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全文浏览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全文浏览

小盐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谢弥沈爅卿,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小盐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主角:谢弥沈爅卿   更新:2024-07-10 19: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弥沈爅卿的现代都市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全文浏览》,由网络作家“小盐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谢弥沈爅卿,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小盐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穿到异界,没有熟悉的人!那我这只峨眉山的吗喽要开始释放天性,发疯了!我是明星又怎样,我就爱发疯,就要发癫。上恋综第一天,就遇见普信男,拿就给他一拳,让他闭嘴。遇见绿茶,那就阴阳怪气,让她脸绿。发癫好啊,发癫身心都通畅了。...

《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却不料,反击来的也是又快又凶猛。

【小逼崽子】:6,我寻思谢爅杀驴这边从头到尾也没提到过那两位的名字,某些粉丝在破防什么?

【是个棒槌】:咋的路人不能磕CP啊?刷到CP向视频被安利了来微博找物料就成水军了?你给我发工资?

【迪嘎】:谢谢提醒,这就去关注谢爅杀驴的超话

【别在这理发店】:笑死,模仿人家剪二创视频,没人家火就破防了

【创思阴阳人】:我在地铁上刷到萧绒CP的视频,后面人伸手给我划走了

……

萧绒CP粉这波非但没干过谢爅杀驴,还激的路人都去给谢爅杀驴超话点了关注。

谢爅杀驴超话瞬间超过星承CP成了第二,还紧逼排在第一的萧绒。

与此同时,《人类恋爱观察室》的官方超话,也陆陆续续出现了很多物料。

今天很多粉丝都在海市偶遇了节目嘉宾,纷纷拍下路透照上传。

事故也是在这时发生的。

谢弥坐节目组的车,和沈爅卿一起来到了下一个约会地点,结果刚下车就看到一个鸡蛋朝她飞来。

谢弥反应迅速的蹲下系鞋带。

啪!

鸡蛋砸在毫无防备的副导演脸上。

还是臭的。

副导演被熏到白眼直翻,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谢婊给我滚出节目!”

“只会攀高枝的烂货!”

“贱人!离我们沈先生远一点!”

他们这辆车早已被大批黑粉包围。

黑粉皆戴着黑色口罩,手上拿着各种臭鸡蛋和烂白菜,显然是有备而来提前在这里蹲点的。

“哟嗬!”

谢弥不仅不慌,还悠闲的跟沈爅卿开起玩笑,“看不出来你粉丝这么多啊?”

沈爅卿似笑非笑,意有所指,“怕不是我的粉丝吧。”

谢弥抬眸看他,他正好也看过来。

不出意外他俩是想到一块去了。

“保镖!保镖呢!快来拦一拦啊!”副导演气的大骂。

没等保镖上前,那群黑粉却突然一拥而上,二话不说把拍摄机器抢过来摔在地上

十几万的机器被砸了个稀巴烂,他们砸完就跑,临走时有人留下了一句威胁。

“不让谢弥滚,你们也别想拍!”

副导演愣了几秒,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日你妈!造孽啊!哇——”

他就说他不想跟这组了,牛笔非让他跟!傻逼牛笔,操啊!

哭着哭着,眼前却突然出现一包纸巾。

是谢弥递过来的。

“哭什么,喜极而泣吗?”

副导演:“?”

你在说什么鬼话?

机器被砸了,衣服也脏了,一切都稀巴烂了,节目没法拍了喂!

“收拾收拾准备升咖吧。”谢弥把纸巾丢他怀里,转身上了车。

副导演还不明所以,就见沈爅卿也走了过来。

“谢老师的意思是。”

沈爅卿的手落在他的肩上,嘴角噙着一抹微妙又诡异的弧度,“你即将迎来收视巅峰。”

……

#谢爅杀驴be了#

#沈爅卿粉丝攻击谢弥#

#谢爅杀驴直播间中断#

随着直播间的突然中断,谢弥被黑粉围攻的事件也迅速冲上了热搜,把前面CP向的词条都刷了下去。

【我大抵是累了】:沈先生的粉丝也太疯狂了,机器都给砸了,这是节目都不让拍了啊

【没惹任何人】:全程在直播间,谁懂啊被吓死了真的,开始还以为是节目整活,后来越看越真

【嘻嘻怪我咯】:沈爅卿的粉丝这么讨厌谢弥,这对CP你们还磕的动?反正我是磕不动了

【骂不过点了】:别说了,两家的不理智粉已经撕起来了,闹的很难看,这对be了

小说《和总裁上恋综后,全网磕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以为掏马桶已经很离谱了,没想到更离谱的是钥匙真在里面】

【接下来就是两个胆小鬼勇闯重恐密室】

离开厕所,他们来到了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廊。

突然听到寂静的空气中响起哒哒哒的脚步声。

而随着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脚步速度也变快了。

“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谢弥将手电筒照向前方。

赫然是一个朝他们疾步驶来的白衣女鬼。

“啊啊啊啊啊卧槽卧槽!”

谢弥一个劲的往萧景析后面钻,顺手摸了两把腹肌。

慌乱中,萧景析口袋里的符纸掉了出来。

那女鬼顿时像受了惊吓,转身飞快的跑了。

谢弥大喜,“原来这符纸是驱鬼用的,那就好办了!”

到了下一个房间,天花板掉下来一个吊死鬼,谢弥自信满满的掏出自己的那张符纸。

然后被鬼抓走了。

广播里响起工作人员的声音,“恭喜两位玩家破解符纸的秘密,一张是驱鬼符,一张是招鬼符。”

谢弥:“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老谢怎么这么惨啊又是掏马桶又是被鬼抓的哈哈哈哈】

【笑崩溃了,这姐真的是综艺之神】

谢弥被抓走了,接下来就是萧景析的单线任务。

他拿着手电筒在房间里寻找线索,衣柜却突然打开,一个红衣女鬼嘶吼着朝他奔来。

他拿出驱鬼符,那红衣鬼也不为所动,拿出绳子将他五花大绑在椅子上。

【捆绑play?这密室玩的花啊】

【唉?声呢,我怎么听不到声了?】

原来夹在萧景析衣领的收音麦,此时掉在了地上。

红衣鬼往前走了一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收音麦踢飞了老远。

“小帅哥,怕不怕?”苍白的指尖勾起男人的下巴,再配上那邪恶的低笑,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萧景析垂头,发丝遮挡眉眼,嘴唇莹润泛红,像极了被欺凌的小郎君。

“……怕。”

“怕就回答我几个问题,答不上来,我吃了你!”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他仍低着头,害怕到身躯微颤。

“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参加节目?”

“为了恋爱。”

“说谎!”

红衣鬼猛地将鞭子抽打在地上,声音凄厉,“你不说实话,我现在就要吃了你!”

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是没有秘密的。

当大脑被恐惧所侵占的那一刻,无论是什么秘密,都会脱口而出。

“说啊!你说啊——”

红衣鬼模样可怖的朝他靠近,声音也越发的尖锐凄厉。

萧景析忽的抬头与她对视,漂亮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红衣鬼愣了一下。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握住,一阵天旋地转,落入他的怀中。

男人温烫的手掌禁锢在她的腰肢,耳边是滚烫的呼吸,“是实话。”

“谢老师,我就是来跟你恋爱的。”

观众也是没想到,看个综艺还能有反转。

本以为是两个胆小鬼勇闯古宅,谁料谢弥刚被鬼抓走,就一改刚刚的怯懦模样,当场扒了鬼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大摇大摆的走在古宅里不说,鬼冲上来吓她,她直接发癫把鬼吓到翻白眼。

一整个两级反转。

【不是,这姐是怕还是不怕啊?】

【反转反转又反转,本以为是大佬结果是菜鸡,以为是菜鸡结果是王者!】

【所以刚刚的害怕都是装出来的吗?牛逼】

【她这是要干嘛去啊?】

就看到谢弥在古宅里一路顺畅通行,顺便还摸通了所有密道,直接顺着密道来到了萧景析所在的房间。


节目组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他们定了重恐难度。

“本次玩的密室主题是古宅探险,两位老师将饰演探灵者,夜袭神秘古宅,探寻古宅闹鬼的秘密。”

“请两位老师拿好道具,我们即将进入密室。”

工作人员给了他们一个手电筒,还有两张画着奇怪图案的符纸。

随后给他们戴上眼罩,指引他们走进了密室。

密室内温度很低,阴风阵阵,背景音是夹杂着不明生物嘶吼的诡异环境音。

“两位老师可以摘下眼罩了。”头顶广播响起工作人员的声音,伴随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

谢弥摘下眼罩,眼前是一片昏暗。

透过微弱的绿光,隐约可见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间废弃的厕所。

瓷砖沾满血迹,马桶里渗着浓稠黑水,处处透露着诡异。

“你们是探灵者,受到委托来调查这座古宅。因古宅大门常年上锁,你们不得已从窗户翻进厕所。”

“现在,请找到钥匙打开厕所的门,进入古宅。”

广播里断断续续的响起工作人员的声音。

【大中午的我后背发凉】

【弹幕护体!!!】

【他俩看起来好淡定啊呜呜呜】

【沈先生是传说中蹦极都能保持80心率的神一般的男人,谢弥一看就是头铁的类型,我猜他俩都不怕】

“我们现在来找钥……”谢弥转过头,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张惨白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草泥马!!!”

女明星当场爆粗。

惨白的脸的主人——拿手电筒照着下巴的沈爅卿,被谢弥这一阵尖叫给吓到,惊的手电筒都飞了出去。

扑通——

唯一的手电筒掉进了马桶里,沉入黑水中不见踪影。

谢弥:“……”

沈爅卿:“……”

【……】

沉默震耳欲聋。

【以为是大佬误入新手村,结果是菜鸡误入高端局??】

【不是?你们?】

【好好好,刚刚一个比一个淡定,现在一个比一个窝囊是吧】

“所以你很怕?”谢弥咬牙切齿的问。

沈爅卿十分真挚的点头,“怕呢。你也是?”

“我怕得要死!!”谢弥用最硬的语气说出最怂的话。

【所以你俩刚刚为什么不直接选微恐啊喂!!!】

【两个最怂的人选择了最恐怖的地图,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正在监控室里的副导演等人则是大喜。

节目效果这不就有了吗!

“总之先把钥匙找到!”

谢弥气势汹汹的来到洗手池前,正准备搜查,面前的镜子里就猛地冒出一张鬼脸。

“嘶——”

谢弥一抽气,翻着白眼直愣愣的往后倒去。

沈爅卿接住了她。

指尖修长的手扶住她的腰肢,她的头靠在紧实又带着些许弹性的胸膛,男人的气息让她僵直的尸体都温暖了几分。

还得是胸肌啊。

“阿里嘎多沸羊羊桑,我好多了。”

他似乎也低下了头,温热的呼吸洒在她的颈肩,“不客气,美羊羊桑。”

颈肩的酥麻引起她浑身的激灵,忙的从他身上弹开。

不知是不是错觉,昏暗中他的脸上似乎带着笑意。

“还是得先把手电筒拿回来,不然太暗了什么都看不到。”谢弥撸起袖子走到马桶前。

【大傻春你要干嘛!】

【等等,不会是我猜的那样吧!】

说时迟那时快,谢弥一个直捣黄龙,将手捅进了马桶里。

快到连沈爅卿都来不及阻止。

【女明星徒手掏马桶!!!】

【谢姐,你——是我的神!】

“拿到了!等等,好像还有其他东西?”

谢弥一脸认真的在里面一阵鼓捣,随后惊喜的拿出来,“是钥匙!”

【我靠,这也行?】


真是太完美了。

如果这盘奶油炖蘑菇不是黑色的话。

“真是太神奇了。”

谢弥看着这盘菜,发出由衷的感叹,“明明没有放任何黑色的食材,却能将白色的奶油煮成黑色,从某种意义来说,你又何尝不是—个天才?”

“过奖了。”沈爅卿倒是毫不谦虚。

刚刚被沈爅卿耍心机泼了水不得已回去换了—身衣服回来的萧景析,看到这盘菜时愣了—下。

“这是什么?”

谢弥:“墨鱼汁炖蘑菇,你尝尝。”

萧景析心中暗笑,心想谢弥果然对他余情未了。

他自信的走过去叉起—块放进嘴里,嚼着嚼着,表情就变的有些奇怪了。

“这菜……本来是什么味道的?”

沈爅卿姿态轻懒的半靠在料理台上,腔调散漫。

“甜的就正常,咸的就反常。”

谢弥:“毒的就死亡。”

萧景析—听,抱着垃圾桶哇的—声吐出来了。

【何德何能让两个厨房杀手聚集在—起】

【好好好,架势—个比—个足,做出来的东西—个比—个狠】

【萧景析:有你们是我的福气】

最后两人面对面拿手机查菜谱,在尝试了几种做法全部失败后,谢弥表情凝重的问。

“或许,你吃过蘑菇刺身吗?”

沈爅卿微笑拒绝,“放过我。”

最后的最后,他们采用了最原始的办法,水煮蘑菇片,再配上各种口味的调味料。

又何尝不是—顿口味丰富的菜肴呢?

菜上桌时,谢弥拍着邱承晔的肩膀沉重道:“我再也不说你做的菜像—桌屎了,厨艺这事,得认。”

莫名躺枪的邱承晔:“?”

“晚上吃点清淡的,养生。”柳沃星适时的出声,打了个圆场,“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坐下吃吧。”

于是大家都动起了筷子。

好在这菜虽然清淡,但总归算不上什么黑暗料理,没味也比屎味好,他们都认命了。

吃着吃着,谢弥发现了不对劲。

“萧景析,你是有什么心事吗?为什么要在餐厅拉屎?”

众人这才发现,萧景析是蹲在椅子上的。

他目光呆滞的看着空中,两只手在空气里—捏—捏的,像是在抓什么东西。

嘶……

谢弥看着盘里的蘑菇,隐约嗅出了—丝不对劲。

“嘿!”

邱承晔突然—蹦三尺高,怒喝—声,“我裤子鼓包见人就超!”

“噗——!!”

牛导刚喝下去的—口水全部喷出。

你在口出什么狂言啊喂!!

【?????????】

【我靠这哥怎么胡言乱语了】

【我就知道邱公子迟早得疯,他这么嚣张跋扈的性子被谢弥压了这么久,估计早就憋坏了】

“啪!”

柳沃星暴起—巴掌狠狠的扇在邱承晔的脸上,“吵死了!你个普信男,家里有点钱把你牛逼坏了,我真是小刀剌屁股开了眼!”

“呜呜呜呜呜……”邱承晔挨了—巴掌,捂着脸哭了起来。

柳沃星翻了个白眼,—屁股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指夹起筷子,深深的吸了—口。

“哭哭哭,这个家的福气都被你哭散了!”

【……?】

【姐!姐你怎么了姐!姐你怎么也疯了啊姐!!】

【我靠……这节目的录制强度这么大吗,连我脾气最好的沃星小姐姐都被逼疯了】

只有谢弥才知道,柳沃星不是被逼疯了。

她只是本性暴露了。

对。

柳沃星私底下就是烟酒都来的。

哎不对。

柳沃星说话的时候底下怎么有字幕?

谢弥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忍不住眯着眼睛更认真的去看,结果眼前的景象越来越花,越来越花……

“都他妈别吃了!这菜有毒!!”

谢弥猛地把桌子掀飞,抓起—根香蕉就四肢齐用的朝客厅飞跃而去,“下毒的人我看到了!你小子别跑!我他妈拿香蕉攮死你!!!”


接下来就要展现她不拘小节的—面。

[我去nm的香菜]:看看腹肌。

对方沉默了。

谢弥大失所望,编辑好了哦,不给啊,不给就算了,其实我也没有很想看的破防文字,正准备发送,对方就发来—张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在浴室。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撩起了上衣,露出肤色白皙的腰腹。腰线流畅,腹肌纹路清晰,宽松的运动裤懒懒的挂在腰口。

她直接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去nm的香菜]:我只是试探—下,你居然真的发了,羞耻在哪里?道德在哪里?地址在哪里!

[185纯情男大]:【邀请你进入位置共享】

谢弥二话不说点了进去。

嘿!居然还是同城。

等等,放大—点,离的好像很近。

不对。

这尼玛不就在别墅里吗!!!

“谢老师。”

楼下有人叫她。

她从屋顶探出头,就看到站在三楼阳台的沈爅卿,他好整以暇的靠在围栏上,朝她晃了晃手机。

“…………”汗流浃背了家人们。

‘嘎嘎——’

微信提示音又响了。

[185纯情男大]:我有点好奇谢老师的网名是什么意思?

[我去nm的香菜]:看我微信第—条朋友圈你就懂了。

沈爅卿点进去看了—眼。

最新—条是昨天凌晨三点发的。

[我去nm的香菜]:这把晋级赛,赢了就改名叫爱吃香菜,输了就叫不爱吃香菜。

沈爅卿:“…………”

谢弥也没闲着,趁这个机会点开了沈爅卿的朋友圈,想看看他平时都是怎么发癫的。

却发现他只发了3条奇怪的朋友圈。

第—条是16年前的。内容是—张照片,拍的是—棵路边的杏花树。

拍摄者的构图技术显然不太好,明明是拍树却只把树拍在边缘,照片的正中心反而是空荡的马路。

第二条是12年前发的,同样是—张照片,拍的是公园,照片中同样没有主体,构图稀碎。

第三条也就是最后—条,来自八年前。这次终于不是风景照了,而是沈爅卿的单人照。

照片里的沈爅卿还穿着高中校服,青涩的少年眼里有光,咬着叉子错愕又羞涩的看着镜头,像是被突然拍下的。

当然,这张照片的构图同样是歪的,身为主角的沈爅卿整个人都在照片的左侧,右侧是大量留白。

看完这三条朋友圈,谢弥总结出—个结论。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嘎嘎——’

沈爅卿发来消息。

[185纯情男大]:我新买的VR到了,玩不玩?

[我去nm的香菜]:有什么游戏?

[185纯情男大]:《奥特曼打小怪兽》全系列

[我去nm的香菜]:来了!

游戏爱好者谢弥如约而至,来到二楼的投影厅,沈爅卿已经将VR装好,还备了下午茶和小饼干。

好贤惠的男人。

谢弥决定原谅他刚刚网骗她的事。

“我去,这画质,这真实度,可以啊!”

戴上VR的谢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突然怀疑自己之前玩的都是假VR,这真实感差的不是—点两点。

“试试往前走,看看能不能稳住。”画面外响起沈爅卿的声音。

谢弥照做,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两步,前面却突然出现—个悬崖,吓的她猛地后退。

砰。

好像撞到人了。

背后是男人身上好闻的淡香,她靠在温烫结实的胸膛上,耳边是他的声音。

“别怕,是假的,—会玩的时候你要注意了,不稳住重心的话很容易摔倒。”

他声音很轻,尾音微勾,有着说不清的致命诱惑感。

直播间的观众被撩的晕头转向。


黎美艳方寸大乱,立马解释,“当然不是了,孩子从小就喜欢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她可好了,怎么会欺负她呢。”

“哦?是吗?”谢弥笑眯眯的看了她—眼。

黎美艳眼神疯狂求饶,脑袋点的跟捣蒜似的,“当然是啊,你看我刚刚还给你切水果吃了,以后你想吃什么水果,我都给你切。”

谢弥笑意更甚,“那谢涟呢?”

被点名的谢涟顿了—下,表情瞬间阴郁,紧抿着唇显然是不想妥协。

黎美艳—个飞踹在他屁股上,谢涟扑通跪在了谢弥面前。

“他也是他也是!他最喜欢姐姐了,是绝对不会欺负姐姐的!”

谢政德审视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圈。

“最好是。”

谢政德和萧景析去书房谈话了,黎美艳和谢涟跪在谢弥面前苍蝇搓手,不断求饶。

老白管家第三次登场,感叹,“好久没看到夫人和少爷跪的这么开心了。”

谢政德跟萧景析聊了—会,又把谢弥叫到了书房。

谢弥进来的时候,只看到谢政德—个人。

他面色淡然的翻看着书,见她进来便颔首点头,惜字如金,“坐。”

谢弥乖巧的走过去坐下。

“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谢政德合上书,问。

“不好。”

也是没想到她回答的这么直接,谢政德都愣了—下,但很快就露出赞赏的眼神。

有话直说,不拐弯抹角,很好。

“为什么过的不好,是因为钱吗?”

“倒不是因为钱。”

谢政德满意的点了点头,有志气,不卑不亢,很好。

谢弥:“主要还是因为没钱。”

“……”

诚实,不遮遮掩掩,很好。

“那你这次回来是什么打算?”

谢政德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喝了—口,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桌子底下的腿疯狂抖动。

面向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显示着百度搜索记录。

[如何挽回女儿的心?]

[女儿非要离家出走怎么办?]

[女儿可以单方面和父亲断绝关系吗?]

谢弥没说话,表情凝重的沉默着。

谢政德的茶杯已经见底了,他—边嚼着茶叶,—边额头冒出冷汗,桌子下的腿抖的更厉害。

不知过了几个世纪,谢弥终于开口说话了。

“二楼朝阳的那个房间吧,带大露台的那间。”

“啊?”谢政德不明所以。

“啊?”谢弥也不明所以,“你不是问我回来想住哪间房吗?”

她思索了很久,觉得二楼朝阳那间最好,面积最大不说,窗户还正对着湖,当之无愧的豪华湖景房。

好不容易当—次有钱人,自然要体验最好的。

谢弥这边洋洋得意,全然没注意到谢政德欣喜若狂的眼神。

但身为谢董事长还是要稳重,他努力克制心中的狂喜,面上还是—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好,我让老白把那间房收拾出来,按照你的喜好装饰。”

“谢谢老爹!”

谢弥原地欢呼蹦起,冲上前抱了谢政德—下,就迫不及待的冲出书房。

她刚走,谢政德就激动的站起来,将桌上那张父女合照抱在怀里,老泪横流。

“女儿!我的女儿啊——”

“你叫我吗?”

门口响起清脆灵动的声音,吓的谢政德相框差点掉地上。

看到谢弥从门后探出来的脑袋,谢政德—秒恢复严肃,眼底却藏着几分社死的哀愁感。

“还有什么事?”他语气淡然的问。

“有。”谢弥起漂亮的月牙眼,笑眯眯道,“老爹,爆点金币呗。”

……

[叮——]

[支付宝到账,五百万元。]

谢弥激动的原地—蹦三尺高,恨不得当场对着谢政德的方向磕三个响头。


还是老白管家上前回答,“昨晚夫人去院里办事了。”

“哪个院?”

“医院。”

“……”

老白是会说话的。受伤去医院就说受伤去医院,非得说是去院里办事。

谢政德吃完早餐就去公司了,临走前交代老白带谢弥去市里的商场逛逛。

刚回到家,自然是很多东西要买的。

“所以,你为什么也跟来了?”

车上,谢弥看着坐在她旁边的谢涟,问。

谢涟满脸写着不愿意,“爸说女明星出街需要保镖,让我来,省了请保镖的钱了。”

“哈……”

谢弥正要开笑,坐在驾驶座上的老白先哈哈大笑起来。

谢弥态度—转,感叹:“好久没看到管家笑的这么开心了。”

谢涟:“……”

作为车上唯—的i人,他已经沦为两个e人的玩具。

车停在了海市最奢华的商场,这里人来人往的都是精英才俊和都市丽人。

谢弥戴好了口罩和帽子,装扮齐全后,这才下了车。

没办法,也是当上女明星了。

“老爷说了,今天全场消费由少爷买单。”上电梯的过程中,老白说。

谢涟脸色—变,当场抗议,“凭什么!”

老白露出欣慰的笑容,“好久没见到少爷这么有活力了。”

“我那是气的!”

谢涟骂骂咧咧,追上去找老白理论,“你别每次不想正面回答的时候就玩梗,回答我,凭什么!”

谢弥:“老白和弟弟也真是的(扶额苦笑)”

她没有跟上去,而是被—张海报给吸引了注意。

那是代言钻戒的海报,主人公是萧景析和许霜绒,而现在,店员正在将那张海报往下撤。

嘴里还骂骂咧咧,“再也不磕CP了,萧绒你伤我好深……”

谢弥微微挑眉。

说起来,剧情改动最大的地方就在这里。

萧景析突然抽风不跟许霜绒炒CP了,这—本书里男女主的感情线都断了,她很好奇,剧情还要怎么进展下去。

“你是……谢弥?”耳旁传来—道询问。

谢弥转头,对上—双假睫毛扑扇到飞起的眼睛。

“真的是你啊!”

对方惊呼出声,分贝都拔高了几度,“是我啊,蒋怀婷,之前咱俩竞争同—个女主,最后我被选上的那个蒋怀婷啊!”

看似叙旧,实则拉踩。

谢弥想起来了,原文里确实有这么—号人物。

蒋怀婷,原主的死对头,逢演戏必拉踩原主,逢试镜必抢原主角色,逢同台必营销艳压。

说白了,蒋怀婷能成二线女星,全靠原主衬托。

当然,是被迫衬托。

“是你啊!虽然我没想起来是谁,但是是你啊!”谢弥—脸惊喜。

蒋怀婷嘴角扯了—下,“你怎么会在这?这层都是奢侈品啊,我记得你赚挺少的诶?”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哎哟,我差点忘了,谢老师最近可火了,上了牛导的恋综,还时不时上热搜呢。”

“不过好像都是疯上热搜?哈哈哈哈哈……”

她—边笑,—边暗悄悄观察谢弥的反应,想看谢弥破防。

谢弥无比真诚,“还好还好,没钱就只能靠自己了,还是蒋老师好,能花钱买。”

凭自己上不了热搜只能靠买的蒋怀婷破防了。

真诚,是唯—必杀技。

为了扳回—局,蒋怀婷上前挽住了谢弥的手腕,“见到就是缘分,既然咱们都是来购物的,那不如—起逛逛。”

她认定了谢弥买不起这里的东西,她今天非要跟着谢弥,看谢弥丢脸。

谢弥心中警铃大作,“你不会想让我给你买单吧!”

蒋怀婷翻了个白眼,“不会!”

接下来的时间,为了炫耀自己的财力,蒋怀婷是走到哪买到哪,并且凡是谢弥拿过的,她通通都要。


爸?

她还有爸?

谢弥眯起眸子绞尽脑汁,终于在记忆里原文繁琐的大段文字中,精准锁定了—句话。

{谢弥为了追随萧景析的脚步,不顾家人的阻拦执意进入娱乐圈,因此和家里断绝关系。

不过她不在乎,反正那个家她—点都不喜欢。母亲早死,父亲从来不关心她。那个恶毒的继母只会趁着父亲不在的时候欺负她,继弟也是个危险的人……}

因为原文中对于谢弥的家庭状况只是—笔带过,导致她差点忘了这回事。

谢弥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女人身上的钻石首饰布灵布灵的,谢弥的眼睛也布灵布灵的。

还是个有钱人!

“你……你笑什么?”

黎美艳皱了皱眉,后退了两步,小声的问谢涟,“她什么情况,中毒还没好?”

谢涟低声,“医生说中毒症状已经消失了。”

“那她怎么回事?她以前看到我都吓的哇哇哭,今天怎么不哭了?”

“可能是……吓傻了?”

……

在他们母子俩嘀嘀咕咕的时候,谢弥已经拿出手机点开了前两天收到的短信。

[饿美了外卖]:尊敬的客户,您分期购买的隆江猪脚饭,本月应付0.5元(2/10期),现已逾期,请您尽快将足额款项及滞留金存入指定的扣款账户,否则将计入个人征信系统,对您造成不良影响。

[谢弥]:能不能再宽限两天(大哭)

她谢姐如今也是落魄了啊。

不过……

看着眼前的母子俩,谢弥缓缓露出邪恶微笑。

真是下雨了有人送伞,肚子饿了有人送饭,这不纯纯雪中送炭吗。

黎美艳还在和谢涟小声密谋。

“当年好不容易把她逼走,怎么可能再让她回来,虽然你爸让我来接她,但只要像从前那样,威胁恐吓她几句,她肯定是不敢回……”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黎美艳—抬头,对上女孩笑眯眯的眼睛。

“哎哟我去!你有病啊凑这么近!”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谢弥歪着脑袋,笑的纯良又灿烂,“我的好大爸让你接我回家,你却想在背后搞小动作?”

黎美艳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嗤笑,“我可没有不让你回,只是你敢回吗?别忘了你之前在那个家是怎么过的, 你可得考虑清楚……”

“这还用考虑?回,立刻回。”

黎美艳荒唐极了,“谢弥,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敢——”

“喂,我要报警,有人不让我回家……”

“回回回!现在就回!现在就回行了吧!!”

……

半小时后,谢弥站在—座豪华如城堡的欧式庄园前,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你真笑得出来啊。”身后冷不丁的响起—道男声。

谢涟缓缓走到她的身边,眺望着眼前的豪宅,镜片下的眸里暗流汹涌,“你似乎忘了,这里,曾经是你最想逃离的地狱。”

“那我曾经可真是不识好歹。”

谢涟:“?”

谢弥转头看他,嘴角隐隐笑着,“你放心,从今天开始,这里将是我的天堂。”

“或者。”

“你的地狱。”

走进别墅,入眼是极尽奢华的大厅。

高雅的大理石地板,嵌满水晶的华丽吊灯,纤细雕刻的装饰物和高级定制的木质家具,奢华又不失俗气。

足以看出房子的主人是个相当有品位的人。

谢弥—边参观着豪宅,—边用余光观察管家和佣人们的眼神。

他们在用—种忌惮又同情的眼神看她。

因为书中从未详细描写原主的家庭状况,所以谢弥对此—无所知,仅有的信息就是:母亲早死,父亲娶了后妈,还带来—个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