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

精品篇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

刘ll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讲述主角池岁顾沉舟的爱恨纠葛,作者“刘ll”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世人皆知,京圈三爷那是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即。我亦明白,所以第一次见面,也只是规规矩矩叫一句“顾先生”。可是在以后的人生,我发现他无处不在,我越想远离,他越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实在不懂这是为何,直到有一天,他把我逼到角落,问我下次找男朋友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他。我才后知后觉,其中原由。...

主角:池岁顾沉舟   更新:2024-06-11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岁顾沉舟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由网络作家“刘ll”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讲述主角池岁顾沉舟的爱恨纠葛,作者“刘ll”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世人皆知,京圈三爷那是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即。我亦明白,所以第一次见面,也只是规规矩矩叫一句“顾先生”。可是在以后的人生,我发现他无处不在,我越想远离,他越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实在不懂这是为何,直到有一天,他把我逼到角落,问我下次找男朋友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他。我才后知后觉,其中原由。...

《精品篇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精彩片段


“好,起来洗漱,然后吃个早饭,我和他们约下时间,就今晚可以吗?”

南初点了点头,没什么意见,既然决定要见了,早晚都—样,没什么差别。

岑硕看着她走进浴室的身影,脸上扬起了笑容,他点开微信,找到了几人的群聊,发了条消息出去。

岑硕:『兄弟们,晚上八点,老三那个会所,A12包厢碰头。』

他们四人有—个群,群名是沈星元取的。

『谁先脱单谁买单』

有点儿中二,但也—直都用的这个。

沈星元:『???大哥,你忙完了?/坏笑/JPG』

苏瑾平:『OK 』

顾沉舟:『已留位置。』

岑硕:『@苏瑾平 老四,记得把岁岁妹妹带上。』

坐在办公室的顾沉舟,看到这条信息,皱了皱眉,他大哥和池岁私下有往来??

苏瑾平:『大哥,你找岁岁有事?』

苏瑾平收起了漫不经心,—遇到池岁的事情,他就容易紧张过度。

岑硕气笑了:『你们嫂子,和岁岁认识。』

发完这—句,岑硕就关了手机,全然不知给群里这几人留下了多少心理阴影。

沈星元:『大哥,你舍得把嫂子介绍给我们认识了?』

—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岑硕没有回他这条信息。

苏瑾平:『行了,晚上就知道了,我先给岁岁打个电话,等会儿我去接她。』

顾沉舟看了眼他大哥得瑟的样子,把手机扔在了桌面上。

他从抽屉里拿了—根烟出来,他烟瘾不算重,但这段时间,因为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对池岁,纠结犹疑了很久,他的烟瘾渐渐上来。

那条微信过后,他没有找过池岁,池岁也没联系过他。

他不知道池岁有没有听进去他的话,还是只当他在逗她?要是后面—种情况,那他也太失败了吧?

生平第—次告白,对方却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顾沉舟缓了缓心神,下周就是池岁的毕业典礼了,—生只有—次的大学毕业典礼,他挺希望能和她合个影的。

——

池岁正在打扫公寓,她特别喜欢出太阳的时候晒被子,接到苏瑾平电话的时候,她刚把被子晾好,正在倒水。

“哥,你说大哥的女朋友,我认识?”

苏瑾平正在开车,他连接了车载蓝牙,副驾驶上坐着顾沉舟。

临出门前,顾沉舟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他就在他公司附近,正巧车子被助理开走了,让苏瑾平顺路捎他—程。

顾沉舟坐在副驾驶座上,听着小姑娘的声音,从车载蓝牙传出。

池岁说话的时候习惯性的尾音上扬,听起来让人觉得很精神,他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了唇角。

池岁脑子里第—时间想到昨天和南初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那个有点儿耳熟的男声。

那时候她就觉得声音有点熟悉,像是她认识的人。

再结合她的朋友圈子—数,大概也能确定了。

她的朋友也就南初还有几个室友,再就是在苏州工作的萧云醒。

她哥说她认识,那就只能是南初了,毕竟不可能是江浅柠。

何况南初正好也在京城,昨晚也刚好没在她这边。她也有个—直维持着关系的p……友。

池岁有被震撼到。

岑硕看起来很根正苗红啊,怎么还和人约……?

“我快到楼下了,你收拾好了吗?”

苏瑾平的话打断了池岁的猜想。

池岁啊了—声,“哥,你等我—下,我换个衣服,五分钟就好。”

说完,池岁挂了电话,走进了卧室,她拉开了衣柜门,看了—眼,随意的拿了条裙子换上。

小说《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池岁坐在苏瑾平右侧,桌子挺大,八个位置,他们只有五个人,也没另外的人直接挨着她坐。

这几个人今天都喝酒,只有池岁捧着一杯热茶小口小口的喝。

苏瑾平微微侧身,和她说了两句,“不喝果汁或者饮料?”

他没敢说让池岁喝酒,怕回头外公知道了扒他一层皮。

池岁摇了摇头,“就喝茶挺好的。”

苏瑾平嗯了一声,怕她不自在,给她夹了菜,

“多吃点。”

池岁哦了一声,开始慢吞吞的吃饭。

桌上几个大男人虽然都在喝酒,但没有人抽烟,他们喝了没两口就开始聊公事。

岑硕看了眼顾沉舟,笑了笑,“最近忙什么呢?产业园那边的负责人给我打电话,说联系不上你的人,最近多了几家企业想入驻,还得你拿决策。”

岑硕在国内的时间不太稳定,产业园区的事主要还是顾沉舟在一手抓。

沈星元太混,没个定性,他是不放心把这事交到沈星元手里的。

至于苏瑾平,手里还有个沉甸甸的苏氏等着他管,算起来,也就顾沉舟更适合。

不是说顾沉舟闲,只是他更适合做管理,能在打理好顾氏集团的情况下,还能盯住产业园。

顾沉舟放下酒杯,身子往椅背靠了下,神情懒散。

“家里有点事,柠柠最近在陆氏实习,她爸妈去国外逍遥去了,我得照看这小祖宗。”

沈星元正拿着杯子的手一顿,眼里闪过了一抹精光,他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杯子。

“这么快就毕业了?”

顾沉舟嗯了一声,“再两个月就毕业了,他们需要提交实习报告。”

想到这他就头疼。严格说起来,他性格算不上好,沉闷,喜欢安静。

江浅柠个性大大咧咧的,每天接送她去陆氏的路上,能问他无数个为什么,吵的他脑壳痛。

苏瑾平一边又给池岁夹了根青菜,一边笑着开口,“我倒是忘了,柠柠和岁岁年纪差不多,说不准两人还是同学,岁岁也是人民大学中文系的,也正好今年毕业,最近在报社实习。”

正埋头吃饭把自己当透明人,却莫名被cue 的池岁:……

她抬了抬头,放下了筷子,这几人说话,聊的事情她不太感兴趣,就一直埋头吃饭,就等他们喝完自己好跑路,可这话题怎么又莫名其妙扯上她了?

她挺淡定的拿纸擦了擦嘴,又注意到这几人视线在她这边,顿了下,才开口。

“哥哥说的没错,我也是这届的毕业生。”

顾沉舟来了兴趣,他伸手在桌子上点了点,“妹妹认识江浅柠吗?”

池岁愣了下,注意力只在听到了江浅柠的名字上,全然没留意到顾沉舟跟着她哥喊她妹妹。

“认识,她还是我舍友。”

苏瑾平闻言,偏头看了她一眼,“怎么没听你说过?”

大学四年,苏瑾平没有见过池岁的同学,两人见面都是在外面,他到学校接她,也是在学校附近等她,不敢在校门口。

认识他的人也不少,毕竟他现在管着苏氏,池岁对苏家抵触,不愿意同苏家牵扯上任何关系,也就和他这个哥哥亲近。他也怕被媒体盯上,给她带来不好的影响。

尤其,池岁快要大学毕业了,她从小就漂亮,如今出落的更加好看。苏瑾平挺怕他爷爷为了扩大苏家商业版图,把主意打到池岁身上,搞商界联姻。

池岁挺委屈的喝了口水,“哥,我也不知道你们认识。”

顾沉舟微微挑了挑眉,拿出了手机,他点开了微信,直接找到了江浅柠的头像,给对面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顾:『你苏四叔的妹妹池岁,是你同学?』

对面回复的很快。

江浅柠:『岁岁是苏四叔的妹妹?』

对面的江浅柠一脸惊讶,大学四年,池岁都住学校宿舍,比较长的假期她都回了苏州。

江浅柠和程霜周末都是回家的,有时候也担心池岁一个人在这边孤单,她们两人就暗戳戳找借口留在宿舍陪她,几次之后,池岁像是明白了她们的心意,她感动之余又觉得好笑。

“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我哥哥在这边工作,周末我去他那边,你们两个不用留下来陪我。”

只是,江浅柠没有见过池岁的哥哥,并不知道原来她哥是苏瑾平。

顾沉舟收回了手机,江浅柠这话就是默认了。

没想到,还挺有缘分?

对面的江浅柠,回了一句话后,她舅舅就不理人了,她抓心挠肝的等了一会儿,可对话框界面安安静静,连个“对方正在输入中”都看不到,她性子急,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顾沉舟刚把手机放在了桌面上,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一眼,按了接听键。

“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江浅柠一肚子疑问还没问出口,就被他这句话噎了一下,她缓了两秒才开口。

“舅舅,你怎么知道岁岁是苏四叔妹妹的?”

江浅柠有点郁闷,她和苏瑾平也算是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可因为她舅舅的缘故,她没比这几人小几岁,辈分上却矮了一截。

池岁是她同窗四年的闺蜜,怎么这两人有关系她都不知道的?

顾沉舟看了眼对面安静喝水的女生,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

无疑,这个女孩子是漂亮的,温婉聪明。

可她又岂止是聪明,她给自己划了一个安全区,当她看出你试图靠近时,她能不动声色的斩断你的念头,阻止你的靠近,就像流动的水,无论如何你也抓不住她。

“今天聚会,你四叔带了人出来。”

江浅柠拍了拍头,她想起来池岁周末一般不在学校就是和她哥哥见面的事。

她拿起包就往门外走,“舅舅,你给我发个定位,我马上到!”

说完,江浅柠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顾沉舟收起手机,轻笑了一声。

很快,几人喝的差不多了,池岁知道他们几人有事,正准备手机上打个车回学校。

“哥,你们下午有事,我先回学校了?”

苏瑾平喝了两杯,但这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哥让司机送你回去。”

池岁本不想麻烦他,可也知道,她是争不过苏瑾平的,哦了一声。

小说《腹黑京圈三爷,只对她心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二十分钟后。

苏瑾平手机声音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就急匆匆往门外走。

包厢内,沈星元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挪到了顾沉舟身旁,他用胳膊肘碰了下顾沉舟的手肘。

“我可没见苏四这么激动过,他只给我说要多带个人过来,也没说是谁,藏的还挺深,难不成是他女朋友?”

顾沉舟挺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往旁边小幅度挪了个位置,才淡淡开口。

“他妹妹。”

沈星元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情妹妹?”

顾沉舟正拿起酒杯喝酒,听到这话,动作僵了一瞬。

他估摸着苏瑾平怕是觉得沈星元虽然比他们两个年纪稍微大一些,但脑子没他好用,就没给他说清楚?

“不是,他亲妹。”

沈星元轻笑一声,“苏四这是把我这个二哥当外人啊?有个妹妹还藏着。”

顾沉舟微微皱眉,“二哥,你这话别当着他讲,苏四家里的事你多少知道一点,怕是他这个妹妹就是他的逆鳞。咱们是兄弟,你可别拿你平时对待那些莺莺燕燕的态度,到时候伤了兄弟之间的感情。”

沈星元是一贯有些混不吝的,顾沉舟回想起苏瑾平刚才提到他妹妹的表情,怕是这个妹妹,真是苏瑾平的命。

沈星元摸了摸鼻子,哦了一声,他也就是开开玩笑,因为苏瑾平没给他说过,眼下顾沉舟提醒了他两句,他自然不能对待好友妹妹有半分不妥的行为。

门口,池岁跟在苏瑾平身侧,他一手揽住她的肩膀,眉眼温润的和她说着话。

“就哥的两个好朋友,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哥不在京城的时候,就找他们。还有一些其他人,你不用理会他们”

苏瑾平知道以池岁的性子是不会想倚靠苏家的,这么些年,他除了管理苏氏,私下也和顾沉舟他们三人投资了一些产业,为的就是给池岁留个坚强的后盾。

如果兄妹两人之间一定需要一个人背负更多,那他希望那个人是他,他的妹妹要做最自由的小天使。

池岁抬了抬眸子,看了他一眼,她笑了笑,嘴角有个小小的梨涡。

“我每天就实习,然后回学校,能遇到什么事儿?哥你就是爱操心。”

苏瑾平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掐了她脸一下,“小没良心的,哥这都是为了谁?”

池岁拉住他的手,连忙服软。

“哥哥哥,是我不对,误解了哥哥的好心。”

苏瑾平松开她,“这才差不多。”

说完,两人到了包厢门口,他伸手推开了门,下一秒门打开。

顾沉舟刚好抬头,看到两人走了进来,他微微顿了顿,视线下意识瞥向了在苏瑾平身边的女生。

她正转头看着苏瑾平,这个角度顾沉舟只能看到她的侧脸,白皙柔软,嘴角还有一抹笑。

可她似乎察觉到进了包厢,慢慢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转过头来的时候,眸光清冷,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顾沉舟无声哂笑,苏瑾平提了一嘴是他妹妹,让他照看下,他自觉带入了自己作为一个哥哥的角度去看她。

啧,不可爱,变脸速度可真快。

苏瑾平揽住她的肩膀就往里面走,包厢内人不少,因为顾沉舟的到来,本身就安静了不少,这会儿万年光棍苏瑾平揽着个女生进来,众人虽心下疑惑,但也不敢问出口。

毕竟,他们够不着这几人的圈子,只是沈星元天性爱热闹,他一般也乐意交际,在场的人大部分只是攀上了沈星元,但顾沉舟这个等级,他们是无论如何也够不到一点的。

池岁走进来的时候,看到一整个包厢都是男人,手指下意识捏紧,她微微偏头看了眼苏瑾平,张了张嘴,到底没说什么。

苏瑾平直接揽着她坐到了沙发上,也没和这群人介绍她是谁,正巧,坐到了顾沉舟旁边。

苏瑾平挨着顾沉舟坐下,池岁坐在苏瑾平旁边。

他微微侧身,和顾沉舟介绍了下。

“三哥,这我妹妹,池岁。”

沈星元就是个花花公子,苏瑾平下意识不想让池岁认识这人。

沈星元从两人走进来就注意到了,这女生挺漂亮,但看着太冷了,又是他兄弟的妹妹,他自然不敢拿出平时吊儿郎当的态度来。

“池岁?不是姓苏?”

此话一出,沈星元感觉到对面坐着的女生身上冷意更甚。

顾沉舟微微偏头,瞥了沈星元一眼,苏家的事,他多少听过一点。

沈星元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再也没敢说话。

“顾沉舟。”

顾沉舟收回视线淡淡开口,说完往沙发后靠了靠。

他没抽烟,包厢内其他人也不敢抽烟,池岁和顾沉舟中间隔了个苏瑾平。

池岁知道哥哥是好意,虽然她没打算和眼前这人攀关系,但基本的礼节得有。

“顾先生好。”

顾沉舟一顿,微微扬了扬眉,小姑娘说话声线倒是挺软,就是配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有点违和。

他下意识脑子里回想起自己那个古灵精怪的外甥女,无声哂笑。

得,又多了个妹妹,还是人家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的妹妹。

身侧苏瑾平倒好笑,他伸手在池岁头上拍了拍。

“这我三哥,你喊他顾先生?”

池岁抿了抿唇,嗯了一声。

“哥,我和顾先生刚认识,这会儿喊人家三哥,有点不合适。”

她没敢说,她实习完了毕业后就要回苏州工作,大概率以后不会定居在京城,所以没必要和他之外的人有太多牵扯。

苏瑾平也没多想,只当她害羞,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两句。

“哥有时候会出差不在京城,遇到麻烦如果哥不在的时候,找三哥,你是我妹妹,他是我三哥,自然你也算是他妹妹,都是自家人明白吗?”

池岁思索了一会儿才点了头。

苏瑾平满意了,他抬了抬下巴,看着对面坐着的沈星元。

“那是我二哥沈星元,不过他有点花心,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遇到难事要是我和三哥都不在的时候,你找他也可以的。”

池岁叹了口气,“哥,我就是个实习生,哪里能遇到那么多麻烦,再说了毕业后我也不一定继续留在报社,你别担心。”

苏瑾平伸手递给了她一小块西瓜,“好,哥都知道,先吃点水果。等会儿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池岁无奈的接了过来。

身侧,顾沉舟若有所思,他这个好兄弟大概是个妹控,碰到他妹妹的事,智商就离家出走了。

他看的可太明白了,人姑娘压根就不想和他们这群人扯上一点关系。


秦桑无奈,这孩子有时候挺机灵,有时候怎么还犯傻,她又重复了一遍。

“姐姐今天还差个人帮我录音,岁岁既然今天不忙,跟着姐姐一起去?”

说完,她哥俩儿好似的搂住了她的肩膀。

“怎么样啊?你忍心你桑桑姐一个人又要采访又要录音?再说了也不是第一次跟着我去采访了。”

池岁点了点头,秦桑确实带着她出过好几次采访了,她也不再扭捏。

“那先谢谢桑桑姐给我这个分奖金的机会了。”

秦桑笑了笑,“小财迷,准备一下,中午12点的采访,我们最晚11点40左右要到。”

池岁应了一声好,她检查了一下录音笔的电量,又充了会儿电。

秦桑也在准备采访稿,时不时会问她两句。

“岁岁,你有什么好的提问吗?”

池岁思索了一会儿,才抱歉的开口,“桑桑姐,商界上的事儿我不太懂。”

秦桑问完就后悔了,她这个采访过那么多商界新贵的,都不知道问什么问题,怎么会去问池岁?

“没关系,你看我采访过那么多商界人士,遇到这位我都不知道要问些什么问题。”

“我先上网查一下顾氏集团最近的动向,还有点时间,岁岁你就帮我看看设备那些准备好了没有。”

池岁点了点头,就开始查看采访的设备是否齐全,相机内存等注意事项。

两个小时后。

秦桑按了下打印按钮,等采访稿打印出来后,她拿起来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眼时间,快11点了。

“岁岁,咱们准备出发了。”

正在门口和今天的摄像确认细节的池岁转过头诶了一声。

顾氏集团32楼。

顾沉舟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一支签字笔正在批文件。

身侧站着他的助理林辰。

“顾总,今天12点有和平报社的采访。”

林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11点30分了。

顾沉舟签字的手一顿,他随手扔下了笔,伸手取下了戴着的金丝边框眼镜。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这家报社前后约了他不下十次,至于他为什么会答应?

还不是他那个律师姐姐说他不近人情,有损他们顾家声誉,她在外面都不敢说他是她弟弟。

迫于二姐的威严,他答应了下来。

当然他点头答应前,了解过和平报社财经板块的采访,话题基本围绕着主题开展,不会问一些私人信息,这也是他答应的最主要原因。

“行,我知道了,等人到了,直接带到我办公室吧。”

林辰应了一声。

11点40。

秦桑带着池岁一行人到了顾氏集团楼下。

她到前台说明了来意,又把自己的记者证给前台看了眼。

维持着得体笑容的前台开口,“秦小姐,还请您稍等一下,林助马上下来。”

他们下面的人没有权限到顶楼,她给林辰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林辰走了过来。

“林助,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

秦桑拿出了工作时的状态,举止得体,笑容如沐春风。

林辰笑了笑,“秦小姐客气了,顾总这会儿在楼上等着贵社,我带你们上去。”

“劳烦了。”

秦桑回以一笑。

林辰带着这一行人往电梯方向走,池岁悄悄扯了扯秦桑的衣角。

“桑桑姐,你刚才的样子太飒了!”

秦桑瞥了她一眼,好笑道,“等到了楼上,你桑桑姐就成了小趴菜了。”

池岁不解地看着她,秦桑也不多说。

32楼。

林辰下去接人的时候,顾沉舟下意识看了眼时间,大概提前了几分钟。

他往椅子上靠了靠,骨节分明的手在桌子上敲了敲,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点燃的烟。

林辰带着几人到了门口,他敲了敲门,里面说了一声“进”。

池岁站在门边,莫名觉得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下一秒,林辰打开了门。

他走在前面,秦桑跟在他后面,池岁跟在秦桑旁边。

顾沉舟原本漫不经心的脸在看到某个身影的时候,表情顿了一下。

他慢吞吞坐直了身体,将手里未燃尽的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伸手把衣领处最上面的一颗衬衫扣子,系上了。

林辰:……

老板这是怎么了?不热吗?不就一颗扣子没扣,能看见什么?

池岁看到人的时候,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反应了过来,一面之缘而已,怕是对方早就忘了她是谁。

秦桑在进来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顾沉舟,她不由心下感慨,难怪那么多媒体都想采访这位,长得可太他妈帅了。

顾沉舟瞥了眼面前的几人,“各位请坐,我时间不多,采访可以尽快吗?”

他没和池岁打招呼,显然池岁认出了他,但小姑娘看起来没有和他打招呼的意思。

秦桑反应过来,她笑了笑。

“那是自然,很荣幸今天有这个机会,采访稿顾先生需要先过目一下吗?如果有您觉得不妥的问题,我们好跳过。”

她来之前主编说了这位不能得罪,不能问个人隐私问题,他们和平报社是专业的!

顾沉舟伸手指了指对面沙发的位置。

“请坐。”

秦桑拉了拉池岁的衣袖,两人拘谨的坐在了顾沉舟对面的沙发上。

“我看过贵社之前财经板块的采访,相信贵社的职业道德。”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威慑力十足。

秦桑松了口气,好在他们主编也没什么花花肠子,没让她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

池岁微微侧身,手里拿着录音笔,坐在秦桑旁边,怀里还抱着个笔记本。

顾沉舟视线从她身上扫过。

和那天一样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和牛仔裤,头发扎成了马尾,清爽干净,未施粉黛,她坐在秦桑旁边,能看出有些许紧张,颜色略浅的唇抿着。

顾沉舟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

秦桑没注意到他这一瞥,她心里有点紧张。

“顾先生,您好,我是和平报社财经板块记者秦桑,今天很荣幸有机会采访到您。”

顾沉舟虽然态度算不上多好,但他看起来还算温和,秦桑问了几个专业性的问题,她神经有点紧绷,好歹撑住了场面。

“这两年,顾氏集团打造的S计划产业园区,目前已经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加入了,请问顾先生当初是如何想起带动这些企业共同发展呢……”

池岁自秦桑开始讲话后,她就把录音笔放在了一旁,她一边录音,一边在电脑用文字记录。

她提前设置了敲键盘的时候静音,确保不会打扰到这两人的采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