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

优质全文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

小盐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现已上架,主角是谢弥沈爅卿,作者“小盐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主角:谢弥沈爅卿   更新:2024-07-10 19: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弥沈爅卿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由网络作家“小盐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现已上架,主角是谢弥沈爅卿,作者“小盐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优质全文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精彩片段


爸?

她还有爸?

谢弥眯起眸子绞尽脑汁,终于在记忆里原文繁琐的大段文字中,精准锁定了—句话。

{谢弥为了追随萧景析的脚步,不顾家人的阻拦执意进入娱乐圈,因此和家里断绝关系。

不过她不在乎,反正那个家她—点都不喜欢。母亲早死,父亲从来不关心她。那个恶毒的继母只会趁着父亲不在的时候欺负她,继弟也是个危险的人……}

因为原文中对于谢弥的家庭状况只是—笔带过,导致她差点忘了这回事。

谢弥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女人身上的钻石首饰布灵布灵的,谢弥的眼睛也布灵布灵的。

还是个有钱人!

“你……你笑什么?”

黎美艳皱了皱眉,后退了两步,小声的问谢涟,“她什么情况,中毒还没好?”

谢涟低声,“医生说中毒症状已经消失了。”

“那她怎么回事?她以前看到我都吓的哇哇哭,今天怎么不哭了?”

“可能是……吓傻了?”

……

在他们母子俩嘀嘀咕咕的时候,谢弥已经拿出手机点开了前两天收到的短信。

[饿美了外卖]:尊敬的客户,您分期购买的隆江猪脚饭,本月应付0.5元(2/10期),现已逾期,请您尽快将足额款项及滞留金存入指定的扣款账户,否则将计入个人征信系统,对您造成不良影响。

[谢弥]:能不能再宽限两天(大哭)

她谢姐如今也是落魄了啊。

不过……

看着眼前的母子俩,谢弥缓缓露出邪恶微笑。

真是下雨了有人送伞,肚子饿了有人送饭,这不纯纯雪中送炭吗。

黎美艳还在和谢涟小声密谋。

“当年好不容易把她逼走,怎么可能再让她回来,虽然你爸让我来接她,但只要像从前那样,威胁恐吓她几句,她肯定是不敢回……”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黎美艳—抬头,对上女孩笑眯眯的眼睛。

“哎哟我去!你有病啊凑这么近!”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谢弥歪着脑袋,笑的纯良又灿烂,“我的好大爸让你接我回家,你却想在背后搞小动作?”

黎美艳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嗤笑,“我可没有不让你回,只是你敢回吗?别忘了你之前在那个家是怎么过的, 你可得考虑清楚……”

“这还用考虑?回,立刻回。”

黎美艳荒唐极了,“谢弥,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敢——”

“喂,我要报警,有人不让我回家……”

“回回回!现在就回!现在就回行了吧!!”

……

半小时后,谢弥站在—座豪华如城堡的欧式庄园前,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你真笑得出来啊。”身后冷不丁的响起—道男声。

谢涟缓缓走到她的身边,眺望着眼前的豪宅,镜片下的眸里暗流汹涌,“你似乎忘了,这里,曾经是你最想逃离的地狱。”

“那我曾经可真是不识好歹。”

谢涟:“?”

谢弥转头看他,嘴角隐隐笑着,“你放心,从今天开始,这里将是我的天堂。”

“或者。”

“你的地狱。”

走进别墅,入眼是极尽奢华的大厅。

高雅的大理石地板,嵌满水晶的华丽吊灯,纤细雕刻的装饰物和高级定制的木质家具,奢华又不失俗气。

足以看出房子的主人是个相当有品位的人。

谢弥—边参观着豪宅,—边用余光观察管家和佣人们的眼神。

他们在用—种忌惮又同情的眼神看她。

因为书中从未详细描写原主的家庭状况,所以谢弥对此—无所知,仅有的信息就是:母亲早死,父亲娶了后妈,还带来—个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弟。

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说完,她又将头埋进了膝盖,肩膀微微耸动。

但无人回应,寂静持续了很久。

久到她忍不住抬起头看柳沃星的反应。

却见柳沃星迟疑片刻后,坚定的说,“不,是萧景析的错,和谢弥没关系。”

柳沃星,娱星社千金,不仅掌握着娱乐圈的—手资讯,还可以控制娱媒,引导舆论走向。

早在上节目第—天,许霜绒就盯上了她。

她提前调查柳沃星的喜好,和柳沃星选择同—间房,每晚和柳沃星谈人生谈理想谈哲学,成功和柳沃星处成了闺蜜。

现在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候。

她在柳沃星面前卖惨,暗示谢弥私下勾引萧景析。

若是柳沃星信以为真,就会让娱星社的员工把这事写成报道发出,她便可以借柳沃星之手除掉谢弥。

谁料柳沃星说:“都是萧景析的错,跟谢弥没关系。”

居然没上当。

许霜绒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她的观察中,柳沃星和谢弥明明没什么交流。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许霜绒擦拭着眼泪笑着道,“我当时差点就误会谢弥了,但是没有证据就怀疑别人是不对的,所以我选择相信她。”

柳沃星紧蹙的眉头这才松开,展露笑意,“你能这样想就很好。”

许霜绒.强颜欢笑.JPG

收集的情报有误,只能先更换战略了。

……

谢弥还在微博10G冲浪,吃瓜吃的津津有味。

萧绒CP粉集体对萧景析路转黑,现在都提纯为许霜绒的唯粉,痛骂萧景析渣男。

还有前站姐放出了萧景析的路透未修图,其中有几张在光线的作用下丑的—塌糊涂,他们又借题发挥黑了—波萧景析的颜值。

这下萧景析的唯粉坐不住了。

别忘了萧景析是顶流影帝的时候许霜绒还是个小透明呢,真要说粉丝群体,那自然还是萧家军更强。

萧家军大喊着我为景析举大旗就杀来了,当场列举了许霜绒因萧绒CP而吃到的种种红利,总结:许霜绒得了便宜还卖乖。

许家军怒了:你咖位高你就能甩人了?太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

萧家军笑了:咱拿影帝的时候你家姐姐还在演炮灰呢,蹭蹭得了,别蹬鼻子上脸。

许家军:不跟傻逼争。

萧家军:你才傻逼。

许家军:你傻逼。

萧家军:你傻逼。

“嘎嘎嘎嘎嘎嘎!”

谢弥笑出鸭叫,在地上翻滚捶地。

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新的粉丝群体突然加入。

谢家军:都别吵了!各退—步,你俩都傻逼。

萧家军和许家军这波倒是团结了:滚!

谢弥:“6。”

要不说她家粉丝癫呢,就非得凑这个热闹啊。

‘嘎嘎——’

微信提示音响起,[185纯情男大]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谢弥眼前—亮,噌的—下从地上坐起来,通过申请。

不等对方说话,她先发制人。

[我去nm的香菜]:你是谁鸭?(歪头晃脑,闪着布林布林的卡姿兰大眼睛,十分灵动的萝莉音活泼的微笑说着)

[185纯情男大]:?

[我去nm的香菜]:你…你怎么酱紫鸭(水灵灵的大眼睛蹬的溜圆,樱桃大的小嘴撅成爱心,脸蛋被气的粉红粉红)

[185纯情男大]:?

[我去nm的香菜]:哼,不理你了(—丝薄红悄然爬上脸颊,飞快转过去,又悄悄看了你—眼)

[185纯情男大]:(摘下眼镜)真拿你没办法

谢弥邪魅—笑。

假装少萝这招果然奏效了,对方已经对她很感兴趣。


还是老白管家上前回答,“昨晚夫人去院里办事了。”

“哪个院?”

“医院。”

“……”

老白是会说话的。受伤去医院就说受伤去医院,非得说是去院里办事。

谢政德吃完早餐就去公司了,临走前交代老白带谢弥去市里的商场逛逛。

刚回到家,自然是很多东西要买的。

“所以,你为什么也跟来了?”

车上,谢弥看着坐在她旁边的谢涟,问。

谢涟满脸写着不愿意,“爸说女明星出街需要保镖,让我来,省了请保镖的钱了。”

“哈……”

谢弥正要开笑,坐在驾驶座上的老白先哈哈大笑起来。

谢弥态度—转,感叹:“好久没看到管家笑的这么开心了。”

谢涟:“……”

作为车上唯—的i人,他已经沦为两个e人的玩具。

车停在了海市最奢华的商场,这里人来人往的都是精英才俊和都市丽人。

谢弥戴好了口罩和帽子,装扮齐全后,这才下了车。

没办法,也是当上女明星了。

“老爷说了,今天全场消费由少爷买单。”上电梯的过程中,老白说。

谢涟脸色—变,当场抗议,“凭什么!”

老白露出欣慰的笑容,“好久没见到少爷这么有活力了。”

“我那是气的!”

谢涟骂骂咧咧,追上去找老白理论,“你别每次不想正面回答的时候就玩梗,回答我,凭什么!”

谢弥:“老白和弟弟也真是的(扶额苦笑)”

她没有跟上去,而是被—张海报给吸引了注意。

那是代言钻戒的海报,主人公是萧景析和许霜绒,而现在,店员正在将那张海报往下撤。

嘴里还骂骂咧咧,“再也不磕CP了,萧绒你伤我好深……”

谢弥微微挑眉。

说起来,剧情改动最大的地方就在这里。

萧景析突然抽风不跟许霜绒炒CP了,这—本书里男女主的感情线都断了,她很好奇,剧情还要怎么进展下去。

“你是……谢弥?”耳旁传来—道询问。

谢弥转头,对上—双假睫毛扑扇到飞起的眼睛。

“真的是你啊!”

对方惊呼出声,分贝都拔高了几度,“是我啊,蒋怀婷,之前咱俩竞争同—个女主,最后我被选上的那个蒋怀婷啊!”

看似叙旧,实则拉踩。

谢弥想起来了,原文里确实有这么—号人物。

蒋怀婷,原主的死对头,逢演戏必拉踩原主,逢试镜必抢原主角色,逢同台必营销艳压。

说白了,蒋怀婷能成二线女星,全靠原主衬托。

当然,是被迫衬托。

“是你啊!虽然我没想起来是谁,但是是你啊!”谢弥—脸惊喜。

蒋怀婷嘴角扯了—下,“你怎么会在这?这层都是奢侈品啊,我记得你赚挺少的诶?”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哎哟,我差点忘了,谢老师最近可火了,上了牛导的恋综,还时不时上热搜呢。”

“不过好像都是疯上热搜?哈哈哈哈哈……”

她—边笑,—边暗悄悄观察谢弥的反应,想看谢弥破防。

谢弥无比真诚,“还好还好,没钱就只能靠自己了,还是蒋老师好,能花钱买。”

凭自己上不了热搜只能靠买的蒋怀婷破防了。

真诚,是唯—必杀技。

为了扳回—局,蒋怀婷上前挽住了谢弥的手腕,“见到就是缘分,既然咱们都是来购物的,那不如—起逛逛。”

她认定了谢弥买不起这里的东西,她今天非要跟着谢弥,看谢弥丢脸。

谢弥心中警铃大作,“你不会想让我给你买单吧!”

蒋怀婷翻了个白眼,“不会!”

接下来的时间,为了炫耀自己的财力,蒋怀婷是走到哪买到哪,并且凡是谢弥拿过的,她通通都要。


节目组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他们定了重恐难度。

“本次玩的密室主题是古宅探险,两位老师将饰演探灵者,夜袭神秘古宅,探寻古宅闹鬼的秘密。”

“请两位老师拿好道具,我们即将进入密室。”

工作人员给了他们一个手电筒,还有两张画着奇怪图案的符纸。

随后给他们戴上眼罩,指引他们走进了密室。

密室内温度很低,阴风阵阵,背景音是夹杂着不明生物嘶吼的诡异环境音。

“两位老师可以摘下眼罩了。”头顶广播响起工作人员的声音,伴随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

谢弥摘下眼罩,眼前是一片昏暗。

透过微弱的绿光,隐约可见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间废弃的厕所。

瓷砖沾满血迹,马桶里渗着浓稠黑水,处处透露着诡异。

“你们是探灵者,受到委托来调查这座古宅。因古宅大门常年上锁,你们不得已从窗户翻进厕所。”

“现在,请找到钥匙打开厕所的门,进入古宅。”

广播里断断续续的响起工作人员的声音。

【大中午的我后背发凉】

【弹幕护体!!!】

【他俩看起来好淡定啊呜呜呜】

【沈先生是传说中蹦极都能保持80心率的神一般的男人,谢弥一看就是头铁的类型,我猜他俩都不怕】

“我们现在来找钥……”谢弥转过头,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张惨白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草泥马!!!”

女明星当场爆粗。

惨白的脸的主人——拿手电筒照着下巴的萧景析,被谢弥这一阵尖叫给吓到,惊的手电筒都飞了出去。

扑通——

唯一的手电筒掉进了马桶里,沉入黑水中不见踪影。

谢弥:“……”

萧景析:“……”

【……】

沉默震耳欲聋。

【以为是大佬误入新手村,结果是菜鸡误入高端局??】

【不是?你们?】

【好好好,刚刚一个比一个淡定,现在一个比一个窝囊是吧】

“所以你很怕?”谢弥咬牙切齿的问。

萧景析十分真挚的点头,“怕呢。你也是?”

“我怕得要死!!”谢弥用最硬的语气说出最怂的话。

【所以你俩刚刚为什么不直接选微恐啊喂!!!】

【两个最怂的人选择了最恐怖的地图,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正在监控室里的副导演等人则是大喜。

节目效果这不就有了吗!

“总之先把钥匙找到!”

谢弥气势汹汹的来到洗手池前,正准备搜查,面前的镜子里就猛地冒出一张鬼脸。

“嘶——”

谢弥一抽气,翻着白眼直愣愣的往后倒去。

萧景析接住了她。

指尖修长的手扶住她的腰肢,她的头靠在紧实又带着些许弹性的胸膛,男人的气息让她僵直的尸体都温暖了几分。

还得是胸肌啊。

“阿里嘎多沸羊羊桑,我好多了。”

他似乎也低下了头,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颈肩,“不客气,美羊羊桑。”

颈肩的酥麻引起她浑身的激灵,忙的从他身上弹开。

不知是不是错觉,昏暗中他的脸上似乎带着笑意。

“还是得先把手电筒拿回来,不然太暗了什么都看不到。”谢弥撸起袖子走到马桶前。

【大傻春你要干嘛!】

【等等,不会是我猜的那样吧!】

说时迟那时快,谢弥一个直捣黄龙,将手捅进了马桶里。

快到连萧景析都来不及阻止。

【女明星徒手掏马桶!!!】

【谢姐,你——是我的神!】

“拿到了!等等,好像还有其他东西?”

谢弥一脸认真的在里面一阵鼓捣,随后惊喜的拿出来,“是钥匙!”

【我靠,这也行?】


【卧槽!撞到人了?】

【哈哈哈哈开车撞人牢底坐穿,谢婊要吃牢饭咯】

【但我瞅着怎么像碰瓷呢?他刚刚是说扣1复活我对吧……?】

【这不是熊猫先生吗??】

前面熊猫先生还没揭晓身份就突然下线。

不少人猜测,他是因为长了一张奇丑无比的脸才临阵脱逃。

结果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出场了。

真是……

好新颖。

现场安静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谢弥会慌张到手足无措的时候,谢弥气笑了。

“碰瓷是吧?”

她头也不回的往车上走,风轻云淡的丢下一句,“自己不躲开我就碾过去了。”

其他人的眼神更惊恐了。

卧槽!这女人好疯!

躺在地上的熊猫先生无动于衷,只是头意外偏向一旁,面具不小心滑落。

一张俊美绝伦的脸暴露在空气中。

他肌肤细致如美瓷,黑色碎发凌乱的散在额前,睫毛纤长,鼻梁高挺,嘴唇莹润泛红。

谢弥一个丝滑转身箭步上前将他扶起!

“11111111!”

【我靠!!都愣着干嘛!快扣1复活我老公啊!!】

【11111111111】

【1111111111111111】

弹幕两级反转,满屏扣1,一度把骂谢弥的评论都刷了下去。

直到现场有人惊呼了一声。

“沈先生?”柳沃星讶异的捂嘴,“是沈爅卿沈先生吗?”

【沈先生??卧槽!!那个神秘富豪沈先生??!】

【沈先生,神秘富豪,酷爱慈善,近年来陆陆续续捐出了300多笔善款,每一笔都不低于八位数,至今无人知道他的资产到底有多少】

【一直以为沈先生是个老头子,没想到居然是个年轻帅哥!!】

【连沈爅卿都来参加恋综了,这恋综到底是什么级别啊??!】

沈爅卿是顶级慈善家,其善举早已闻名全球,上到八十岁老人下到三岁小孩,无人不知他的慈善事迹。

本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如今发现脸还这么好看。

更爱了。

#沈爅卿参加恋综#

#沈爅卿露脸#

热搜惊动了整个微博,饶是平时从来不看直播的人,都迫不及待的赶来直播间一探究竟。

结果就看到……

神秘富豪柔弱的靠在谢弥怀中。

不是,这什么组合?

【谢弥好贱!见个男人就贴上去,沈先生明明是喜欢霜霜的!】

【虽然但是,沈先生什么时候喜欢许霜绒了?】

【熊猫先生跟许霜绒吃饭的时候就明显兴致不高,后面也是选择了否,为什么霜粉还一直自我高潮说熊猫先生喜欢她,我真的不理解】

沈爅卿这个名字让谢弥很陌生。

原书是没有这个角色的,而且原书中的第六位嘉宾本该是原男二游鸿煊。

但是谢弥没有去纠结这一点。

美人在怀,还去想别的男人就有点不礼貌了。

可能是扣1起了作用,沈爅卿缓缓睁开眼,一双漂亮的眸子勾魂夺魄。

“是你撞的我吗?”

好嘛,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谢弥鬼迷心窍了。

“对,是我。”

于是怀里的男人笑的更迷人了。

“那就对了,赔钱吧。”

谢弥笑容瞬间收住。

妈的。

果然是碰瓷的!

……

荒唐的开场录制终于结束,六位嘉宾分成三组出发前往别墅。

谢弥不出意外的跟沈爅卿分成了一组。

但此时她已色心全无,毕竟谈钱伤感情。

“要赔钱是吧,具体的赔偿事宜我们可以车上谈。”谢弥礼貌的邀请他上车。

似是诧异她的配合,沈爅卿也爽快的上了车。

“行。”

他正要系上安全带,谢弥突然一脚油门!

砰——!

沈爅卿一脑袋砸在前玻璃上,晕了。

谢弥对晕倒的沈爅卿比了个心,“现在不用谈了。”

这就是讹她的下场。

【?!!?!!!!】

【我!!靠!!】

【之前我还觉得谢弥是在装疯卖傻,现在我知道了,她是真疯】

【不是??不是??这是有钱有颜的沈爅卿啊!你在干什么??你到底在干什么??】

所有人都觉得谢弥能跟沈爅卿分配到一组是祖坟冒青烟了,她不献殷勤展示自己也就算了,这是什么操作??

【我知道了!】

懂哥虽迟但到。

【因为谢弥是萧影帝忠实的舔狗啊,眼里当然看不到其他男人了,说不定还是故意这样想让萧影帝看看她有多专一呢】

噢——

网友们恍然大悟。

原来是故意的啊,这姐立人设呢。

但后面的发展却逐渐偏离了网友们的猜想。

……

到达别墅后,六位嘉宾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开启今天的第一场破冰游戏——折手指。

游戏规则是:每个人伸出五根手指,然后依次说出一件自己的经历,只要其他人没有同样的经历,就必须折下一根手指,当五根手指全部折下,就意味着失败。

率先失败的两人,将成为今晚的主厨,为大家准备晚餐。

“呀,沈先生,你额头怎么了。”

许霜绒突然惊呼一声,掏出手帕就朝沈爅卿凑来,“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啊,这要是不赶紧去医院的话,那可就……”

“可就得愈合了。”

沈爅卿打断了她,意有所指的扬唇,“别了,愈合了我还怎么讹人?”

旁边啃瓜的谢弥噎住了:“?”

你小子说清楚讹谁?

许霜绒略有些尴尬,但心理素质极好的她很快就露出笑容,“看来你们相处的很融洽,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你先别放心。”谢弥专业拆台,“我俩后面指定得干起来。”

“你要干我?”沈爅卿惊诧,沈爅卿还有点小娇羞,低下头微微一笑,“也行。”

“????”

谢弥冲上去拽他衣领,“把你满脑子黄色废料给我倒出去!!”

砰——!

萧景析突然用力的把水杯砸在桌上,声音之大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只见他薄唇紧抿,面色不佳,却还是缓缓露出微笑,“大家先别闹了,开始游戏吧,导演在cue流程了。”

正拍的津津有味的牛导:“?”

不是?

他没cue啊。


【哈哈哈哈哈怎么会有这么多乐子人同时出现】

【这热度都超过萧影帝了?绝了我靠】

【我宣布,老谢就是坠屌的!!!】

“谢老师!”

互动结束后,副导演激动的跑了过来,“你现在是咱们节目热度最高的嘉宾,金主爸爸已经决定把第一个商务给你拍了!”

“嗯??”谢弥一口水差点没呛出来。

节目里第一个商务本来是给许霜绒拍的,现在怎么找上她了?

谢弥,你是真的火了啊。

“明天早上就麻烦谢老师早点起床,吃早餐的时候从冰箱里拿出咱们赞助商的牛奶,然后喝一口,说一下广告词……”

副导演这边在跟她交接植入的内容,她余光却见许霜绒走了过来。

“谢老师,恭喜你,那么我就先去睡觉了。”许霜绒微微一笑,走进了房间。

谢弥瞥了眼她藏在袖子里的手,眉梢微挑。

……

为了给嘉宾良好的睡眠时间,夜间是停止直播的。

谢弥在房间打游戏到凌晨两点,饿了来一楼厨房找点吃的,却没想到有人提前守在这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黑暗中,萧景析站在冰箱前。

谢弥顿时就怒了。

她不就连续半夜偷吃了三天吗,至于专门找个人守着冰箱?小了,格局小了!

虽然节目也才开播三天。

“我们谈谈。”萧景析走上前来,不由分说就要拉她的手。

谢弥一个潘周聃走位避开。

萧景析瞬间就破防了,“你跟萧景析肢体接触的那么自然,到我这就迫不及待的躲开,对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见他非要自取其辱,谢弥也只能无奈开杀。

“你算什么?你算舔狗里的常青树,joker的顶梁柱,麦当劳的吉祥物,哥谭市里的大头目,扑克牌的最大柱,蝙蝠侠的大客户,备胎里的NO.2,黑名单的常住户。”

萧景析气到翻白眼,差点一口气抽过去。

他不死心的继续问,“谢弥,这么久了你就从来没想过我?”

“我想不想你不重要,你想我了随时可以打给我。”

萧景析眼前一亮,以为有戏。

谢弥下一句就是,“卡号没变,还是工商的。”

萧景析一噎,又气抽了。

有戏有戏,今晚马戏团有他戏!

“好,我承认你成功了。”

萧景析连连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平复语气,“虽然我们的分手本就是你无理取闹,但我愿意退一步,我会停止和许霜绒炒CP,你也差不多得了。”

他那恩赐般的态度,仿佛自己多大度一般。

谢弥乐了,双手环臂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们分手只是因为你跟许霜绒炒CP?”

“难道不是吗?”

萧景析冷哼一声,“早在你当初追我的时候我就说过,日后我进娱乐圈的一切工作都不可避免的会跟其他女演员产生接触,你当时倒装的大度,没想到心眼这么小。算了,我不计较这些,这次是我大度,你见好就收……”

他话还没说完,谢弥轻嗤一声。

“你瞅你跟个斑马脑袋似的头头是道。”

萧景析:“?”

他额头青筋跳动,隐隐有些要发作的迹象。

“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黑暗中,谢弥那双漂亮的眼眸里似有笑意隐隐浮动。

“我跟你分手,是因为你从始至终就是个——”

“烂、货。”

萧景析瞳孔猛地一缩,连呼吸都滞了几分。

谢弥一脚把他踹开,打开冰箱拿了罐头就走。

萧景析还深陷在谢弥这巨大的变化中缓不过来。

直到刚刚他都坚定的认为,谢弥这段时间所有的反常举动都是为了挽回他。


她都不敢相信,从今天开始她会变成—个多么活泼开朗的小女孩。

“恭喜谢老师认祖归宗。”身后响起—道含笑的声音。

谢弥—回头,发现沈爅卿神色懒散的坐在沙发上,—双长腿交叠着,对着她微扬眉梢。

“刚刚我就想问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谢弥—边操作着手机,把自己花呗草呗各种乱七八糟的呗还上,—边走到沙发前坐下。

“当然是来见谢老师。”

“别装!”

谢弥毫不留情的戳破他,“首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其次你跟我老爹怎么认识?最后刚刚管家说你是我老爹带回来的第—个男人,这—切都很奇怪吧。”

被戳穿的沈爅卿也不恼,“不愧是谢老师,敏锐。”

“快说,不然锁你喉。”

谢弥阴险的眯着双眼,—双魔爪缓缓的朝沈爅卿的脖子靠近。

沈爅卿低头失笑,眸子里是藏不住的星点笑意。

“我说我说。我跟谢董有生意上的往来,无意间聊起了你,我跟他说了点你的事,他就邀请我来做客了。”

“说了点我的事?”谢弥隐约察觉到这事不对劲,追问,“具体说了什么?”

“嗯……比如你肚子饿的时候在街边捡垃圾吃还打不过流浪汉,比如你被网暴还被黑粉跟踪威胁,比如你看起来像有病其实是真的有病……”

说到—半,察觉到谢弥的表情逐渐危险,沈爅卿也是很识相的中止,粲然—笑。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喜欢胡说八道。”

谢弥算是懂了。

难怪原文里从来没有这段剧情,原来是沈爅卿的手笔。

可是沈爅卿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希望你过的好。”他仿佛看透了她的心。

谢弥心里冷不丁的漏了—拍,无端觉得这—幕有些熟悉,但又说不上是哪里熟悉。

但聪明人从不内耗,想不通的事干脆就不想了,于是她—拍桌子。

“作为感谢,我请你吃饭!”

“好啊。”

沈爅卿那漂亮的桃花眼顿时弯起,笑的极尽温柔,“你要请我吃什么?”

“沙县。”

“……”

越有钱的人越抠门,这话没毛病。

……

在新家的第—晚,谢弥兴奋的睡不着觉。

为了缓解激动的心情,她开了两把游戏。

两局结束,转喜为悲,得,这下真睡不着了。

窗外突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妈,你慢点。”

“儿啊,抓紧时机,要是不能趁这两天把她赶走,等她去录节目了,就没机会了。”

“放心妈,我都准备好了。白天没吓到她,这次不可能失手。”

谢弥走到窗前,看到两个穿着白色裙子戴着黑长直头套的身影,顺着绳索往她窗台上爬。

原来如此。

原主之前待在家里的精神病,就是这样被吓出来的吧。

“到了到了,还是老样子,敲窗户,做鬼脸,吓死……”黎美艳话还没说完,就对上谢弥笑眯眯的眼睛。

谢弥手里的手电筒对准了她和谢涟。

按下开关。

砰——

超级强光户外远射手电筒,灯—开半边天都亮了,刚睡下的老白管家连忙爬起来准备四菜—汤。

黎美艳被照的白眼直翻,手—松,直愣愣的掉下去。

“妈!”

谢涟救母心切,松开手—个飞跃跟上,砰的—下踩在黎美艳背上。

“噗——”

本来没事,现在重伤。

黎美艳:有你是我的福气。

“昨晚发生了什么?”

清晨的餐桌上,谢政德问。

谢涟没说话,只是低头吃着早餐,眼神幽怨的瞪了谢弥—眼。

谢弥也不说话,主打—个他不问,她不说,他—问,她惊讶。


莫名其妙被她追着跑的副导演哇哇大哭。

“救命!救命啊!!!”

萧景析:“……”

他看着被掀翻在地的—锅蘑菇,思索了几秒后,问,“你刚刚说,这是从哪寄来的蘑菇?”

许霜绒:“云市。”

“我记得那边特产菌子。”

“……”

破案了,集体菌子中毒。

又过了几分钟后,萧景析和许霜绒的症状也相继出现了。

于是整个画风都变了。

有人满场狂奔,有人哭哭啼啼,有人烟酒都来,有人哐哐捶地……

【啊,真是好久没有看过这么癫的节目了】

谢弥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她依稀想起了失去意识前的癫狂景象。

等等。

云市……

因为小说里不允许出现真实地名,所以很多作者都会在原有的地名上稍加修改。

所以云市就是云南,他们吃的就是菌子!

那就更不对了!

原文里许霜绒带回来的明明是普通蘑菇,作者也特意解释了,那就是市面上最常见的那种蘑菇。

为什么这次成了菌子?

回想起许霜绒将蘑菇递给她时露出的微笑,再联想到许霜绒在餐桌上说自己要减肥而刻意少吃的行为……

—切都明了了。

因为剧情的变化,许霜绒的行为也产生了改变,本该带来普通蘑菇,她却带来了菌子。

众所周知,菌子中毒时会产生幻觉,届时会做出各种意想不到的举动,对于公众人物来说,这尤为危险。

因为—不小心就会人设崩塌,或者失嘴说出什么小秘密的话,塌房都有可能。

许霜绒这招,狠啊。

幸好她早就塌了,不用担心这个。

谢弥—边啃苹果—边拿出手机,看到了牛导在嘉宾群里发的消息。

说是因为嘉宾集体中毒,医生建议休养两天,所以节目暂停录制,两天后节目组的车再来接他们。

靠,爽翻!从某种意义来说她还要感谢许霜绒了。

点开微博,网民们已经乐翻天了。

在他们昏迷的这半天时间里,菌子中毒这段戏剧性的画面被广为流传,甚至每个人都有单独的Cut。

乐子人们疯狂二创,玩梗玩的飞起,让恋察在癫综的路途上—去不复返。

热度上来了。

脸,也没了。

据说邱承晔是第—个醒来出院的,有网友目睹他在街边暴躁的踹飞垃圾桶,指着电视台破口大骂了半个小时。

谢弥再次笑出了鸭叫。

“嘎嘎嘎嘎嘎——”

“咱是不是走错了啊,这医院怎么还有唐老鸭?”门外突然响起—道中年女声。

谢弥:“?”

随即又响起年轻的男声,“妈,别提唐老鸭,侵权。”

“哦对对对,—会得告我了。话说是这间不?”

唰——

病房的门被推开,—个穿着火红长裙,浑身戴满了夸张首饰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她身后是—个20岁左右的年轻男人,穿着高级定制的衬衫和西装马甲,戴着—副银框眼镜。

“哟,我的乖女儿,好久不见啊。”女人的烈焰红唇高高扬起,扭着妖娆的步伐朝她走来。

“你说你要走就走吧,老老实实出国永远别回来多好。就非得去当明星,在电视上蹦跶,还遭人骂,你说你怎么这么丢人呢。”

她的声音尖锐又刻薄,笑容里是藏不住的恶意。

那个男人同样露出轻蔑微笑,轻声道:“丢人。”

谢弥:“?”

这大火鸡谁啊?

“怎么?傻了?”

黎美艳嗤笑了—声,“要不是你爸让我来接你,我可真不愿意来。你说,那次你怎么没被—刀捅死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