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

完整文集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

郁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是以祝妍素月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郁见”,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她只是一介小小的商户之女,她深知自己只是家族避祸的一枚棋。所以,在被父亲送给侯府做妾,她不哭不闹,直接出嫁。在侯府作为妾室,她守着本心,不争,不闹,不出头,不和后院的女人做一些争风吃醋的事情。但谁知相公这人太好命,皇家两根独苗一出事,相公作为宗室子弟被皇帝挑中,成了皇位继承人。她不争不抢的性格也得侯爷喜欢,侯爷称帝后,她成了嫔妃,再后来有了孩子,孩子称帝后她成太后了。...

主角:祝妍素月   更新:2024-07-10 1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祝妍素月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由网络作家“郁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是以祝妍素月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郁见”,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她只是一介小小的商户之女,她深知自己只是家族避祸的一枚棋。所以,在被父亲送给侯府做妾,她不哭不闹,直接出嫁。在侯府作为妾室,她守着本心,不争,不闹,不出头,不和后院的女人做一些争风吃醋的事情。但谁知相公这人太好命,皇家两根独苗一出事,相公作为宗室子弟被皇帝挑中,成了皇位继承人。她不争不抢的性格也得侯爷喜欢,侯爷称帝后,她成了嫔妃,再后来有了孩子,孩子称帝后她成太后了。...

《完整文集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精彩片段


祈安帝也只一句容后再议,很快的结束了宴席。

蔡府,蔡中丞回到家,就寝时叹了口气,与妻子商量道,“给华姐儿多送些压箱底的银票去吧,我猜着将来相见怕是难了。”

蔡家寇大娘子一愣,等反应过来想问个清楚就见丈夫鼾声响起了,心中有事儿,虽猜测出了一二,但又怕猜错,弄的寇大娘子愣是半夜没睡好,第二天起床多了两个黑眼圈。

折兰阁内,祝妍午后没什么睡意,正和几个素月素琴闲来无事插着花,突然一个念头恍过,间歇剪到了手。

吓得身边的素琴忙把剪刀夺了过去,“姑娘,小心些。”

我勒个豆儿,素月那厮…不会是要发达吧?!如果真那样,那她岂不是这辈子要完了?

侯门大院,王府后院,她尚且可以苟且偷生,只要抱住程氏大腿,不惹事,靠着自己的银子就能安度一生,便是无子也无妨。

可一但进了那里,且不说一辈子待在那里,而且素月那厮将来驾崩,虽没有明朝惨无人道的活人殉葬,但无子女的嫔妃最终归宿就是青云庵给圈养,而后青灯古佛剩下的日子,直到死。

再有就是,万一素月那厮晚年色令智昏,非要搞个活人殉葬呢?

虽说素月这会儿不像是残暴之人,但例如汉武帝那般的雄主不也有骚包的晚年吗?

还有明朝的仁宗,就算死后还要带嫔妃殉葬,不也被夸一句“仁”么。

外头日头正好,可祝妍却觉得手脚冰凉。

“姑娘怎么了?”素月和素琴二人自然是察觉到了自家姑娘的不对劲。

祝妍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继续插画,但明显心不在焉。

素月看了看主子,无顾尊卑,走了过去直接将祝妍抱了个满怀。

“姑娘在害怕什么,无论如何,我都在。”

祝妍觉得自己足够坚强了,自来到这陌生的大胤朝,祝妍像是把自己装进了壳子里。

先是祝府第一个孩子,她知道父亲母亲总遗憾她不是个儿郎,再是母亲再无所出后,她说庶出的大弟出生,她更加努力,叫母亲努力抬起头颅,叫生了大弟的顾小娘在她母亲面前张扬不起来。

她努力爱护弟妹,在母亲生了小弟后,接手管家。

可以说,她能得父亲的爱重,一半是父母爱子的天性,另一半则是她努力得来的。

祝妍突然很想哭,她想到了前世的爸妈,她爸总会跟她说,你喜欢什么尽管去追求,爸爸妈妈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

她还问,就算她这辈子不结婚也行吗?

她爸会说,只要你过得快活就行,只是爸爸妈妈陪不了你人生的后半程,你若觉得将来一个人更快乐,爸爸妈妈不反对。

在前世,她是完完全全的祝妍,是不喜欢就直接说不的祝妍。

在这大胤朝,她开始是祝家长女,而后是侯府妾室、王府妾室,甚至有可能会是将来的皇帝嫔妃,却唯独不是她祝妍。

“素月,我们将来会过的很好吗?”祝妍有些哽咽道。

“姑娘,一定会的。”素月不明白姑娘为何突然这么伤心,大约是姑娘从前说过的,女孩子每月都有那几天吧。

不过她相信,她的姑娘这么好,一定会过得很好很好的。

东宫不稳,朝堂自然人心浮动。

太子三次请辞储君之位后,祈安帝才忍痛接受。

太子改封为寿王,此刻只剩一位父亲的殷殷期盼,希望儿子长寿。

小说《捡大漏,我的夫君成皇帝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打秋风?”祝妍笑了,有朝一日这打秋风也能用到她身上,虽说她弟弟确实拿了不少东西回去,但她那根百年老参能买十倍的那些东西了。

“没事儿,她们说她们的,咱们又掉不了一层皮。”祝妍安抚道。

“可她们也太过分了。”采月皱眉道。

“对付这种人,就是不理会,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当然,若是继续蹬鼻子上脸,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素月一把扯过了采月,撸了撸采月炸起的毛,“好妹妹,只管让她们说去,便是娘娘知道了她们也讨不了好,只要咱们不在乎,咱们也不会失去什么啊,小月月,不生气了,姐姐给你块儿糖吃?”

采月脸一红,“素月姐姐,我不是三岁小孩了。”但她确实爱吃甜食,我是小月月,那你是大月月,哼。

“不是小孩儿就不能吃糖了?”素月果真掏了颗糖,逗着采月。

采月一把拿过了糖逃出了室外。

祝妍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咦,这场景有点熟悉呀。

可惜咱们素月不是豪门女婿,而她,成了豪门妾室。

好一个惨字了得啊!

对于府里的闲言碎语,没传到熙和居,因为王妃娘娘准备随时待产了,熙和居一把手二把手自然不会叫这等小事扰了娘娘。

翠微阁里的于大孺人等啊等,没等到祝小娘生气跳脚,只等到了她安排的丫头们打板子,附加她自己给老夫人抄经三日,于是,于孺人跳脚了,翠微阁内换了一套新的茶具。

对于为什么是给老夫人抄经,刘妈妈表示,毕竟这等关口上了,万一于孺人对娘娘心底有所埋怨,终归不好。

死道友不死贫道。

祝家,见素琴带着小儿子回来,祝氏祝母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这会儿也没顾得上儿子,拉着素琴问女儿的境况。

听到郡王府主母和气,女儿过得不错,二人双双松了口气,可又怕女儿报喜不报忧,再加上对女儿的愧疚,等素琴回了侯府时又是满满一马车的东西和三千两的票子。

至于祝为溪,自然也得了一顿亲切的问候,外加抄写孝经二十遍。

一直到正月十四,睡梦中正在刮彩票的祝妍被匆匆叫醒了。

熙和居王妃娘娘要生了。

祝妍忙起了床,素月要给主子挽头发被祝妍制止了素月,就这样披着头发,穿好衣服披了个斗篷往熙和居赶去。

到时谢安已经在院中了,看了眼祝妍一眼又眉头轻蹙着看向产房。

祝妍行了一礼便乖乖的站在一侧,其余三个妾室也陆陆续续来了,不同的是,赵孺人头发只用一根簪子固定着,魏小娘倒是戴了簪子但并不出挑,倒是最后匆匆赶来的于孺人,口上竟然点了胭脂,惹得谢安多看了两眼。

于孺人心里窃喜,自己也是一个月没见主君了,如今有了机会自然要打扮了一番。

皎皎月光下,几人站在庭院中,呼出的白气化作烟雾消散不见。

“殿下放心吧,娘娘吉人天相,定会母子平安的。”于孺人对自己显眼包的特质发挥的一向很稳定。

瞧人家多会说话,母子平安不是母女平安。

谢安眉间放松了些。

“殿下,娘娘要生怕是还得等些时候,夜里天寒,娘娘吩咐,殿下和诸位小娘先进正厅吧。”迎春从产房出来屈膝道。

啧啧,这才是高段位呢,自己疼着还要照顾到院中的人,于氏简直不够看啊。


一下午的时光就这么流逝,祝妍这里还有弟弟在,谢安自然不能留宿,不过也是吃了饭才走的。

模型也被端走了,祝妍主打一个“人财两空”。

祝为溪对于谢安把船拿走表示很有意见,君子不夺人所好,殿下没学过吗?

但他人微言轻,只是一气之下气了一下。

祝妍好笑的拍了拍弟弟,道,“这船在咱们手上只是摆设,或许到了殿下手里就有大用处呢。”

“明天就见不到阿姐了。”祝为溪留恋这少有的温存。

以前他问阿姐表弟是小姨父的亲儿子,小姨父怎么会那样对表弟,阿姐说有娘的地方才有家,表弟没了娘也没了家。

他如今觉得,有阿姐在的地方才有家,这句话也是对的。

“好了,这还没到分别的时候。”祝妍笑道。

门外突然来了个醉山居的婢女,说小郡王请祝小郎君去致远居住一晚。

祝妍一愣,婢女说的二小郎君就是小郡王就是谢容璋,要请他弟弟?这是什么操作?两个同龄稚子的同性相吸?

祝妍点头,叫着素琴收拾了些穿的用的,将祝为溪打包送了去,不过为了安全,还是叫素琴去送了。

祝妍虽然看到了弟弟一脸的不情愿,但没办法啊,人家是主人,她只能算半个,比不过啊。

致远居就在醉山居的旁边,谢容璋七岁就被谢安这个老父亲拎去独居了。

这时代的父亲都怕孩子跟着母亲在后宅沾染“妇人之仁”,却不知,真正勇敢果决的孩子,父爱母爱都是心底最大的底气。

致远居内,两个小男子汉正在进行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下围棋。

于是,只能曾经在阿姐那里找一点存在感的祝为溪败的一塌涂地。

谢容璋从始至终友好微笑着,就这样的水平妹妹还想吵着要一起玩,还一口一个为溪哥哥。

祝为溪为了挽回尊严,提出了个新的玩法,“五子棋”,因着刚开始不知道规则,谢容璋输了两把,但掌握规则后,祝为溪脸色黑的很好看就是了。

祝妍要是知道,只会叹气,唉不愧是一出生就在罗马的孩子哦,他弟弟比起她家同行间的孩子来说是很聪慧,但自幼接受贵族教育的孩子,怕是难比哦。

这就跟前世有句古话那般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其实不然,当的也只是锅碗瓢盆的家,而不是家国天下的家。

有些差距,是从出生起就注定无法超越的,前世今生,亦如此。

就比如大学时她快毕业时愁的是如何顺利拿到offer,而有老总儿子的同学,开的公司都快步入正轨了。

“你的棋艺已经很不错了,我这里有巫山大师的棋谱,可以借你看看。”谢容璋见好就收,还不忘给手下败将提供帮助。

谢安自然也收到了儿子的“自作主张”,也没管,谢安从来不插手儿子的人际关系网。

或者说对于儿子,谢安还是放心的,就算真是认不清,他这个老父亲也会在儿子吃了教训后及时出手的。

夜晚,两个小家伙裹着被子坐在床上。

本来一个在床上一个在榻上的,但耐不住祝为溪讲的故事太有趣了,谢容璋再怎么稳重也还是个孩子,一个没忍住一招手二人就在一个床上了。

“话说那齐天大圣被众人压去斩妖台,绑在降妖柱上,刀砍剑刺,放火烧之,竟不能伤其半根毫毛……”

虽说祝为溪讲的不是完整本的西游记,还是阿姐精概版的故事梗概,但不乏谢容璋听的入迷。

祝妍对此表示很理解,在小时候只有电视这个媒介时,她每天幼儿园放学都搬着小板凳等着电视台放映。

试问,那会儿谁没被唐僧气着,谁不想变成齐天大圣七十二变!

虽说西游记在明朝为禁书,一来如今皇室不姓“朱”,二来如今皇帝虽然更喜欢道教磕丹,但对佛教也保持着友好的态度,祝妍便给弟弟讲了。

话说他弟弟靠着口述的西游记梗概一纵成为私塾里的大哥大,收获无数小迷弟。

夜很长,夜很短,谢容璋纵使很想听下去,但晚上有规定的熄灯时刻,但多巴胺肾上腺素隐隐作乱时,谢容璋小朋友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谢小朋友在想明天祝为溪就要家去了,但故事还没听完,心里很不舒服。

祝为溪很理解小伙伴的苦楚,从前做错事的时候,阿姐就用断更惩罚他,弄得他心痒难耐。

“要不我写信给你?不过最近可能不行,明天回去怕是有一顿惩罚等着我,等私塾初六开了课,我就开始给你写如何?”

祝为溪小朋友很讲义气,阿姐说过,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自己从前经历过断更的痛苦,那自己不应该让谢小郡王痛苦。

谢容璋眼睛一亮,“好啊,这样吧,你家附近可有什么铺子,我派个小厮去守着,你写了便派小厮送去。”

“那就福临茶馆吧。”祝为溪想了想说道。

两个小朋友也很快安静的入睡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