她脸上,“记好了?”

苏迦妮扭头到旁边,视线落在凉亭柱子粗糙的雕纹上,嘴里含糊着回答,“知道了知道了,记得很清楚了。”

她嘴上说知道,却没把这些往心里装。

刚才不过是气焰嚣张耍个嘴皮子,重生的她压根就没打算要跟谁谈恋爱,谈起来多浪费时间啊。

迟域剑眉微蹙,稍稍站直了小腿,撑在她身侧的手臂也跟着绷紧,视线更高了些,“怕我还敢敷衍我,嗯?”

“没有呀。”

“苏迦妮,昨天你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应承说会视频,结果呢?”

他等一晚上她都没动静,他视频打过去,无法接通,电话打过去,关机了。

“这…我赶作业太晚,手机后来没电了,我又累得睡着了......”

“手机给我。”

“你要我手机做什么?”

苏迦妮问归问,手还是很诚实地把手机交了出去。

迟域终于退开了些,站在她面前,拿着她的手机,也没问密码,径直就输了他的生日。

手机,解锁了。

解!锁!了!

迟域勾唇,意味深长地瞟了她一眼。

苏迦妮表情有点僵,她平时都是用指纹和人脸解锁,很久很久没用到密码,以至于她完全忘记在重生前设定的手机密码是迟域的生日,更别谈重设密码。

小说《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晨曦重生三天,逐渐适应。

迟轩执三天没到教室来。

第四天,刚好是周六,课上到下午快六点,收上去的手机发了下来,放假。

苏晨曦住校,这一天刚好要回家。

楼梯拐弯处。

她背着双肩包往下走。

突然被一名清瘦的男生堵住,“苏……晨曦。”

苏晨曦本不打算停,但她瞥见楼底大树下站着几个男生,其中一个颀长挺拔,宽肩窄腰,是迟轩执。

如果她现在下去,很难不碰到他。

还是,在这缓缓好了。

她看向男生,很礼貌地微笑。

“你好?”

“你…你好,我…听说你喜欢逛…逛书店找习题?”

“嗯。我不着急走,你可以慢慢说。”

“……刚好我知道花市大街新开了家书店,有很多宝藏书和模拟题库试卷,苏晨曦,你要不要去?”

哦,是他。

苏晨曦想起来前世也有这么个男生堵她,而她生怕迟轩执觉得她勾三搭四,话都没跟这男生说一句,径直就往楼下走,他追在她后面叽里呱啦地说一堆,她走得飞快,几乎用跑的,见他还跟着,就回头恶狠狠地瞪他。

现在她没了那样的顾虑。

她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谢谢。那家书店叫什么名字?麻烦你说说,我记下。”

余光瞟见楼下没了那熟悉的身影,苏晨曦松了一口气。

男生也拿出了手机,“名字有点拗口,不如我加你好友,发给你吧?”

苏晨曦正打算拒绝,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让。”

男生顿感周围气压低得骇人,紧张得又结巴起来,“迟……迟轩执?”

“嗯。”

迟轩执淡淡地应了一声。

倒是跟迟轩执一起上楼的男生伸手搭上了搭讪那位的肩膀,“可以啊骚年,敢撬我们执哥的墙角?”

“不……不是,我……只是我……”

男生声音都在抖,他翻出一张花里胡哨的宣传单,递到苏晨曦的面前,“书……书店地址,再见!!”

话刚说完,他人就没了影儿。

“啧!就这么点胆儿。苏晨曦,别跟我说你看得上?就算追不上我们执哥,也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

苏晨曦面无表情,“我觉得他挺好的,你别这样说他。”

“比我们执哥好?”

“……………”

众人沉默。

周遭的温度突然降低了许多。

迟轩执神色清浅,看都没多看苏晨曦一眼,抬起脚往楼上走。

苏晨曦背对着他,蹲下去捡书店宣传单,刚才那男生动作太快,纸张她都没来得及接,就飘到了地上。

捡到手,她拿着它就下楼。

她脚下生风,走得飞快,同样是很快就没了影儿。

迟轩执修长的腿突然顿住,上楼梯的白色球鞋转了方向。

“哎?执哥??不上楼了?不是说要来拿东西吗?哎,执哥,等等我们哎!周狗,你拦我做什么?”

“闭嘴吧你。执哥生气了,你没看出来?”

“啊?生什么气?生谁的气??”

*

苏晨曦出了校门。

这才想起来,她除了校园卡,身无分文。

她原先小有存款,每月零花和生活费4W+,不算少了,但为了追迟轩执,她砸光了所有的现金流。

现在包里掏不出半毛钱,手机里也是一贫如洗,别说打车,坐公交地铁都不行。

上个月两次回家,她都是硬蹭迟轩执的接送车。

她也是这时才想起来,这次放假,为了能继续蹭车,她几天前就交代司机不要来接。

真的是………

哎哎哎。

苏晨曦连声叹气,嫌弃前世的自己。

好在,她记起林米乐还没走,当即求助热心同桌。

沟通好后,苏晨曦手里捏着花里胡哨的纸张,等在路边。

不远处。

黑色大奔里。

迟轩执坐在后座,神色晦暗不明,视线透过挡风玻璃,凉凉地定在路边那抹熟悉的身影上。

警卫员司机扭过头来问他,“少爷,跟苏丫头吵架了?”

迟轩执没回答。

司机继续问,“苏丫头是不是没看到我们的车停在这里等她?要不我开过去吧?”

迟轩执还是没回答。

司机从他毫无表情的表情里琢磨出意味来,这不反对,就是默认嘛!

于是司机缓缓往苏晨曦的方向开去。

离得近了。

一辆白色SUV抢先停在苏晨曦面前,只见后车门自动滑开,苏晨曦笑脸如花地坐了进去。

车,扬长而去。

司机:…………

大奔内的冷气瞬间冻死个人,司机连打了两个喷嚏。

“少爷,这不怪我吧?”

迟轩执这时才开口,“多事。掉头,回老宅。”

语气凉飕飕的,已经能明显听得出来,心情很不好了喂!

司机忍着笑,皱出了一张仇大苦深的老脸。

“好嘞,马上掉头,少爷您坐稳啰!”



谁都懂。

男生短发,戴女生扎头发用的小皮筋,代表这株草已经有主了呀。

这是一种无声又宠溺的宣告。

迟为简戴了小皮筋,就是说他这次真的有女朋友,不是别人乱传的!

苏星蕴看向手腕上的彩钻手链,果然是她想多了,跟他无关啊!

她僵硬的表情彻底松开,眉眼立刻染上笑意。

国民校草TOP1。

戴皮筋官宣女友。

好甜好狗血!

沈凝一被吸引,撕掉脸上敷好的面膜拍着脸凑过来,“暖暖,你说的那校草,他女朋友也是你们清大的?”

“不知道。”

“?”

“可能比较注重隐z私?没说他女朋友是谁。唯一可能知情的周洺玺也不肯透露给大家。我们都在猜呢,校盟圈里惊现各种分析预测帖,火得不要不要的。”

“………你们非医大学生真闲。”

“是吧?其实我们清大也挺忙,但八卦的时间总能挤出来,没办法,我们脑子好使。”

“………”

“同桌”,林暖的语气突然有点失落和幽怨,“我还以为你知道迟为简的女朋友是谁呢!”

“啊?”

“自从你离京去了苏市,我磕的CP就BE了,我还以为现在突然有转机哎哎哎……”

苏星蕴明白过来,原来林暖至今还觉得她喜欢迟为简而迟为简也喜欢她,她轻笑,“你磕新CP去。”

“磕伤了磕不动了。”

挂了语音。

屏幕停留在苏星蕴和林暖的对话框。

沈凝一看到缩小图,眼冒星星,“迦妮殿下,请点开这图,让我看看国民校草长什么样!”

“我也要看!”

“我也要!!”

陈玥桐和李幼琀都凑了过来。

苏星蕴笑着拿指尖点开,“公主殿下们,请看。”

迟为简的照片被放大,他不经意瞥向镜头的冰冷眼神和那张完美的侧脸,瞬间占满苏星蕴整个手机屏幕。

他的脸,鬼斧天工,冷白质感,一直就帅得很有侵略感,给人的视觉冲击极其强烈。

三个凑过来的女生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卧!”

“好牛、的颜!”

“不愧是国、民、校、草!草!!”

“还有他的照片吗?还想看!!”

苏星蕴无奈,只得把林暖发过来的截图挨个点开给她们看。

最后一张。

迟为简穿着运动衣坐在绿草茵上,右手轻扯着左手手腕的那圈头绳,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修长的手指,青筋微露的手。

暧昧的碎钻头绳。

画面定格。

却诱惑着人去想,下一秒,他放开头绳,皮筋弹到他冷白的皮肤上,那碎钻会被撞出什么样的光彩。

苏星蕴微眯起眼,总觉得这黑色的碎钻头绳好像在哪里见过??

“苏星蕴……”

“?”

沈凝一居然突然喊她的全名?

苏星蕴疑惑地抬起头。

沈凝一盯着她的脸,“你有没有觉得这圈头绳很眼熟?”

“有…点?”

沈凝一视线移到苏星蕴头上。

陈玥桐也看过去。

李幼琀也是。

三个女生盯着苏星蕴的头发,不吱声了。

苏星蕴毛骨悚然。

她颤抖着手扯下绑头上的发绳,撑开,跟手机照片对比。

不能说像。

只能说一模一样。

“………我说是巧合,你们信吗?”

“呵!”

三个女生回以雷同的假笑。

明显是不信的。

苏星蕴哭笑不得。

“我不知道迟为简的女朋友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跟我一样的头绳,但我很清楚自己没有男朋友啊!”

“我们四个人吃在一个食堂,睡在一个宿舍,我有没有男朋友,你们应该很清楚呀!”

“也对。你几乎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从没见他找过你,也没见你找过他。如果是异地恋的男女朋友,总不能这么久了,电话视频都不打一个的吧?”

“冷战期?”

苏星蕴摇头。

“那你这圈头绳?”

“18k金碎钻头绳,1200一对,我在京市商场一家店里买来的,不是定制,谁看中都能当场买走,可能我跟他女朋友恰巧用了同款?”

沈凝一抓住了关键词,“一对?你买了一对?现在一根绑你头上,另外一根在哪里?”

“..........”

苏星蕴骨寒毛竖。

坦白讲。

她也不记得另一根头绳在哪里。

这玩意儿,她前段时间才翻出来用。

盒子里有发票和只剩一根的头绳,她当时还以为另一根用坏或者弄丢了,没有想是不是以前拿到迟为简面前献了宝。

她送给迟为简的东西太多太多,红螺寺开过光的串儿,喜马拉雅的瓶装雪,南极信天翁的羽毛等等等,主打一个狂轰滥炸,送礼走量。偶尔她也精准打击,比如迟为简竞赛集训没赶上郊游,她就从香山捡红叶回来给他。

总之,礼物千奇百怪,有的他收了丢了,有的他拒收。

送他的礼物,像皮筋这样正常点的、价位低的,苏星蕴印象不深,六年后重生回来的她更加记不清。

陈玥桐见苏星蕴哑口无言表情很呆,笑着说,“散了散了,我们已经为这位国民校草浪费了十几分钟。”

“是哦!得睡了,不然面膜白敷了。”

“睡了睡了,迦妮晚安。”

“晚安......”

苏星蕴夜晚安不了一点。

她背了大段大段的系统解剖学内容,还是睡不着觉。

辗转反侧。

最后苏星蕴咬着唇拿出手机,下了林暖说的校盟圈。

点进去。

正准备填手机号注册,就看到热点弹窗,“附中校花白嫣落戴黑色碎钻头绳”,苏星蕴点开来看。

有人在十分钟前发了白嫣落的照片,说是海外偶遇拍戏的前附中校花,发现校花头上正戴着迟为简同款头绳。

有图有真相。

大半夜的,爆了。

苏星蕴看完帖子里的照片,面无表情地删了应用。

果然,又是她多想了。

迟为简的女朋友,原来是白嫣落。

校草配校花。

这不挺完美的嘛?

他们早就该在一起,高调地在一起,省得别的人痴心妄想,插足进去,最后还落得一身伤。

苏星蕴微笑着把手机放一边,一身的惊悚尽去,终于香香甜甜地沉入梦乡。


苏迦妮带外公来找林暖。

距离不远。

林家为了规避堵车可能带来的迟到,也住在考场附近的酒店。

林暖已经从医院回来。

“同桌,呜呜呜........”

见到苏迦妮,林暖就扑过来抱她,一双眼睛已经哭肿。

苏迦妮拍她的后背。

“林暖,你信我吗?”

“呜呜?”

“我外公是老中医,也许能帮你。”

林暖立即就收了眼泪。

“咱外公还是老中医??外公,快帮我看看!!我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您身上了!!”

“……………”

苏老给林暖把脉,“不难治,要扎针。”

“多久能好?”

“不出一个小时。”

林暖喜出望外,两只胳膊都伸了出来,“扎!使劲扎!!”

林家人纷纷打量苏迦妮的外公,这位老人白发苍苍,衣着朴素,气质温文儒雅,身上有股极淡的药草味,一时也看不出个高低。

林母面露难色,“这,扎针会不会有副作用?”

林婶含蓄问道,“您老先前治过这样的病症吗?”

林父欲言又止,终究没问出口。

苏迦妮看出他们担心林暖也担心外公无证行医,于是她委婉地说出外公的名字。

响当当的名字。

落地如有声。

林家人脸色骤变。

“苏老!竟是苏老!”

“是我们眼拙了,您老能出手医治我家林暖,我林家何其幸运!”

“请您下针,有什么需要协助的,请您告诉我。”

“呜呜呜,苏迦妮,太感谢你了!!!”

“不用谢我,我只是搬救兵的猴子。”

一群人都笑了。

先前哭坟般的气氛一扫而空。

医治很顺利。

林暖健健康康地跑去考场,林家人千恩万谢,要设宴答谢苏老。

苏迦妮替外公拒绝。

她外公生性淡薄,最不喜掺和人情世故。

酒店门口。

苏母苏梨素等着,见苏迦妮和苏老出来立刻上前。

“爸......”

“哼!”

苏老从鼻子嗤出冷哼,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苏母赶忙跟在后面,给女儿苏迦妮使眼色。

苏迦妮当没看见,挽住苏老的手臂,“外公晚上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不去。回酒店,吃外卖。”

“外公不是说外卖不健康,让我别吃?”

“偶尔一餐,吃不死。”

“好吧,那我陪外公一起吃外卖。”

“这怎么行?!外公的迦妮小宝贝怎么能吃外卖?!!你赶紧选个地方,外公请客!!”

苏迦妮鼻子酸,忍着泪没说话。

她都不敢想,前世外公知道她抑郁到坠崖身亡,会怎样痛心。

苏梨素见缝插针,“你抠抠搜搜的,妮妮怎么舍得花你的钱,还是我来请。吃饭的地儿我都提前约好了。”

“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生活简朴能叫抠搜?给你,我确实一分钱也不想花。我这全副家当都是留给小迦妮的。跟你吃饭?哼,气都气饱了。”

得,饭还没吃,苏梨素也饱了。

餐厅。

包厢。

苏迦妮、苏梨素和苏老都在。

苏梨素说要庆祝苏迦妮结束高考,苏老二话不多说就跟着来了。

三个人口味相近,没怎么说话,吃得还算和谐。

差不多吃饱。

苏梨素才开口,“爸,我要离婚了,现在已经在走离婚程序。”

苏老顿住。

苏迦妮感到意外,她记得前世她爸妈都在玩,但谁也没提过离婚,到后来,她爸扩大公司规模失败,欠了巨债,一蹶不振还染上了豪赌,不光吸迟域的血,连她外公在苏市的医馆也不放过。

现在扩建资金刚到位,她妈苏梨素就离婚,破局了啊!

“哼!终于看清那混蛋的德性了?当初不知道是谁,死活要嫁给他!!”

“是我。”

“那又是谁拿着你妈化疗的钱去给他当那做生意的本钱?!”

“是我。但钱是我妈给我的,她不想化疗,她说那样活着太痛苦。”

“苏梨素!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妈为什么要那样说!!”

“爸......说到我妈,我难道不比你心疼?你明明知道,我爱她不比你少。”

“哼!!”

父女二人陷入沉默。

悲痛,矛盾。

苏迦妮问,“什么时候正式离?”

“清算好财产,走完程序,应该在你生日以后了。”

“正好,到时我满18岁,我谁也不跟。”

“妮妮......”

苏老打断她,“我们小迦妮选得好,以后不跟他们这两个讨嫌鬼,有事就找外公。外公虽然没有他们资本家亿万的资产,但也有个医馆,能养活小迦妮。”

“嗯,我赖着外公了。”

“外公巴不得!外公还怕你嫌苏市老旧,不如这京市繁华。”

“怎么会,小时候跟外公外婆住苏市,我不知道多开心。”

“好好好,我们小迦妮不像那两个爱慕虚荣的讨厌鬼。”

苏梨素插话,“爸,离婚后,我会回苏市。”

苏老出口满是嫌弃,“你爱回哪回哪,别来找我!你妈当初给你买的那套婚房,你不是卖了又买回来了?一直空着,你住那去!别烦我!!”

苏梨素:“............”

到底谁是他亲生女儿?!


她默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一言不发。

车到了目的地,停下。

这次,迟域主动开口,“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啊?没啊!”

苏迦妮明显在装傻。

迟域没放过她,“高校联盟圈APP,我也出资了。”

“哦。”

“操场那张照片。”

迟域接着细讲,“戴你碎钻头绳的那张。”

苏迦妮见他提到这,感觉更慌了,她的右手已经去摸车门锁,摸到了,她按了也推门了,但门愣是没开。

中控锁死。

迟域看着勉强强装镇定的苏迦妮,勾起唇,清冷的声音从喉间滚出,“那张照片是我让周洺玺发的。”

“为...为什么?”

“你说呢?”

苏迦妮没敢说。

迟域像是料到她的沉默,沉着声继续,“给某人的回应。”

“想让某人看到我戴了她的皮筋,想让某人知道我答应了她。”

“结果,某人送出的东西自己却忘了,还误会我和另一个不相干的人。”

苏迦妮这时才抬起头来,跟迟域对视。

迟域锁紧她的视线,“某人说说,现在要不要官宣?”

官宣?

官宣什么?

苏迦妮脑子转不过来,她只知道迟域那双要命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眼神禁欲又撩着点不渝的深情,是她梦里最想要的样子,她一颗小心脏都被他锁得牢牢的。

他这样看着她说话,要她的命她都肯给,官宣什么的官宣,她的脑袋不听使唤地点了点。

这头一点的动作,像是破除了魔咒般,让苏迦妮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她又猛地摇头,把跟迟域对上的视线给挪开,闭着眼深呼吸后才开口,“我们还不是.......有什么好官宣的?我们又不是什么可以官宣的关系。”

语气有点恼火。

她在恼她自己明明重生了,还是这么轻易就被迟域蛊惑。

迟域清冷的视线还是落在她身上,听出她的恼火,勾唇,“苏迦妮,如果你想,我们现在就可以是。”

“我不想。”

“嗯。”

迟域应了声,微顿,又接着勾唇,“那我们就还不是。”

“听你的。”

“我....”,苏迦妮心头微颤,软嗲的声音还是很恼火,“迟域,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也别这样对我说话?”

“嗯?”

“话里话外都是暧昧。”

“嗯?”

“会让我以为你在撩我。”

“我确实在。”

“......”

苏迦妮毛骨悚然,迟域他...来真的?

他似乎知道她最喜欢他这双眼睛,他似乎知道怎么说话才最让她扛不住,他随意就能拿捏她,从在皇久楼梯间见面到现在,她像是掉进了他织好的网里,一件件他在她离开京市后做的事情,都被揭开,放到她面前。

又是糖衣炮弹,又是明撩暗诱。

让她此时此刻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个念头,迟域对她会不会是真的有意?

苏迦妮警惕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他来真的,那她该怎么办?迟域这个人,对她的诱惑太大。光是硬扛他的颜值就已经很难,他再说好听的话,再做漂亮的事,她肯定会再度沦陷泥沼。不行不行。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不接茬,当他开玩笑,束之高阁。

苏迦妮视线东躲西飘,从前挡玻璃往外看,见到车前是一家餐厅,她萌生的退意顿时生了退路。

“迟域,你是不是要去吃饭?我已经跟室友们在学校食堂吃过了,我......”

“嗯?”

“我先......”

“嗯?”

迟域视线骤然变冷,气场尤其慑人。

苏迦妮先走的话都到口了又生生地咽下去,当即改口,“我,我可以陪你去,如果你还没吃中饭的话。”

呜呜呜......他好可怕,吃个饭再遁也不是不可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