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红鲤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爱有深浅阅读全集

爱有深浅阅读全集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山谷君”大大的完结小说《爱有深浅》,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乔雨澜洛洵洲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应该是吧。陆阔说他是外冷内热,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冷漠。我之前就跟你说,在森洲,你要多利用关系为自己拿资源。这个社会很现实的,有关系,有资源,你才能让人重用。”程晨跟林之侽是完全两种风格,每次见面,都是苦口婆心劝她搞事业。舒听澜听完她的话,不由自嘲道“是很现实,所以需要势均力敌,否则卓禹安为什么要帮我?于他有何益处?”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舒......

主角:乔雨澜洛洵洲   更新:2024-06-21 00: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雨澜洛洵洲的现代都市小说《爱有深浅阅读全集》,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山谷君”大大的完结小说《爱有深浅》,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乔雨澜洛洵洲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应该是吧。陆阔说他是外冷内热,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冷漠。我之前就跟你说,在森洲,你要多利用关系为自己拿资源。这个社会很现实的,有关系,有资源,你才能让人重用。”程晨跟林之侽是完全两种风格,每次见面,都是苦口婆心劝她搞事业。舒听澜听完她的话,不由自嘲道“是很现实,所以需要势均力敌,否则卓禹安为什么要帮我?于他有何益处?”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舒......

《爱有深浅阅读全集》精彩片段


“不好说,最少要一周时间,看项目进展。涉及到员工股权问题,比较棘手。”

“你做卓远科技的项目,卓禹安有照顾你吗?他要是敢对你苛刻的话,你告诉我,我让陆阔教训他。”

舒听澜笑

“他是卓远科技大BOSS,甲方爸爸,哪会管这么具体的事。”舒听澜想卓禹安这人,一向公私分明,即便求他照顾,他也不会理会。

“这倒是。我听陆阔说,上次聚会之后,你跟卓禹安有联系过几次。”

“他跟陆阔说的吗?”舒听澜疑惑,她以为卓禹安应该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尤其是熟人。

“应该是吧。陆阔说他是外冷内热,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冷漠。我之前就跟你说,在森洲,你要多利用关系为自己拿资源。这个社会很现实的,有关系,有资源,你才能让人重用。”

程晨跟林之侽是完全两种风格,每次见面,都是苦口婆心劝她搞事业。

舒听澜听完她的话,不由自嘲道

“是很现实,所以需要势均力敌,否则卓禹安为什么要帮我?于他有何益处?”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舒听澜早已经认清一个事实,卓禹安比谁都现实,绝不可能为了两人床.伴的关系而在工作上优待她。

而她也不愿意就此去向他索取资源,否则跟出来卖有什么区别?那才是母亲口中说的不自爱。所以,她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去换资源。

“你啊,有时候就是想的太明白,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

“清醒一点没什么不好。”

两人说着已到了入驻酒店,简单吃了饭,程晨被客户叫走,舒听澜也开始着手准备胜普瑞代工厂的事。

工厂在近郊,来之前她已把相关资料研究过了,土地所有权的问题不复杂,有明确的权属材料,只需要去相关政z府部门去确认即可,但是员工股权的问题会比较复杂一些,员工愿不愿意转让股权?如果愿意,以多高的价格?这些问题背后的风险需要她出具法律意见,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她约了工厂总负责人详谈,负责人见到她,态度冷淡,并不愿意配合,

“总部一句话说卖就卖,当我们好欺负吗?”

“工厂卖了,我们这些员工喝西北风去。”

“在栖宁,还轮不到他们来指使。”

负责人大约是看舒听澜一个小姑娘来,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舒听澜只是安静地听着,她是律师,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发表任何言论。况且在她看来,负责人也只是发发牢骚,毕竟这是胜普瑞总部的决定,工厂也只能服从。

然而她毕竟是第一次跟这样的工厂接触,低估了工厂人员的匪气。与上回的食品项目不同,这家工厂只是胜普瑞在栖宁的一个加工工厂,当初设定在栖宁就是为了土地便宜,人工廉价,这天高皇帝远,早已经脱离了胜普瑞总部的控制,私下接了很多其它公司的单子,倘若工厂也随胜普瑞总部被卓远科技收购,意味着断了财路。

舒听澜是在跟工厂接触了五天之后,旁敲侧击从底下的一些工人口中知道这一事实,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工厂尽调工作,最多员工持股复杂一些,但万万没有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利益链。



“禹安来了?”


“孙爷爷好。”

孙郡豪一脸萎靡跟在爷爷身边,也朝薄彦商点点头,算是招呼,他比薄彦商年长几岁,从小稳重自持,在外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别人家孩子。

几人把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孙郡豪的太太比他小8岁,以前是个空姐没啥背景,坐飞机时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进门。

“先不论那些几十万上百万的包,千万豪车,那美国上亿的豪宅是怎么回事?”卓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既然想找他帮忙,他便要知道所有。

孙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早前西边那家钢铁厂国转私是经我手的,郡豪他爸有意接手,所以私下转批给他了,为了避人耳目,是在郡豪一个表舅的名下。但是老卓啊,这厂子当年是频临破产的烫手山芋,是在郡豪父子俩的打拼下,才一步步转亏为盈,越发展越好。你是了解我的,这些年,秉公执政,绝无私心。”

卓老爷子点点头,待他继续说。

“这事儿现在说不清的一点是,当初那破厂子没人要,所以批到郡豪表舅的名下时,一时大意,没有走正规程序,谁能想到厂子越做越大,多少人眼红巴巴看着呢,郡豪媳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知轻重,晒那些没用的,这下好了,让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

孙老爷子说着,脸上具是愤怒,孙家一辈子都以清廉为名,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对子女要求亦是如此,哪曾想会在孙子媳妇那翻了船。

孙父亦是愤怒看着一脸颓丧的孙郡豪,事到如今,打不得骂不得,只怪当初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爷爷,爸爸,小柏知道错了,她也是没想到会被网友人肉出来。”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在替她说话。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当初不让你娶,你昏了头娶她。孙家的脸被你们丢尽了。”

孙父又怒骂了几句,被孙老爷子制止了,等着卓老爷子出主意。

卓老爷子一直一言不发,稳如泰山,看了看薄彦商问:“你有什么想法?”

薄彦商摇头表示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是明哲保身,这事轮不上他来出主意。

“网上的评论怎么处理?不能任由网络持续发酵。”卓老爷子不放过他,像是故意要考验他一样继续问他,让他给主意。

薄彦商不得不回答。

“网友的注意力坚持不了几天,很快会被别的热点事件转移。所以网上的事,孙爷爷一家不方便出面,最好是冷处理,否则无论你们怎么回应,都会再掀起一波舆论;另外揪出幕后策划的人杜绝他再扩散此事,再跟几家官媒打个招呼,禁止发任何相关信息。我想现在重点的工作是如何跟上边说明钢铁集团的事儿,集团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才是关键。”

“禹安说的对,网上的事,我现在就找人办。”

孙老爷子赞赏地看了眼薄彦商。另外关于钢铁集团的事,也是孙家祖孙今日到访的主要原因,彻查孙家经济问题的正是卓家。

卓老爷子一辈子位居高位,在工作方面一向是铁面无私,即便与孙老爷子交情匪浅,但绝无偏袒。

“这事你回去打一份报告,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另外把早年濒临破产的财务的证明找到。转私之后的每项业务罗列清楚提交上来。老孙,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怎么就没心没肺了?


老板过了一会儿笑嘻嘻端着粉过来,站在他们桌前,仔细打量了一下洛芸烟与宋凌煊,随后又是一声惊呼

“老婆,你快过来,就是那个小丫头没错,这回确定就是她。”

老板娘闻声过来,先看到洛芸烟,继续失望到

“这不就是上回来店里的姑娘吗?我不是说了,不是那个小丫头。”

“你再看看她对面的人。”老板提醒。

老板娘看了一眼对面的宋凌煊,愣住,随后惊喜地拍了一下大腿

“没错,没错,就是他们,哈哈哈哈,就是他们。”爽朗的笑声传来。

洛芸烟有一丝感动被人如此惦记着,宋凌煊则是有些尴尬,他没有与这个群体的人打交道的经验,无法体会对方的情绪来源。

“小丫头,你真是没良心,上回来还不承认。这回可不能否认了吧?一个人长得像还是巧合,不可能两个人都长得像吧,就是你没错。”

老板与老板娘的热情引得店里其他人都频频看过来,洛芸烟也尴尬得脸红。

宋凌煊见此,正想开口说:我们要用餐。但是话还没出口,只见老板娘兴奋地道

“你们现在是在一起了吗?结婚了吗?”

洛芸烟一听,险些被水呛到,这都哪跟哪?

“我当年就看出来了,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陪你们来店里,自己不吃,就看着你吃,哎呦,那个眼神啊,老阿姨我都心动了。”

这.....

洛芸烟就想这阿姨脑补得太精彩了,果然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她更加尴尬了,看了一眼宋凌煊,等着他跟老板娘否认呢,结果他倒好,难得的,竟然笑了。她只好亲自上阵否定

“不是,我们只是.....”说是同事关系?合作伙伴的关系?还是床.伴的关系?感觉在如此真诚的阿姨面前,不说实话会遭天打雷劈,她正斟酌语言,老板娘一把打断她

“迟早的事,迟早的事。今天可算了却我一桩心事了,看到漂亮的小丫头长大后的样子,也如愿看到你们在一起了,哈哈哈哈。”

老板娘爽朗地大笑着。

洛芸烟一时不知她是关心自己,还是纯粹出于八卦,把他们当成电视剧看,因为没有看到结尾,而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今天我请客,你们尽管吃。”老板娘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你们了却了她一桩心事。”老板也开心地说完去忙了。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洛芸烟与宋凌煊。两人吃完,宋凌煊直接扫码付款,跟老板老板娘道别离开。

夜幕降临,气温骤降,走出小吃店,洛芸烟不由瑟缩了一下,宋凌煊则拽过她,把她裹在自己的风衣里,站在路边拦车,不再骑单车。

“你这次到栖宁来是什么事?”她问,因为一整天,他好像什么正事也没干。

“来玩。”他低头看怀里的人说,目光被霓虹的街灯照的异常温柔。

洛芸烟才不相信,卓远科技周一有新品要上市,正是最忙的时候,而且他从国外一回国便直接转机到栖宁,以他工作狂的态度,怎么可能纯粹来玩。但这个男人,一向不跟她说公事,她已习以为常。所以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想从他怀里离开一点。

宋凌煊收紧了手臂,再次把她揽进自己怀里,说道

“明晚回森洲,后天周一上午的新品发布相关事宜都已准备好了。这两天没事可做,所以来栖宁走走,很多年没回来。”



“你不过在这上了三年高中。”


“陈安璃,这三年对我意义非凡。”

陈安璃似懂非懂地点头,霍司屿笑

“你呀,没心没肺,不会懂。”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说她没心没肺了,像是骂她,但又态度温柔。所以她到底哪里没心没肺?

两人打了车回酒店,即便是周末,也没有真正能完全休息的时候,陈安璃的邮箱里有好几封邮件等待她回,霍司屿的手机似乎也没断过。酒店的书房很大,两人各据一方处理事情。

陈安璃的邮件,实际白天她都有看,因为不是紧急的事,所以她留到现在才出来。霍司屿那边似乎就比较忙了,并不是他所说的无事。

先是陆阔打来的,没用免提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他惊呼的声音

“你去栖宁了?”

“嗯。”

“你他妈怎么不跟我说一下,我也去啊。我家程晨最近没出差,一直在栖宁。”

陈安璃听着翻白眼,什么时候变成他家程晨了,还要脸吗?

“有事吗?没事挂了。”

“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森洲?要不我现在去栖宁找你,顺便叫上陈安璃一起去,明天我们四人可以重游栖宁,寻找一下当年的感觉。”

“没空,回头再说。”霍司屿毫不留情地挂了陆阔的电话。

过了一会儿,他手机又响,只听他的声音沉沉地叫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Jane?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产品设计师?

两人主要是针对周一要发布的新品做最后一轮的确定。

“我已与王岩做过最后的确认没任何问题,Jane,放轻松。”

“是的,周一的发布会由我主讲。”

“可以,你春节后回来也行,我这边已让人安排好你的住处。”

“收购进展很顺利。”

陈安璃能听出霍司屿与这位产品设计师关系很好,因为他即便是在与对方谈公事,但是很放松,不管是语气还是动作,都是下班后的闲散状态。

等他挂了电话,陈安璃的邮件也处理完了。

“是卓远科技那位鼎鼎大名的产品设计师Jane?”

“是,等她回国,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

“要喝点酒吗?”他忽然邀请她。

“好。”

两人走出书房到吧台。

霍司屿从酒柜拿出一瓶红酒,只给她倒了一点点

“尝尝。”

陈安璃对酒没有研究,轻抿了一口,尝不出好坏,只觉得有甘甜有回味,比林之侽带她喝的劣质红酒口感好很多,又轻抿了一小口,笑眯眯看着霍司屿道,

“好喝。”

霍司屿也笑,喝了一小口,转身看着窗外的夜景。他是调气氛的高手,整个套房的灯调成暖色调,音响里流淌着低低的音乐声,他拿着杯子站在落地窗边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看着陈安璃,身后的窗外是一片璀璨的星空与万家灯火。

陈安璃喝了一点酒,坐在吧台处,与他对视着,目光交织,只觉眼前的男人很帅很有味道,自己被卷进了他的眼里。

忽然想起粉店老板娘的话:“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陪你们来店里,自己不吃,就看着你吃,哎呦,那个眼神啊,老阿姨我都心动了。”

想到她的话,她心跳得飞快,加上喝了酒,只觉得耳根开始发烧,脸在发烫。

霍司屿真的喜欢她?在高中的时候?她正胡思乱想着,霍司屿站在窗边,朝她伸手

“过来。”

她听话挪过去,还差一步远,他长手一伸,就把她捞进怀里,低头开始吻,迫切地,毫无章法地吻。



“好。”她便松了口。


季忱骁订的酒店是栖宁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并且还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既豪华,私密性也极强,从专属电梯出来,踩在软绵的地毯上,楚芸宁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松弛下来。

从茶楼一路到派出所,甚至直到刚才,她不过是靠心里那口气强撑着罢了,并不如外表看着的那样无畏无惧,被徐涛碰过的地方也早已如上百只虫子爬着让她恶心。

季忱骁走在前面,在进房门之前,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楚芸宁,

“今天如果我晚去一步,你知道后果吗?”

“知道,但工作职责所在。”她点头。如果今天不是季忱骁犹如天降,她这辈子可能就毁了,被徐涛强迫,然后投诉无门。

“今天谢谢你。”她在人情方面嘴巴很笨,特别不擅长表达情绪,谢谢两个字就是她能说出口的。不过一切都放在她的心里。

季忱骁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了,似发怒

“楚芸宁,明知道有危险,你为什么要去赴约?今天如果我没有临时改了机票提前回国,没有来栖宁,又或者没有看到你那条朋友圈的定位,你说你怎么办?如果你出事了算什么?宏正律所会给你颁奖?还是你们肖主任会给你补偿?你这不叫工作尽责,你这叫愚蠢。一切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都是愚蠢至极...”

他本有一大堆话要骂,但见楚芸宁红了眼眶,又生生咽了回去。

“进来吧。”

他开门进去,然后径直朝浴室走,给楚芸宁放了热水,命令

“去洗澡。”

楚芸宁听话地进浴室,关门的刹那,所有紧绷的情绪以及后怕才全部涌上来。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躲进浴缸里泡了许久,直到身上发红,她才慢悠悠出来,情绪也已经恢复如初。

她穿在身上的浴衣有些大,松松垮垮的包裹着她,白皙的皮肤带着一点点粉,整个人都是羸弱的。

季忱骁在客厅阳台上打电话,听到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心紧皱,也不知是生她的气,还是生电话那头的气。

电话是他父亲卓闳打来,威严而严肃,质问

“你好端端跑到栖宁去做什么?”

“成天在外胡搞,我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但你不该动用你章叔叔的关系,他一辈子清廉惯了,更不曾动用任何特权,如今你一个电话,让他破了自己的原则,为你欠了这份人情,以后那些妖魔鬼怪以此要挟,他如何处理?你这是给他添乱。”

卓闳怒不可遏,章文铂是他当年在栖宁的旧部,也不说清楚是什么事,只说季忱骁跟一个姑娘在栖宁惹了一方恶霸,被关在派出所。

季忱骁任由父亲发火,并未回应。

“那个姑娘是谁?”

“一位同事。”

“同事?同事值得你动用章文铂的关系?你在外胡搞,我不管,但是想进卓家的门,必须家世清白。”卓闳狠狠挂了电话。

季忱骁收回电话,转身看楚芸宁时,布满阴鸷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推开阳台的门大步朝她走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楚芸宁以为徐涛那边又出事了。

“没有。”他从楚芸宁手中把吹风机接过去,

“把头发吹干,一会儿吃饭。”

他很认真给她吹头发,发丝在他指间飞扬洒落,楚芸宁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窗外已是万家灯火,星光璀璨,只觉人生境遇是一场虚幻,虚虚实实不必当真。



忍住,忍住,这是一个律师的专业素养。

“小舒律师怎么不上去?你们肖主任跟我说你过来送资料。”

舒听澜急忙把资料递给张律师,从始至终不再看卓禹安一眼,自动把他当成透明人。当然,在别人眼里,她是紧张胆怯,不敢看卓禹安。

就在这时,出口处忽然又传来一声喊,声音与人影同时飘到舒听澜的面前,舒听澜被抱了一个满怀,是风风火火的林之侽。

“早上没吃饭,饿死啦。”

林之侽撒娇一样说完这句话,才惊觉旁边站着的是卓禹安与法务部的张律师,顿时松开熊抱着舒听澜的双手,恭恭敬敬打了声招呼。

“卓总好,张律师好。”

张律师不动声色地在卓总与林之侽身上打量了一圈,开口说道

“既然饿了,要不要去我们员工餐厅看看?我们餐厅的大厨都是从五星酒店聘请来的。”

小道消息,这个林之侽是卓总亲自推荐到人资部的,据她们这些老员工所知,卓总一向公私分明,这是唯一仅有的一次推荐合作方到部门。

加上刚才的观察,林之侽出来熊抱舒听澜时,卓总的眼神落在林之侽的手上,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意味深长,信息量很大。张律师判断,卓总与林之侽是传言之中男女朋友的关系,那自然要投其所好。

舒听澜想拒绝,并不想跟卓禹安一起吃饭,但林之侽兴冲冲答应

“要的,要的。久闻卓远的员工餐厅是美食天堂,早想参观了,可惜我们外部工作人员没有员工卡。”

林之侽挽着舒听澜的手,走在张律师的身侧。

“这还不简单,我回头让行政部给你办一张。”张律师鬼精,不动声色站到林之侽与舒听澜的另一侧,这么一来, 舒听澜便站到了卓禹安的身边。

“给我们舒律师也办一张呗?”林之侽脸皮厚,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张律师稍愣了一下,办张饭卡不算事,只是卓远科技的行政总监出了名的精打细算,他的面子办一张外部员工的卡没问题,要办两张,估计要费一点唇舌,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他心里抗拒,但嘴上却是高高兴兴地答应

“没问题的。”

员工餐厅有卓禹安专属的就餐空间,他的饭菜是师傅单独给他做的,但他这人接地气,工作忙的时候,有什么吃什么,很少单独点餐。

不过今天破天荒了,大中午的,竟然跟师傅点了几道菜,荤素搭配得很好。

“卓总怎么知道我们的口味?点的都是我跟听澜爱吃的呢。”林之侽惊呼。她这人自来熟,最初见到卓禹安还有点犯怵,但两次见面下来,心里虽觉得卓禹安不好相处,但已能自然交流。

卓禹安没回答,只在一旁用开水把碗筷都烫了一遍,然后自然地放到舒听澜的面前,舒听澜随手把这副碗筷传给旁边的林之侽。

张律师在一旁笑,意味深长,打开话题闲聊,

“之侽跟舒律师都是森洲大学毕业的吗?那算起来,也算我的半个学妹,我曾在森洲大学做过一年的交换生。都说森洲大学美女如云,你们俩应当是女神级别的吧?”

舒听澜只是礼貌微笑,林之侽则打开了话匣子说道:

“这倒是真的,尤其是我家舒听澜,当年在森洲大学不知迷倒多少学长学弟,可惜他们终究错付了感情,因为我家舒听澜只是一个没感情的读书机器,天生迟钝。”


她没有海外留学的经历,没有拿得出手的工作成绩,还有一个需要常年住院的精神病母亲。她拿什么跟温简比?但凡陆锦逸不傻,也不会选择她。


这些话,她只敢藏在心里,连对林之侽都不敢提起,否则一定会被她揪着耳朵骂她没用。

她是真的没用。

林之侽陪同温简去华桉市见候选人,对于温简打什么主意,她心里门儿清,不就是以为她是陆锦逸的正牌女友,所以想单独会会她吗?

反正她就是个假的绯闻女友,对温简无惧无畏,底气十足很放松,上了飞机全程呼呼大睡,下了飞机入驻酒店之后,才仔细看了看温简提供的候选人简历。

傻眼了,全英文简历,她还勉强能看懂,但是简历后半部分的所有项目经历,10个单词有9个都是与什么智能计算啊,量子算法等相关的极其专业的术语。

每一个字母都认识,但每个单词犹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完全看不懂。

其实她作为猎头,不懂这些专业术语倒也不是多大的问题,只要把候选人的工作经历,大概的项目经历了解即可,再说了,见面时可以具体再谈吧。

温简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看了眼林之侽紧皱的眉头,挑了挑眉,大概是诧异林之侽的英文水平。解释道:

“抱歉,Brian是华侨,从小在国外长大,中文水平有限。”

林之侽在心里骂温简,这是什么凡尔赛的水平?

这是中文水平弱的问题?

这份简历涉及到的专业内容,就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看着也费劲啊!

林之侽心里骂了180句,皮笑肉不笑看向温简,语气谦逊得不得了

“是的呢,温总,这些专业名词啊,我有很多不懂,你要是有空能帮我翻译一下吗?这样我明天跟Brian沟通时比较方便。”

不懂就是不懂,总比装懂强吧?

温简好像更诧异了,正色道

:“林经理,你是卓远科技聘请的猎头顾问,对卓远的每项技术,都应该了如指掌才是,否则怎么有能力帮助我们找到合适的人选呢?卓远科技是外资企业,英文熟练是最基础的,况且Brian的简历虽然专业术语很多,但这些词语,在卓远科技日常中,并不少见。你不该觉得陌生。”

哦,原来在这等着她呢。绕了一大圈,就是想找个理由,光明正大的批评她,打压她。

林之侽继续皮笑肉不笑,礼貌谦逊地道

:“温总说得对。我呢当初是卓总亲自介绍进来的,卓总当时就与卓远科技的HRD有过共识,我只负责管理岗位的猎聘工作,例如这次需要沟通的职业经理人傅慎逸。具体的技术岗位,HRD说过了,一直是温总你选定的海外顾问公司在负责。她说了,技术岗位,没人比温总专业。这次跟温总来华桉市见工程师,说明温总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学习,我非常感谢,一定会努力向温总学习。”

她把陆锦逸摆出来,在夸温简的同时,又把自己的职责划分得清清楚楚的,简而言之就是,技术岗本就不是她负责,看不懂这些专业名词与她无关。

温简被她回复得哑口无言,只道

:“当然,我很愿意帮你。也希望你们做猎头的,不要把自己限定在一个类型的岗位里,多学习,多接触别的岗位,努力提升自己。”



“怎么回来了?落东西了吗?”


唐昊然没有回答,只是大步走向她,把她紧紧揽在怀里,

“陪我一起去好吗?”

赵星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心里仿佛被甜甜的糖灌得满满的,密不透风。很真切地体会到林之侽所形容的恋爱的滋味以及那份难舍难分。

不过她还善存一点理智,不可能陪他去京城,从他怀里抬头说道:

“你去吧,等回来,我有话跟你说。”

她打定主意,唐昊然如果不主动开口给这段关系一个明确的答案,她便做那个主动的人,她不喜欢玩暧昧的游戏,一段关系的开始,必然是明确的。

“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说?”他低头问。

“嗯,等你回来再说。”

“好,我也有话对你说。”

赵星语这次送他下楼到车库,然后看着他的车消失在小区门口之后才回家。

唐昊然险些晚点,在机场广播通知的最后一遍,他才赶到。下了飞机才看到王岩还有Jane都给他发微信。

王岩:你去京城陪老爷子了?Jane也刚到京城原计划转机回森洲,你们联系一下是否同时在机场,她很多年没回来,你多照顾。

Jane:我在机场,你到了跟我联系。

唐昊然刚看完信息还没来得及回复,Jane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轻快的笑声传来:“回头,我在你身后。”

唐昊然回头,便看到Jane推着车,上面堆着五六个行李箱,朝他走来。

唐昊然笑:欢迎回来!

Jane感慨:终于回来了,久违的祖国气息!

她把行李车自然扔给唐昊然推,自己拎着手提包在旁边走。

Jane是极简主义者,穿着打扮简单大方,与她设计产品的概念一脉相承。简单且优雅的法式白衬衫,有质感有垂感的阔腿长裤,矮跟鞋,整个人利落大方,知性而骨感,与唐昊然走在深夜的机场上,十分吸睛。

到了机场候车处,冷风吹来,Jane冷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法式衬衫有等于无,被寒风吹了一个透心凉。

“我记得国内的冬天很暖。”

“你说的是栖宁的冬天,四季如春。这里是京城,你出发时该看看天气预报。”唐昊然自己穿着黑色呢子大衣,倒一点不觉得冷。

车还没来,Jane被冻得直哆嗦,从行李箱里快速找到一条灰色大围巾披在身上,这才感觉好一点。

“国内变化挺大的,当年出国时,也是来这转机,当时机场外还一片荒凉。你看现在,高楼林立。”

“是。”唐昊然感触不大,他不像Jane,这么多年一直没回来。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约的车到了。

“先送你去酒店。”

“好。”Jane看了眼网约车司机,感慨道:“你回国后反而更低调了,王岩说要给你配司机还有秘书,你都不要。”

“公司有司机,重要场合让他开就好,助理也有。秘书有崔姐就够了。”

“崔姐在国外,你们有时差,交流不方便。”

“无妨。”

唐昊然确实低调不张扬。他的家庭情况特殊,老爷子与父亲的职位在那,全国上下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盼着他们出错,抓住蛛丝马迹大做文章。

他的事业虽与家庭没有丝毫关系,但他毕竟是卓家人,尤其国内目前的舆论环境,枪打出头鸟,他不想沾家庭的光,同样不想因自己言行而连累卓家。

所以低调点总是没错的。



“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昨天的会议有多重要?卓远科技全部高管都在,并且是那位产品设计师首次露面,你倒好,当场掉链子跑了。因为你,后面的会议,卓总直接就没参加。”


楚芸宁认真道歉,自我反省,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肖主任还是生气:

“在职场,最基本的就是职业道德。在开重要会议,不管你生了什么病,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给我挺着别逃。楚芸宁,我原是很看好你,用心带你,但若是再发生昨天的事,你立马给我滚蛋。”

楚芸宁点头,虽被肖主任骂得难受,但也不无道理,职场就是职场,没有人有义务惯着你。

周铭出来解围

:“肖主任别生气了,听澜昨天确实是生病难受,我坐她旁边看她小脸煞白直冒汗。你还不了解她吗?但凡能坚持住,绝对不会临阵脱逃。她是你带的人,有你身上的韧劲。”

肖主任骂完,气也消了大半。

“你真是要上天,手机敢一天不开机,你一个人在森洲,真要病死了,是不是我的责任?这种官司打得还少吗。”

明明是关心,担心她身体,打了一天电话联系不上人,说出来的话,却是句句戳心,怎么伤人怎么说,这大概也是肖主任一惯的风格。

楚芸宁又是一阵低眉顺目的认错,再三保证以后绝不会了,任何事情都会跟她汇报,肖主任这才真的消气,不再骂。

“总之啊,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你就跟着周律师做。跟卓远科技的对接汇报工作,我交给别的律师做,免得让人家觉得咱们律所都是你这样水平的律师,砸了我的招牌。”

“好的,谢谢肖主任。”

这也是楚芸宁目前想做的事情,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她不想放弃,因为关系到她以后的职业生涯。但同时她也不想再见到温简或者季忱骁。如果跟着周老师,她不用直接对接卓远科技,至少能最大限度地避开他们。

然而肖主任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她希望破灭。

“胜普瑞智能那边早上来电话,说他们公司腾不出场地让我们驻场调查,经过卓远科技的同意,允许我们律所以及别的中介机构驻场到卓远科技办公,胜普瑞那边会把相关资料送过去。真不知他们搞什么,不合常规。”

周铭:“这么看来,卓远科技与胜普瑞早就协商好了,聘用我们也不过是走个流程,不重要。”

肖主任:“卓远的张律师说,今天临时决定的,他也很意外。但上边的规定,他必须照办。”

楚芸宁只听到一个重点:“所以,我们要驻场卓远科技办公?”

那就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可愁了,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放弃这个项目啊?但她若是放弃这个项目,肖主任绝对让她再无出头之日。

下午时,林之侽打来电话,这家伙消息很灵通。

“姓温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就是卓远科技那位神秘的首席设计师Jane?”

“你怎么知道?”

“卓远科技内部都传遍了,难怪昨晚他们人力资源总监给我打电话安慰我,让我想开点,我还以为这个温简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但是程晨今天上午跟我说,就是那个私生女温简,昨晚还跟陆阔聚餐了。”

“是她。”楚芸宁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很不舒服,但经过昨天大起大落的情绪,现在已经能克制了。



期间,林之侽给她发了几次信息,但她实在太忙了,只用语音回复:


“侽侽,我现在有点忙,晚上回去再说哈。”

张律师很体贴,

“是林经理有事找你吗?你先处理她的事,我们不着急。”

“她没事,我们继续。”

鲁雨薇是来工作的,无心顾及其它,后面林之侽再发什么信息,她没看也没再回复。直到下班后,林之侽过来等她一起走。

两人到了大厦门口时,吴靖宇的车正好经过,他开了车窗

“上来。”

鲁雨薇本能要拒绝,然而林之侽已经率先一步,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车,鲁雨薇只好跟上。在车上,鲁雨薇其实脑子里想的是明天的工作安排,她作为负责卓远与宏正律所沟通桥梁,需要设定合理的流程提高工作效率,此时还毫无头绪。

吴靖宇话不多,全程基本也没说话,只有林之侽不时说几句。

到了她们两个小区中间的十字路口,吴靖宇停下车,林之侽会意,默默下车不当电灯泡,她现在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为她们打掩护,转移众人视线。

鲁雨薇真是后知后觉,下了车才忽然发现林之侽不在

“侽侽呢?”她刚才正专注地在手机办公软件上设置工作流程,以为停车是因为红绿灯。

吴靖宇笑,拿过她手机锁屏,放入她包里

“现在是下班时间,项目还没开始,先好好休息。”

回到家,照旧是吴靖宇去做饭,鲁雨薇偶尔打个下手,奇怪的关系,奇怪的相处模式,两人倒也习惯了。

吃完饭,两人继续窝在沙发上看无聊的法制节目。手机响时,鲁雨薇接了,是医院打来的。

“舒小姐,这个月的缴费账单上周就发到您邮箱了,明天是缴费最后期限,我怕您没看到邮件,所以电话提醒一下,千万别忘了。”

“好的,我马上看。”

她最近忙,确实忘了查看个人的邮箱。很长的账单,每一天,每一个时间段,用的每一个药,每一次的护理,都列得清清楚楚。

当然,最后账单的总金额也写得非常清楚。

交完医院的账单,再加上房贷,银行卡上的金额只剩了个位数。她这半年在律所,没有接项目,只拿基本工资,一直在透支之前的积蓄,这个月,积蓄正式清零,而离下次发工资,还有将近20天。20天....很短也很长。

其实医院那边有给过建议,她母亲可以转到收费低一些的公立医院,每个月至少能节省一半的费用。可是她舍不得,倾其所能,她要给母亲最好的条件。

她转完账,看着几近归零的手机账户有些愣怔。

“需要我帮忙吗?”

吴靖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吓了她一跳。刚才接完电话,沉浸在那个思绪里,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

她急忙关闭手机页面,摇头

“不用,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他每天做早餐晚餐,已经帮了很大的忙,她不至于饿肚子。

这一晚,吴靖宇只是从身后抱着她睡,并没有动她,这是两人睡一起以来,除了她生理期以外,他唯一没碰她的一晚。

深夜里,鲁雨薇睡不着,很多事浮上心头,很压抑。

银行卡里个位数的存款;

工作的进展;

母亲的病;

每一座都如大山压着她。她轻轻掰开吴靖宇环着她的手,想下床透透气。但吴靖宇收紧了手臂,在她耳边轻声道

“鲁雨薇,跟我讲讲你高中毕业后的事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